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ven,我同Rachel岩岩正式一齊左喇~ 全靠你嘅鼓勵同提點,想同你講聲多謝! Enjoy your time with Ada~」
 
Elven剛起床便看見Daniel 的SMS。本身他很想替Rachel和Daniel高興,但他發覺自己高興不起來,相反還有種莫明的哀傷和憤怒。他輕輕撥開了Ada在自己身上的手臂,下床走到洗手間發現自己原來已經滿臉淚痕,然後再也控制不住開始哭起來… 直至過了一會情緒得到渲泄才終於止住了哭聲和淚水。
 
(明明我應該替佢地開心先係,點解我會覺得咁傷心? 而且果種哀傷同痛心, 係好實在同深刻… 我識左佢都未夠一年,點會有咁深嘅感受…)
 
後悔、鬱悶、燥動、悲傷,所有負面情緒充斥著Elven的心靈。面對實實在在的感受, Elven就是想不通原因。過了一會努力收拾好心情後,他走回床上看見Ada仍在睡夢中,突然間Ada的樣子慢慢變成了Rachel,他控制不了身體的衝動開始俯身不斷吻著Ada的臉、唇、頸,然後雙手伸入了Ada的衣服中一手搓弄著她的乳房一手撥弄著她的陰部。Ada被弄醒後想抗議,但Elven並不容許而且不斷加大了力道,直至Ada放棄反抗後他直接脫掉了Ada所有衣服然後整個人壓了上去。沒有任何的憐惜而只有純粹的發泄,加上本身前戲完全不足,Ada的身體並沒有預備好, Elven的強行進入讓Ada感到一陣劇痛,雙手不期然緊緊抓著Elven背部的肌膚甚至劃出了數道傷痕。不過痛楚並沒有讓Elven消停反而更加激活了他的獸性,彷彿愛上了這些疼痛感,他更強烈地衝擊好讓Ada能為他製造更多的痛楚去掩蓋心裏的痛苦… 感受到Elven的不尋常,縱使Ada苦不堪言,但她還是默默承受和迎合著,希望能化解身上男子那股不明的怨念… 當然隨著身體慢慢適應,下半身傳來的微妙感覺亦讓她不知不覺投入在其中…
 
過了不知多久,伴隨著一聲吭奮的尖叫,Elven彷彿身體再沒半點氣力整個人扒在Ada身上不斷喘息著。看到Ada因痛楚臉上留有淡淡的淚痕,回復理智的Elven心裏感到萬分愧疚,用手輕輕抹掉Ada的眼淚,憐惜地說了句「對唔住…」
 




Ada用手輕輕捉著Elven的手然後把它放到自己的臉上,溫柔地說:「話我聽發生左咩事?」
 
「無呀… 岩岩唔知做咩見到你突然好想要,然後就無左理性咁…」Elven其實也不知自己是怎樣一回事,剛剛突然好像有股意識侵入了自己腦部控制了身體然後便沒有了記憶,到到清醒返時才發現自己剛剛的”惡行”。
 
「但你從來唔會咁粗魯…」Ada半信半疑。
 
「可能你太吸引~加上人在異地特別危險…」Elven繼續胡亂解釋。
 
「變態佬…」Ada仍是不相信,不過見Elven好像已經沒事就不再追問,始終任她想破腦袋都不會估到Elven失去理性的真正原因是來自另一個靈魂的失控。
 




「對唔住呀… 係咪好痛? 我應承你以後唔會咁架喇…」
 
「嗯… 初初係好痛,不過到到後尾我覺得好舒服好正~」Ada舉高雙手把Elven抱緊然後在他耳邊略帶害羞地輕聲說道。
 
「傻女~」開始有回力氣,Elven亦用手回抱著Ada。
 
因為出於對Ada的愧疚,整個英國之旅Elven對Ada更加的好,所有事也遷就著Ada,讓Ada徹底被Elven的愛所溶化,更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對的。而就在最後一晚,Elven扮作剛剛才知道把Daniel和Rachel一齊的消息告訴了Ada。Ada聽到後暗地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同時亦願賭服輸縱容Elven 解鎖了幾個過往她一直不肯做的姿勢。
 
十多天開心的旅程轉眼結束,因Ada還有些事要處理才能回港,Elven便自己一個先行回來。一落機他給Ada send完message報平安後便send message給Rachel。
 




「恭喜恭喜~做咩咁大件事都唔主動同我講呀?」自從那次及時得到渲泄後,雖然感受到內心深處仍有個心結存在,但所有負面的感受都已被大大淡化,Elven已經完全回復正常。
 
Rachel:「廢事阻住你同Ada嘛~ 你又咁快知嘅?」
 
Elven:「你個愛人好快已經急不及待同我講左仲多謝我添~ 你係咪應該都多謝下我呀?」
 
Rachel:「哼!雖然的確係關你事,但我唔會多謝你架!」
 
Elven:「點解呀… 不過真心替你高興~」
 
Rachel:「我都真心替你同Ada高興~」
 
Elven:「咁你快D講Detail我聽啦~ 到底點一齊架?」
 
Rachel:「你快D同我講到底你之前暪住我究竟同佢講過幾多野先呀!」




 
他們你一句我一句吵鬧著,雙方彷彿都像沒事一樣,真的把對方當成只是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