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繼續一日一日地過去。那晚後,Rachel在醒來後果然記不起最後發生過甚麼事,而Elven亦沒主動提起,只是笑Rachel易醉飲幾啖啤酒便醉到不醒人士。二人之後像沒事一樣仍保持著友好的關係,不過Rachel總是有種感覺二人之間好像多了一層隔膜,解釋不出原因,就只是覺得Elven對自己好像有點不同了。是疏遠了? 又或者說是他身上彷彿多了一層保護罩。
 
足球隊最後跟原本世界一樣,憑著Elven的戰術加上些少運氣,奇蹟打敗了W-hall奪冠。自此Elven Wong這名字在inter-hall運動界成為了近乎傳奇的名字,只要是玩運動,提起這名字沒有人不寫個服字。而Elven在完成所有目標後亦終於得到休息的時間,開始投入回學業和花多了時間陪伴Ada。
 
「以後我可以多D時間陪你喇,多謝你衣兩年一直以黎對我嘅包容同埋耐性,係咁縱容我呀…」這晚和Ada晚飯完後,Elven和Ada來到尖沙嘴海邊散步,Elven突然有感而發。
 
「每個人都係得一個大學時間,係最後可以全心全意玩樂嘅日子,出黎做野後就唔會再過到衣D生活架喇,所以我唔想你第日後悔或者遺憾… 至於陪我,我地仲有一世時間架嘛,係咪?」Ada善解人意地說道。
 
「得妻如此,夫後何求?」Elven情不自禁把Ada抱進懷內。
 




「邉個係你個妻呀,無人話嫁比你喎!」Ada話雖然這樣說,但臉上燦爛的笑容足夠代表她心裏是千萬個願意。
 
Elven:「你岩岩先話我地仲有一世時間喎,唔嫁比我仲有邊個?」
 
「衰人!一世就要嫁你架喇咩?」Ada繼續狡辯。
 
Elven沒有再回答Ada直至封上了她的嘴唇。
 
 
良久,二人就這樣靜靜地望著香港的夜景。




 
「不過我地大學生活好快就完喇… 跟住就要出黎做野面對衣個殘酷嘅世界…」Ada突然說道。
 
「係啦…好唔捨得大學同宿舍生活…」Elven深有同感。
 
「我都係…想像唔到要搬返屋企住嘅日子… 不過我睇你最唔捨得係Rachel咋掛…」Ada突然展開醋意攻擊。
 
「點會呢…」Elven帶點心虛。
 
「話時話…知唔知佢同Daniel衣家點?」Ada帶點試探口吻問道。




 
「之前好似係有D問題,但衣家應該無咩野掛? 近排都無咩聽佢提起。你係大學有無見到Daniel?」Elven答道。
 
「間中撞過幾次啦… 算啦,都係唔好講佢地 ,我地去食糖水啦~」Ada眼神突然有點閃爍,然後轉掉了話題。
 
「好呀,我突然都想食心太軟~」Elven很順攤同意。
 

 
隨著final exams 和FYP的落幕,Elven和Ada的大學生活亦正式踏入倒數階段。這時Rachel已正式接手籃球隊成為新一任隊長,而Elven亦沒有食言在足球比賽完結後不時還會和她落街場練波。
 
這晚練習完後兩人拿著水坐在場邊休息。
 
「少打左真係就黎唔夠你打喇…」Elven還帶點氣喘說道。
 




「你衣排太少運動狀態差啫~」Rachel笑笑口回應。
 
Elven:「嗯… 唔知仲可以咁同你打多幾多次波呢? 希望我走前你可以真正贏到我一次啦~」
 
「突然講d咁傷感嘅野… 我會唔捨得架嘛…」Rachel扁嘴。
 
「傻瓜,唔好扮cute喎~」Elven恥笑道。
 
Rachel:「邊有扮啫,人地真係唔開心嘛!」
 
「係呢,你近排同Daniel點呀? 好似好耐無聽過你update喎。」想起上次Ada的問題,Elven問道。
 
「都無乜點呀,時好時壞囉~ 我都慣左好果陣就好,唔好果陣就等佢自己冷靜完變返好…」Rachel平靜中又帶點落寞答道。
 
「嗯…搵到大家相處舒服嘅pattern就得啦~」雖然Elven覺得這有點消極,不過心虛的他覺得自己不適合批評甚麼。




 
「咁你同Ada呢? 近排多返時間得閒兩個感情應該更好啦~」Rachel乘機反問道。
 
「係見返多左呀,不過一齊左咁耐都無再話咩感情更唔更好lu~」Elven潛意式不太想告訴Rachel自己和Ada的感情狀況。
 
「因為不嬲都咁好~」Rachel心底實質卻有點酸。
 
「轉眼間Ada返左黎都就快兩年,你同Daniel又一齊左兩年,時間過得真係好快…」Elven又突然慨嘆。
 
Rachel:「開心嘅時光過得特別快嘛~」
 
「所以你衣兩年過得好開心?」Elven問。
 
「嗯!」Rachel望著Elven強而有力地回答。
 




「咁就好~」
 

開心嘅時光過得特別快,可惜沒人會想過兩星期後所有的事情都會急劇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