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星期六,Elven和Ada難得把一整天留給了對方。享受過午餐再閒逛了一會後,他們就打算到戲院睇戲。
 
「睇”獨家試愛”好唔好?有方力申同Stephy呀,好似幾好睇~」 入到戲院Ada審視完一輪戲院正在播映的電影後提議道。
 
「好呀,都聽你的~」Elven自然沒甚麼所謂。
 
不過這部愛情小品卻和他們想像中有點不同。故事大概講述方力申飾演的阿華與Stephy飾演的阿寶結婚,誰知在婚禮當中阿華重遇了從前的夢中情人Josephine。而結婚後在一次阿華與阿寶的吵架中,阿華離家出走去了Josephine處訴苦繼而發生了關係。兩人分居後阿寶亦同時遇到憨直的Philip之後開始互相欣賞。擾攘完一輪後,Josephine發現阿華還是喜歡阿寶,於是主動離開,而阿華亦不負所望與阿寶復合。結局看似完滿,但最後一幕卻清楚感受到二人的貌合神離,阿華還是繼續和Josephine帶有情意的互動,而阿寶亦漸漸開始和Philip有曖昧含糊的對白。
 
看完後Ada的心情有點沉重。
 




「點解會咁架...係咪即係最後Stephy同方力申都有第二個?」
 
「都唔一定係嘅,可能係雙方有左裂痕同一時間又有另一個人出現改變左大家的價值觀,接受有個backup standby 掛...」Elven嘗試說出自己的觀感。
 
Ada:「其實有d野係咪變左就點都返唔到轉頭?」
 
Elven:「我都唔知...不過當唯一唔再係唯一,一切可能都會唔同晒...」
 
「唔知點解雖然只係一套戲,但我覺得好有真實感...」Ada滿有不安的感覺。
 




「傻瓜...」Elven只是說了這兩個宇,因為他也有類似的感覺。
 
也許在內心深處,另一個Ada在想,自己曾經和Sam發生的事,就算有一日和Elven復合,自己又好對方又好,是不是真的能當沒事發生過?還是雙方都會因為這樣多了一個Josephine和Philip的存在而對方是不知道?
 
那邊另一個Elven可能也在想相同的問題,同時間,昔日夢中情人的威力他也有深切同感,他清楚知道在原本世界那怕自己和其他女仔係一齊,他對Rachel的免疫力永遠會是零。
 
因為另一個潛在意式的影響,雙方都放空般平靜但又貌似滿有心事地走著,直到晚飯時間才被其他事物引導回復正常狀態。
 
回到hall後,他們各自沖涼後又隨意找了一部電影一起躲在被窩裏看,看著看著Ada的手突然主動撓上Elven的頭和頸並送上熱情的香吻。也許是受到下午電影的影響Ada需要一點安全感去平伏自己的不安,因此她索求Elven的愛。Elven當然熱烈回應著,隨著雙方舌頭不停的交纏,二人的所有衣服都已散滿在地上,正當Elven剛戴上套整裝待發準備直搗Ada黃龍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數下拍門聲。
 




「Ada你係咪鎖左門呀... 可唔可以開門?」阿Yan帶點哽咽的聲音緊隨拍門聲後。
 
「你等我一陣...好快黎開...」彷彿一盤冷水淋熄了雙方的慾火,Ada只好邊回應邊和Elven迅速著回衣服。
 
打開門阿Yan一入房看見Elven,便猜想到自己剛剛破壞了他們的好事。
 
「呀...對唔住呀突然返左黎阻住你地...」Yan一臉不好意思。
 
「傻啦...你喊完黎? 發生左咩事?」Ada同樣有點不好意思,見阿Yan的異樣便關心問道順便轉移話題。
 
「我... 無咩野呀...」阿Yan帶點尷尬望了一望Elven。
 
「我走先啦,你地慢慢傾...」Yan回來Elven亦不好意思留在這裏過夜便索性離開讓她們說話。
 
「咁你返到去打比我啦。」Ada對Elven作出”曬霖”的表情說道。




 
「好~」
 
等Elven離開後阿Yan又再和Ada say sorry。
 
「唔緊要啦,好小事啫,你話我聽做咩喊得咁犀利先啦...」Ada關心問道。
 
Yan:「我同阿東(Yan男朋友)鬧大交...」
 
Ada:「發生咩事?」
 
Yan:「本身今日約左佢全日見面,點知佢突然話有野做要夜晚先得,仲話上佢屋企煮,原來佢屋企今晚無人,咁我照買野上去煮啦,食完後佢就開始係咁毛手毛腳,本身佢唔太過份我都由佢,但感覺到佢想再進一步我就阻止左佢...」
 
