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過了兩個月,今天在campus有專為新宿生而設的傳統活動- Interhall Cheers Competition。
 
Dem Cheers 在港大宿舍是一個不可或缺的文化。每間hall都有專屬於自己不同的cheers,對於一些較有歷史的傳統宿舍其至有多達十多首的cheers為不同的場合而設。
 

昨晚
 
「唉,聽日要去campus dem cheers呀! 」Rachel突然msn Elven。
 
Elven:「係呀,我已經洗定眼預備睇你表演!」




 
「下,你都會去?」Rachel有點驚訝。
 
Elven:「會呀,我地hall都有份,點都要去支持下d freshman架嘛~」
 
「不如你唔好去啦,好柒架,唔好睇啦...」Rachel不想Elven看見自己dem cheers。
 
Elven:「唔得喎,點可以唔睇你表演呢~同埋睇黎你都仲未get到個精髓,衣d野一個人係柒,但如果一班人一齊柒就係型~」
 
「又會囉...」Rachel不能認同。




 
「聽日你就知架喇,唔好睇少共同經歷衣樣野。」Elven苦口婆心。
 
Rachel:「係喎,你上年應該都有dem...」
 
「係呀,上年我地仲係新hall都未有cheers,所以要自己作埋...不過諗起以後住親衣間hall嘅人都要dem自己有份作嘅cheers就覺得好正~」說到這裏Elven有點proud of自己。
 
「你可以做Hall父喇~ 咦係喎,上網應該有得睇返上年你嘅表演,即刻搵下先!」Rachel突然醒起。
 
「你咪搵囉,我唔驚比人話柒嘅~」Elven懒理。




 
過了約五分鐘後。
 
「哈哈,睇完喇!唔柒呀,真係好有spirit~ 同埋你真係勁喎作到首cheers! 以後C-hall都會因為你而變得不同!」
 
Elven:「係有成功感嘅~所以先想再努力為間hall建立多d野囉... Enjoy tomorrow啦,人不輕狂枉少年,襯後生要做多d顛野將來先唔會後悔架~」
 
Rachel:「知道喇~」
 

這是一個熾熱的中午,在大學campus main library外的廣場上,每間hall的新生都在散發出青春的氣色,朝氣勃勃,不斷落力地跳和叫。到到C-hall 的freshman dem cheers,不得不說,看見自己作的cheers以後會一代一代傳下去,Elven還是感到一種莫明的激動和自豪。想起曾經自己也是場上的一員,Elven心裏想的是年輕真好。
 
看完自己hall的freshman dem cheers後就到L-hall。很快Elven已經看見Rachel在人堆的中心位置。起初她還是有點羞澀靦腆,不過慢慢亦越來越投入。看著她dem cheers,Elven腦海突然浮現出一幕畫面,他看見Rachel身穿籃球波衫在籃球場上一邊喊一邊和隊友及hallmates在唱L-hall cheers,一般來說這是L-hall每次比完賽後都會唱的cheers。
 
(唔通衣個係Rachel之後輸波的畫面?果種傷心和不甘心嘅感覺好強烈...)




 
這刻的Elven當然不會知道這是另一個世界兩年多後Rachel輸掉最後一場比賽 outpool時的畫面,不過這個”警示”,卻讓Elven心裏開始有個念頭形成。這時L-hall亦完成cheers,Elven便和其他hallmates一同離開了。
 
「今日dem得幾好呀~」夜晚Elven msn Rachel。
 
Rachel:「日練夜練唔好都難啦...不過我開始明白你琴晚講嘅野喇,唔知點解跳完係有d開心同興奮,同埋同其他人個bonding真係好似強左~」
 
Elven:「都話架啦!我點會老點你呢~」
 
「果然係大師兄~」Rachel心服口服。
 
Elven:「話時話,你入左籃球隊想唔想打得好d?」
 
Rachel:「梗係想啦!」
 




Elven:「咁以後盡量每星期搵日我同你去練波啦,私人授業唔收錢~」
 
Rachel:「咁好?多謝喎team captain!不過一星期一日會唔會太chur?」
 
Elven:「會架,唔係話每個星期一定要嘅,不過盡量啦,唔想見到你兩年後輸左喊呀...」
 
Rachel:「咁快咒我,哼!」
 
(唔係咒你,只係今日見到個情境實在太真實,我唔想將來見到你咁...)
 

不久後電話響起,是Ada打黎。
 
「Honey做緊咩呀?」
 




Elven:「無呀,係房hea休息咋...」
 
Ada:「我岩岩趕完份功課lu,一陣會去樓友房飲野吹水~」
 
「又飲?夜夜笙歌咁喎你,自己小心d呀...」Elven開始想像Ada在英國的生活到底是如何。
 
Ada:「唔係呀,一星期最多一兩次咋嘛,放心啦,今晚阿Yan都去呀~」
 
「哦...」
 
Ada:「原來佢男朋友都係游水架,仲要係港隊,不過佢話男友成日無咩時間陪佢...」
 
「我女朋友唔係港隊但都無咩時間陪我...」Elven襯機開玩笑訴苦。
 
「邊係呀!今個星期六陪你?而且果日阿Yan難得約左男朋友之後唔會返黎hall,你可以stay overnight呀~」說得後半句Ada故意調低了聲線。




 
「真係?好野!」Elven立刻變得興奮回復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