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面對決賽的是Rachel的L-Hall。不過雖然今世Rachel的實力已經不弱於Year 3那位前輩甚至比她更強,但是基於感情因素L-hall隊長還是決定讓Year 3打正選。不過她沒亦讓大家失望,最後L-hall跟原本世界一樣順利奪冠。Rachel在整個第三節都有落場,而且這次表現亮麗,讓球隊在第三節得已再領先多10分,令比賽在第四節變成完全沒有懸念。
 
到到Elven C-hall的決賽,賽事就緊湊得多。雖然Elven少了腳傷的影響,但同樣其他隊友亦少了原本世界那種”為了隊長多走一步”的拼搏精神,亦沒有了”分擔隊長負擔”的覺悟而只是繼續依賴Elven,結果雙方球來球往,多次互換領先位置。到到比賽最後10秒,兩隊同分但C-hall控球,只要這最後攻勢進球便能奪冠,但明顯對手亦展示出拼死防守的氣勢讓C-hall難以進攻。不過Elven就是Elven,當全世界都覺得他會選擇較大機會進球的兩分攻勢守在三分線內時,他卻反其道而行,在一個假裝突破進內線的假動作後,Elven的腳卻不是向後用力移前而是向前用力跳後,結果向後跳了一步後對方在完全失位下讓Elven能在三分線外無干擾下完成一記漂亮的跳投。
 
“Chup” 一記清脆的穿針聲讓C-hall以3分絕殺對手奪冠。
 
C-hall全hall人歡喜若狂,全部衝向Elven並把他高高拋起,”Champion”之聲在整個體育館不絕於耳。
 
待氣氛稍為回落,Rachel本身想過去恭喜Elven,不過當她看見Ada突然出現在他旁邊為他遞上毛巾然後和他有講有笑,Rachel便停止了腳步然後帶點黯然自己離開了球場。她也不知自己為甚麼會這樣,明明她也認識Ada,可以照樣過去和她打招呼然後恭喜Elven,但那刻她就是不想這樣和她碰面。也許是妒忌? 妒忌自己不是遞毛巾給他的那個人?不是第一個出現在他身旁恭喜他的那個人?還是單純妒忌自己不是”那個人”? 她自己也不清楚。
 





這晚Ada十分識做自己回hall沒有阻著Elven和隊友們出外慶祝。Rachel在晚點的時間亦send了道賀SMS給Elven,只是整晚一直沒有回復,估計應該是和隊友們喝得酩酊大醉。
 
「對唔住呀,今朝先見到你message,多謝!」第二朝Elven睡醒後回覆Rachel。
 
Rachel:「唔緊要啦,開心梗係要去慶祝!」
 
「咁你幾時比爭我果個獎勵我?」Elven記得。
 
「哈哈,你竟然仲記得? 咁點解我又無獎勵 ><」Rachel表示不滿。




 
「一係我地今晚夜D出黎一齊慶祝?」Elven提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好喎!」
 
 
晚上二人又在老地方碰頭。
 
「我專登拎左兩罐啤酒去慶祝~」Elven從袋裏拿出了兩罐啤酒。
 




「但我好少飲酒架喎…」Rachel明顯對飲酒慶祝的興趣不大。
 
「飲少少啦~ 唔飲酒邊叫慶祝架, 唔通仲飲果汁咩~」Elven取笑道。
 
「… 我都拎左薯片同埋朱古力!」Rachel只好也顯示自己的貢獻。
 
Elven:「正! 咁我地慢慢行去海傍望住個海嘆啦~」
 
Rachel:「Let’s go!」
 
 
Elven和Rachel的相處,永遠都能給予對方舒服的感覺,兩人的話題亦好像永遠都能一個緊接一個,不會有dead air。不知不覺就到了這個在原本世界二人十分熟悉的西環海傍。不過對上一世來這裏是為了安慰Elven落敗,今世則是為了慶祝勝利。
 
「恭喜晒~飲杯~」開了兩罐啤酒Elven和Rachel兩人坐在椅子上互相碰杯慶祝。
 




「好苦…」Rachel飲了一口後面有難色說道。
 
「你未飲過啤酒?」Elven有點吃驚。
 
「未呀…都唔好飲嘅…」Rachel有點羞愧。
 
Elven:「哈哈,你真係好乖~ 飲第一啖係咁架喇,但慢慢慣左你就會發覺佢獨特嘅地方,飲啤酒好多時都唔係為左好味而飲,小朋友唔會明架喇~」
 
「你就小朋友!」彷彿不服氣,Rachel又逞強飲了一大啖,然後臉上出現了一個趣怪的表情。
 
「好喇,唔鍾意就唔好再飲,都係拎下個意頭啫~」Elven一邊說一邊從Rachel手裏搶走了啤酒放到一旁。
 
「Rachel,其實我真係好開心呀,終於達成目標,努力無白廢喇~ 一切都係值得嘅!」Elven突然站起身望著大海伸了個懶腰說。
 
「你真係好犀利呀,隊team成立第二年就可以拎冠軍… 特別係你最後果球三分絕殺,真係嘆為觀止… 之前都未見你用過,又唔教我!」Rachel也站起身走到Elven旁邊說。