「你地仲未...咩?」Ada有點surprise。
 




「未呀...我唔想咁快,我未ready好...」Yan帶點害羞和尷尬回答。
 
「了解,咁之後呢?」Ada續問。
 
「我唔肯佢就開始發脾氣,之後我都發脾氣話佢成日唔得閒,好似今日咁又突然得返夜晚,仲要好似有預謀咁淨係想攪我先叫我上黎... 佢之後講左句對唔住就坐左係度無再出聲,我話大家都係冷靜下先就走左...本身今晚諗住返屋企但又唔想比屋企見到我咁樣所以咪返左黎...我唔知你男朋友會係度架...sorry...」Yan又再say sorry。
 
Ada:「唔好再sorry啦,好小事,咁你係咪真係覺得佢純粹想攪野先同你一齊?」
 
Yan:「初初一齊果陣唔係架,大家都好sweet,但近排我就越黎越覺得係,平時成日都唔得閒,難得見都係想追求身體接觸...」
 
Ada:「咁...你仲同佢一齊?」
 
Yan:「但我仲好鍾意佢...而且都三年感情唔捨得就咁散,同埋我自己懷疑係咁啫,實質上或者未必真係咁呢...」
 
Ada:「咁要你自己先最清楚喇,我唔太方便比咩意見你...」




 
「我可唔可以問下你同ELven…衣方面係點?」Yan帶點不好意思問。
 
「都可以嘅...你想知d咩?」Ada同樣帶點不好意思答。
 
Yan:「你地第一次係點發生?」
 
「唔...我同Elven嘅第一次都算半個意外...果陣係發生係我臨去英國讀者之前,本身都係諗住攬攬錫錫堅守底線,但到到某個moment,真係好唔捨得佢同埋覺得自己好愛佢,於是就比左佢喇...」Ada回憶起當時情境臉上不自覺露出淺淺的笑容。
 
「咁你有無後悔?之後大家的關係有無改變?」Yan追問。
 
「後悔又唔會有,就算touchwood將來我同佢有咩事散左,我都覺得自己第一次屬於佢係理所當然。至於第二個問題,坦白講,我覺得sex衣樣野係可以提升兩個人的感情去到另一個層次,當然大前提係兩個人真係要有感情愛對方而唔係純粹為左滿足自己慾望啦...」Ada認真答道。
 
Yan:「點解咁講?」
 




Ada:「我都唔識點講...當兩個人有咁親密關係,大家會更放開自己比對方,同埋果種靈欲合一的聯繫,會令兩個人多左種connection,好似真係屬於左對方咁,有時透過衣D親密接觸都真係會增強左大家感情架...不過我絕對贊成你嘅諗法,唔好為慾而做,直至你搵到一個你真心為佢願意咁做嘅時候...」
 
Yan:「嗯...我估我都係要d時間...」
 
Ada:「唔駛急嘅,你覺得未ready即係某程度上你自己都有d考量未過到自己。不過你都要明白男人係衣方面生理上係有較多需要,所以最緊要攪清楚對方係愛你定純粹想食你先啦...如果係前者,你就算唔想比佢住,都可以試下用其他方法幫佢出下火先,但如果係後者,直接飛左佢啦,唔駛可惜...」
 
Yan:「我會再諗下...多謝你呀Ada...」
 
Ada:「傻啦,有咩隨時可以搵我傾架。」
 


另一邊廂,Elven敝了一肚子邪氣離開後便只好回hall。但落車經過L-hall門口的時候,卻看見了Rachel正在和另一個男子在門口說話,而細看之下那男子原來是自己hall今年的freshman阿傑。
 
(阿傑又唔係讀Soc Sci,照計佢地應該唔識格?)
 
這讓Elven感到驚奇為甚麼兩人會有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