襯著Ada回到香港,這天Elven和她又來到海洋公園。自從Ada知道Elven在海洋公園揹過Rachel後不時便會哦下Elven,Elven為了早日脫離折磨這天便和她來到這裏希望能減低她對之前事件的怨念。
 
「Yeah~對上一次同你黎衣度好似已經係中三嘅事喇...算你總算有D良心啦~」在門口Ada一臉興奮說道。
 
「係我唔岩係我唔岩,以後實帶多D你黎~」Elven繼續認衰仔。
 
Ada:「以後你同其他女仔去過咩地方都要帶我去就差唔多~」
 
「你做咩突然醋勁咁勁呀?」Elven從後攬著Ada笑著問道。
 




「唔得呀?你衣家係咪話我呀?」Ada故作生氣。
 
Elven:「唔係唔係,你講咩都聽你話~」
 
Ada:「咁我地快D周圍去玩啦~ 我要睇熊貓同搭纜車!」
 
Elven和Ada把握時間玩盡海洋公園每一個角落,時間彷佛回到初中沒有任何煩惱和壓力的時候,他們過了很輕鬆愉快的一天。臨近尾聲,Ada對Elven突然作出了個要求。
 
「Honey我好累喇,不如你揹我去出口呀...」
 




「無問題~」雖然Elven也有點累,但知道Ada要求背後的用意,當然不敢拒絕。
 
躺在Elven寛厚的背上,Ada感到很安心亦很開心。今天對Elven提出很多無理要求並不是有意為難Elven,而只是單純想撒嬌去感受著Elven對自己的溺愛。
 
「老公仔,今日多謝你呀~為左獎勵你 ,如果你有辦法送我入hall,我就求阿媽比我今晚唔返屋企訓啦~」臨到終點,Ada在Elven耳邊溫柔說道。
 
「真係?好呀!」Elven的腎上腺素突然飆升,然後覺得今天所受的一切也是值得的。
 
由於C-hall是男hall,一般情況下除了每天中午12點至7點的時間外其他時間都是禁止女性進入。當然,其實只要入了宿舍後不出來,由於沒人查房所以很多人還是能偷雞和女生在房過夜。但現在天色已晚,Elven和Ada已沒可能在7時前能回到宿舍入面,所以Elven需要找幫手協助偷運Ada入hall。
 




「Jacky,你係唔係hall? 我需要你幫手!我衣家係hall出面,你可唔可以諗計幫手引走門口個看更?」Elven和Ada到到hall門口前打了給hallmate Jacky。
 