 
Elven:「哈,邊有得教? 我都係突然靈機一觸第一次用咋… 而且好彩入咋~ 唔係打加時衣家可能係喊緊喇…」
 
「靈機一觸就有新招? 所以話天才都係得天獨厚… 我個師傅真係不得之了~」Rachel由衷佩服。
 
「有D野都係逼出黎架啫,有時壓力同決心可以令你能人所不能…話唔定你都有咁嘅一刻架,下年加油呀~ 返黎睇你繼續贏架!」Elven語重心長說道。
 
「下年… 佢地都開始問我黎緊做唔做team captain喇。」Rachel突然有點擔憂。
 
「咁咪即係對你實力嘅肯定囉~ 得你一個Year2今年打正選,其實都實係搵你啦~」Elven鼓勵道。
 
「嗯… 本身我有D擔心自己做唔掂… 不過望住你,真係一個好好嘅學習對像,我都想好似你咁,下年以隊長身份帶領球隊去Champ~」Rachel眼神漸漸變得堅定。
 
「你係我教出黎,實得嘅~」Elven拍了拍Rachel的頭說道。
 




Rachel:「咁你要繼續每星期同我練波喎!」
 
Elven:「哈哈,盡量啦,不過黎緊我要放返多D精神時間去足球隊喇…」
 
Rachel:「係喎…咁等你足球隊贏左後先陪我練啦~」
 
「無問題~」Elven答應道。
 
 
這時突然一陣海風吹過, Rachel自然反應地縮了一縮。
 
「都預左你無帶衫架喇,嗱,著住佢啦,唔好涷病呀…」Elven從袋裏拿了一見Jacket給Rachel。
 
「唔該晒… 你真係好細心, 果然係好男仔呀下~」穿上Elven的外套,Rachel聞到一陣屬於Elven淡淡的味道,心裏突然有種甜甜的暖意。
 




「我對自己著緊嘅人先會細心架咋…」Elven細細聲說道,彷彿只是說給自己聽。
 
「咩話?」Rachel其實勉強聽得見,心裏有點開心但又扮聽不見想聽Elven說多一次。
 
「無~我話開餐!」Elven坐回椅子上拆開了Rachel帶來的薯片和朱古力。二人就這樣一邊吃著喝著一邊閒聊。過了一會,Rachel發現Elven喝完自己那罐啤酒後竟開始拿著她之前喝了幾啖那罐啤酒繼續喝,霎時間萌生了一種和Elven間接接吻的荒唐感覺。
 
「你塊面做咩突然咁紅?」Elven見Rachel的臉突然變紅問道。
 
「有咩? 可能岩岩飲左少少啤酒掛… 你呀,做咩飲晒我罐啤酒呀!」Rachel嘗試轉移視線然後搶回Elven手上的啤酒自己又喝了幾啖。若是平時的Rachel應該不會這麼大膽,不過沒喝開酒的她可能也受到之前幾啖啤酒的酒精所影響。
 
看著Rachel的動作,Elven嘴角微微上移,然後說
 
「我以為你唔飲費事浪費嘛…」
 
「你就唔飲! 正呀~」受Elven說話刺激Rachel竟直接把剩餘的啤酒一口氣喝掉。
 
「你飲咁急平時又唔係飲開因住醉呀…」Elven開始擔心道。
 
「醉? 唔驚! 有你係度嘛~」Rachel確實突然開始有點hyper。
 
「咁對身體唔好嘛…」
 
「Elven你可唔可以老實答我,點解你對我咁好?」Rachel隔了一會又突然望著Elven問道。
 
「叫你唔好飲咁急架啦…睇黎你真係飲醉喇…」Elven不論眼神和回答都在迴避。
 
「我未醉呀,你答我啦~」不過Rachel並不讓他逃避。
 
「因為你對我… 係好特別嘅存在…」望著臉很紅但一臉認真望著自己的Rachel,Elven終於答道。
 
「點特別法?」
 
「特別到… 我覺得自己嘅世界唔可以無左你,自己嘅生命應該都係以你為中心而轉,我想衣一世都好好疼錫你,令你開心快樂…」Elven知道以Rachel現在的狀態明天她不會記得發生過甚麼事,所以大膽說出自己的感受。
 
Rachel聽到後一直望著Elven,然後面部慢慢移緊Elven,Elven看見越來越近的Rachel,緩緩閉上了眼睛,不久唇上傳來了一個柔軟的觸感。霎那間,一種強烈的愛意蔓延了Elven全身,他再也壓抑不住自己深藏已久的感情,兩唇由起初試探式的觸碰演變成互相狂野的攻伐與纏綿,身旁的世界彷彿全都靜止消失了…
 
 
晨光初現,在海邊的長椅上,,一個女孩正枕在一個男孩的膊頭上發出輕不可察的鼻鼾聲,而男孩則只是靜靜地望著遠處海上漸漸出現的曙光。
 
(到底…我應該點算好?) Elven默默想著。
 
有些事他知道再也騙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