兩星期後教會
 
 「咦Daniel,隻新錶好靚喎!」Elven發現Daniel這天帶了隻新錶說道。
 
「係咩? Ok la~」Daniel一臉高興又帶點滿足地回應。
 
「做咩笑到嘴角含晒春咁呀你?」Elven好奇問道。
 
「佢梗係開心啦,隻錶係Rachel送比佢嘅生日禮物黎架。」這時Peter在旁邊帶點酸意說道。
 




「哦~唔怪得之啦!」
 
(轉左禮物? 咁個銀包呢?) Elven心裏卻在想。
 
崇拜後,Elven找了個機會和Rachel說話。
 
「喂~ 做咩轉左禮物比Daniel嘅? 個銀包呢?」
 
「無呀,後尾覺得都係送錶好D就轉左囉… 個銀包同佢好似唔襯所以自己keep住先啦...」
 




「咁咪浪費晒D心機? 不過你送果隻錶都好靚呀~ 有taste喎!」
 
「無話浪唔浪費嘅… 見你果日好似鍾意咁,一係轉送比你當你今年生日禮物好唔好?佢好似同你襯D...」Rachel的表情突然有點尷尬又帶點怕醜。
 
「下? 咁點好意思呀…」沒想過Rachel會有這提議Elven一時間也不知怎樣回應。
 
「或者我地交換?」Rachel又拋出另一個新提議。
 
「嗯… 你唔介意我果個咁核突都可以嘅…」事實上Elven亦真心喜歡Rachel整的銀包。
 




「唔核突呀,我覺得好靚喎! 其實我係一早睇中左佢所以專登留返自己果個想同你換架~」聽似說笑其實卻是真心話。
 
「哈哈,你都講到咁,咁好啦…」Elven想不到理由拒絕。
 
「好野~」Rachel笑得很燦爛。
 
其實Rachel講了大話。自從那晚,她發覺自己好像對Elven有了不該有的感情。望著自製的銀包,她突然並不想把它送給Daniel,因為這個銀包是她和Elven一齊製造的,有她們的共同回憶,若真的要為它找個主人,這個人她希望是Elven。而同一時間,她亦希望Elven銀包的主人可以是自己。既然自己和Elven是不可能,那至少她希望能為自己留下一個屬於他的東西作為留念。
 
(唉… 估唔到咁快比Susan 講中… 我應該點做好…) 幾天後拿著Elven的銀包,Rachel感到滿足的同時也感到迷失和不知所措。
 
另一邊Elven拿著Rachel的銀包同樣是不知所措,因為細想之下他發覺就算鍾意自己根本不可能真的使用這銀包,不然Ada問他為何有個自家製銀包他也不知該如何作答,只好把它收藏在hall中一個隱蔽的位置。
 
轉眼間,又差不多到復活節假期,而Elven正為一件事而苦惱,就是Hall第一年的joint-hall ball。亳無懸念,ball partner理應一定是Ada,但偏偏Ada卻覆了他一句
 
「Sorry呀,大學有test我果日未返到黎香港呀… 我都好想同你一齊去… ><」




 
而由於是第一年舉辦,為了避免反應冷淡, hall committee下了命令這一年是complusory 參加,否則後果自負。所以若Ada不能參加,他就必定要找另一個partner陪自己出席。潛意式,他想起了Rachel。如果撇除了Ada的因素,Rachel其實是一個很適合的人選- 同自己岩傾,對大學文化有興趣,暫時又未算有男朋友。不過若果真的找Rachel,Ada回來後恐怖不知要扭自己耳仔扭多久,Elven想起都感到不寒而慄。
 
「Hi Susan,想問下你黎緊果個月五號得唔得閒呀? 我地Hall一定要參加個ball但Ada又返唔切黎,我要搵個ball partner呀…」
 
若果是兩個月前的時間,Susan必定火速答應。但不得不佩服當Susan決定了放棄Elven後,她便火速行動開始和其他男同學接觸試水溫,希望能找一個愛自己自己又喜歡的人,現在已經有三個候選佳麗入圍等她慢慢篩選。不過Elven對Susan來說始終是一個特別的存在,這亦讓她的想法帶有點偏激。就好像有些時候當我們很喜歡一樣東西但知道自己不可能擁有,你會自然投射希望自己重視而又有能力擁有它的人可以代你擁有,彷彿這樣自己某程度上也算擁有了一樣。Elven對Susan來說正正是這樣的存在,所以那天她和Rachel說的話其實並不全是說笑,當她意識到自己沒可能擁有Elven而Rachel是有可能的時候,她真心希望Rachel可以。當然這大前題都是要她們二人自己情投意合而不是要強把自己主觀願望加在她們身上。不過若有機緣,她不介意主動製造一些機會給她們。
 
「我果晚唔得閒呀… 不過我問左Rachel果晚得閒呀,你不如邀請佢啦,順便等佢早日接觸下港大文化嘛~ 我知佢應該好想去架,你唔好令佢失望呀!」
 
「下? 咁快? 咁我問下佢啦…」
 
若Susan已和Rachel提及過而自己之後又不邀請她,Elven害怕Rachel會失望亦影響到二人之後的友情。不過事實上Susan其實並沒有和Rachel提及過Elven的ball而只是純粹問她那晚有沒有空,她也害怕Rachel會失望。之所以這樣和Elven說是希望這能增加Elven邀請Rachel的機會。
 
「Hi Rachel,想問下你黎緊果個月五號得唔得閒呀? 我地Hall攪左個ball一定要參加,想問下你有無興趣做我ball partner? 知你應該有興趣接觸下港大文化~」
 




「咁好搵我?有呀~ Susan岩岩問我果日得唔得閒關唔關你事架? 點解唔搵Ada?」Rachel收到Elven的邀請有少少開心。
 
「Susan唔係同你講左? 無呀,Ada要遲多兩日先返到黎香港所以趕唔切呀...」
 
「無喎… 佢頭先淨係問我果日得唔得閒咋。原來係想搵我做備胎!」
 
「哈哈,唔好意思呀,咁你介唔介意?」Elven已不想再花心機思考Susan的動機。
 
「唔介意~多謝你邀請呀!」雖然知道自己只是後備有點點失望,但Rachel還是為有這和Elven相處的機會而高興。
 
「咁約定你!」
 
「好~」
 
隨著ball期越來越近,Rachel亦越來越期待,甚至早一星期還特登和Susan出去精心挑選了一套晚裝。不過就在ball前的五日,Ada突然告訴Elven




 
「Honey! 我同學校申請到可以用功課代替個test呀,你ball果日我返得切黎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