Jacky:「攪咩呀?帶阿嫂返房?」
 
Elven:「係呀,快d幫手啦!」
 
「唉…我明天無錢食飯…」Jacky乘機敲詐。
 
「明天早午晚三餐我嘅!」莫講三餐,就算是三十餐Elven也只能答應。
 
 
不久便見Jacky驚慌失措地去到保安前不知跟他說了甚麼,然後保安便勿勿忙忙地跟著他離開了。
 
Elven把握時間立刻拖著Ada襟密碼入了hall內然後直上樓梯行了數層回到自己房間。
 




「成功! 不過你直至明天晏晝都盡量唔好出房喇,沖涼要等深夜,去廁所話聲我聽等我幫你把風。」
 
「好~ 終於有機會入黎你間房喇! 講,我係咪第一個女仔入黎先?」一回到房Ada十分雀躍。
 
「除左我媽一開始入黎幫過手搬野同清潔你梗係第一個啦~」
 
「真係? 等我去你張床check下先~」說完Ada直接訓在Elven床上然後撫摸著床說。
 
「床呀床,記住我呀,只有我衣個女仔先可以訓上你度,如果有其他女性訓上黎你要話我聽呀~」
 
「床呀床,記住佢喇,以後佢一訓上黎你就變軟D等佢訓得舒服D喇,若果有時我地係你上面做運動太激烈你就張就下啦~」聽見Ada對床說話Elven亦跟著對自己的床說道。
 
Ada:「痴線佬! 我肚餓喇,你快D落去買野比我食啦~」
 
Elven:「好~咁你乖乖係度自己休息下啦。」




 
Elven走後,Ada便下了床細心觀察著房內的一切,不是想偵查甚縻,只是單純想感受和記低Elven房間的每一個地方和佈置。
 
當他打開衣櫃,跟預期所想所有衣服放得亂糟糟凌亂不堪。
 
「咁大個人都係咁,真係無你乎...」Ada嘆了一下氣。
 
於是Ada便把衣服全拿出來打算幫Elven重新執拾衣物。當她把衣服摺好再重新放入櫃時,發覺暗角有個銀包放在那裏。
 
「咦,點解有個DIY銀包嘅? 底角有個R字,咩意思?男裝款黎架喎...」
 
 
「有野食囉~」過了一會Elven拿著食物回來。
 
「唔該晒~不過我都無偷懶呀,你打開個衣櫃睇下~」Ada接過食物說。




 
Elven:「嘩,從未試過咁整齊!都係老婆仔好~」
 
Ada:「好心你咁大個人唔好咁”喱啡”啦,比你以前d小fans知佢地偶像個人咁無執拾都唔知佢地點諗呀…」
 
「我點會介意佢地點諗啫~」Elven走到Ada面前攬了一攬她又錫了她額頭一下。
 
Ada:「話是話,我執野果陣見到有個DIY銀包喎,你自己整定人地送架?收得咁隱蔽?」
 
(啊…到底應唔應該坦白照直講呢? 但好似點講都好難解釋喎...)這些考量在Elven腦海很快閃過。
 
「唔...嚴格黎講係人地唔要比我嘅...之前Rachel想整個銀包送比Daniel做生日禮物,我介紹左佢去朋友度整,但佢整完後唔滿意又唔捨得扔,就塞左比我喇,我見唔知點處理又唔會用咪求其放埋一邊囉… 」半真半假,很快Elven整理出一個都唔知算唔算合理嘅解釋。
 
(又係Rachel...R原來係代表Rachel)
 




「個個都唔比淨係比你?」Ada問。
 
「可能係我介紹比佢得我一個知掛...」Elven嘗試解釋。
 
Ada:「個銀包都幾靚呀,做咩唔滿意?」
 
Elven:「咁我又唔知喇,淨係知佢最後改送左錶咋。放心啦,我唔會用架,不過扔又好似好衰咪放住先囉…」
 
「嗯...好啦,我地食野先啦,涷喇。」雖然總覺得有點不對勁,不過Ada這刻也不想再深究下去。
 
當晚二人固然有一翻激戰,不過因為害怕隔壁聽見甚麼,雙方都故意壓低聲線,反而別有一翻滋味。事後兩人相擁而睡,其實Elven冒險帶Ada回hall並不是為了性,事實是他很喜歡可以抱著Ada一起睡覺的感覺,這讓他感到很sweet很舒服。對於二人平時的聚少離多,他自然希望能製造更多和好好珍惜這些機會。
 
 
10日的假期轉眼就過,很快Ada又要回到英國。在原本的世界,這是Elven不知情下最後一次送Ada機。那一天,他們份外的不捨,份外的痴纏,彷彿早已有預感往後會發生的事。到這一個時空,所有的感覺變得更加強烈。擁抱著Ada,Elven有種感覺自己一放手,Ada就會離他而去。而Ada亦同樣有種感覺有些改變她必需要做,否則和Elven的感情將會陷入一個很大的危機。感受著對方的氣息和體溫,不捨的感覺讓雙方都不自覺有點眼濕濕。
 
「你記住聖誔果陣應承過我D咩呀…」Elven用略帶哽咽的聲線說道。
 
「嗯… 你都記住應承過我會搵我多D架…」Ada同樣半哭半說道。
 
不再說話,Elven用一個深情長吻作為回應,直至無情的時間再不容許Ada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