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Elven戴上Rachel的護踠,信心滿滿前往球場。狀態大勇的Elven和Jacky一內一外配合繼續控制著比賽,不過去到比賽最後十分鐘,Elven在一次剷籃落地過程中同樣踩到對方的腳因而拗柴,只是幸運地今次因為護踠的保護得到緩衝因而卸掉了部份的力度,所以這次受傷的程度比原本世界輕微了很多。球隊在Jacky支撐大局下仍能順利進入決賽,而Elven在比賽後雖然行路拐下拐下,但至少這次自己仍能走路。而當Elven準備離開球場時,卻看見一個略帶憤怒的面孔正望著自己,原來Rachel因不好的預感擔心Elven所以今次特登走了堂來看Elven比賽,結果就看見了Elven受傷退場。
 
「好彩有你個護踠咋,唔係可能會嚴重好多...」有點被捉姦在床的感覺,Elven只好笑笑口對Rachel說。
 
「知有用喇咩? 琴晚仲推三推四...」Rachel搓著腰沒好氣地對Elven說。
 
「係我錯喇...最後我都戴左啦,唔好嬲啦...」Elven一臉歉意。
 
「我無嬲喎, 隻腳你嘅,鬼會嬲你! 點呀,係咪好痛?」Rachel裝成生氣,但過了一會又口硬心軟。
 




「還好...不過為左決賽都係要去睇跌打穩陣D...陪我去?」Elven換成可憐萬分的樣子。
 
Rachel:「請我食飯就考慮下啦~」
 
Elven:「無問題~就憑你個護踠救我一命,十餐都抵啦...」
 
Rachel:「咁行啦~」
 
Elven:「等我同Jacky講聲先,本身搵左佢同我去... 同埋仲行到唔介意嘅等我返hall沖左涼先去會好D,唔係敷左藥沖涼好煩...」
 




Rachel:「Okok~」
 
Jacky知道不用陪Elven去看跌打便很高興地拖著Annie離開了。Rachel和Annie 閒聊兩句後則走到Elven旁邊扶著他慢慢走回hall。
 
 
沖完涼後,Elven和Rachel在hall樓下再次碰面。
 
「你搭住我行啦。」看見Elven走路拐下拐下的Rachel主動提議。
 
「好呀,唔該晒」Elven沒有拒絕。




 
於是Elven右手搭著Rachel右邊膊頭作支撐,Rachel側右手搭著Elven右手手背,左手輕輕扶著Elven的腰。
 
「先知Rachel,其實點解你好似一早知我會受傷咁?」二人慢慢走著,Elven突然間問,還故意拿回Rachel之前叫他先知的事來看玩笑。
 
「因為我勁囉,哈哈~ 唔知呀... 琴日突然有種不安嘅預感,靈機一觸先專登去買比你架,點知真係應驗左...」Rachel自己也覺得很玄妙。
 
Elven:「咁神奇? 咁應該得返一個原因可以解釋到...」
 
「咩?」
 
「因為…」
 
Elven搭著Rachel膊頭的右手突然用力一拉把Rachel拉向自己懷內,同一時間左手亦抬高搭上自己右手手肘把Rachel抱在懷裏細聲說道
 




「你係我福星囉~多謝你呀...」這刻Elven心裏除了感激,更多是一種想愛惜Rachel的衝動。
 
近距離感受著Elven的剛陽氣息,Rachel心跳急劇加速,面紅耳赤,不知怎算好。幸好Elven說完後很快便鬆開了手回復回原本的姿勢。
 
Elven說完後亦有點後悔剛剛那情不自禁卻又略嫌過火的行為,生怕Rachel會生氣,結果二人誰也不敢出聲讓氣氛陷入了詭異的寧靜。幸好再走了一回便到跌打醫館。
 
「嗯...好彩有個護踠保護傷得都唔算嚴重,敷兩日藥抖幾日應該無事架喇。」跌打師傅檢查完一輪說道。
 
「師傅,咁我下星期仲有場決賽打應該ok?」Elven問出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應該都問題不大,到時記住繼續帶返個護踠啦,會好D架。」師傅再看了一會答道。
 
「唔該師傅!」得到師傅保証Elven總算放下心頭大石,望向Rachel的眼光亦越快柔和。
 
 




「真係好多謝你...唔係你個護踠我可能真係打唔到決賽...」回程路上Elven對Rachel說。
 
Rachel:「你講左好多次喇,唔駛咁客氣喎...調返轉講你一直以黎都幫我唔少啦。真係多謝我就一定要拎冠軍!」
 
Elven:「好!你都要!」
 
Rachel:「當然~不過我決賽都未必有得出...」
 
Elven:「係喎,聽聞個year3會返黎打決賽...不過唔緊要啦,無人知最後會點,最緊要自己預備好需要你時隨時ready出場!」
 
「你講得岩!」Elven的說話讓Rachel很快又回復了精神。
 

 
回到hall後 Elven打了給Ada。




 
「老婆仔...我今日比賽拗柴呀...」
 
「下?有無事呀? 嚴唔嚴重?」Ada立刻關心問道。
 
Elven:「好彩唔算嚴重,下星期仲打到決賽!」
 
「你呀,成日拗柴,以後小心d啦,唔係次次咁好彩架... 不過有決賽打即係今日贏啦~」知道不嚴重後Ada開始哦Elven。
 
「係呀,其實唔嚴重都真係要多謝Rachel...」Elven主動提起。
 
「點解?」Ada帶點不安問道。
 
Elven:「好彩佢琴日突然送左個護踠比我逼我要戴,唔係應該會嚴重好多...」
 




「咁岩timing? 佢真係你福星喎,永遠知你所需...」Ada意有所指。
 
「有時都真係架...」可惜Elven竟然聽不出Ada的言外之音憑心作答。
 
「咁不如換佢做你女朋友?」Ada一個直線抽擊。
 
「傻啦,人地不知幾幸福...」Elven終於意識自己講錯野...
 
「即係佢唔幸福你就會考慮?」Ada繼續追擊。
 
「當然唔會啦,我衣世只會考慮你架咋~」Elven只能出絕招。
 
「算你啦~下星期我都會黎支持你架」Ada終於收手。
 
「好野!Love you~」Elven語氣流露出十分高興的樣子。
 
 
(唉,又係Rachel,其實你同佢之間會唔會真係太多羈絆呀...) 收線後Ada自己卻默默在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