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段時間,有一次阿Yan藉著自己不開心找Daniel傾計,然後以roommate那晚不在襯機邀請Daniel上了自己房喝酒。Daniel當時也確實沒多想,純粹因擔心阿Yan唔開心而應約。結果在雙方越喝越多,意志力越來越薄弱的時候,阿Yan突然上前攬著Daniel表白。Daniel若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下或許還能把持得住,但在酒精作用加上阿Yan美貌的吸引力,還沒弄清是甚麼事他們便已經吻在一起。Daniel正值血氣方剛的年紀,加上Rachel一直不讓他碰自己的身體,面對突如其來的豔福他那裏還抵擋得住,唇上的觸感加上Yan身上傳來的女兒芳香讓他撤底失去了抵抗力,很快便和Yan滾到床上去並發生了關係。
 
事後Daniel雖然很後悔和內疚,但初嘗禁果的滋味加上對方是阿Yan這種絕色,Daniel完全陷入慾海中久久不能自拔,因而不斷和阿Yan發生了一次又一次的關係。每一次內疚都會令他加倍對Rachel好,但過了一段時間有需要時又會回復正常甚至慢慢變得冷淡,接著又再找上阿Yan然後再一次內疚,周而復始成為了一個循環。而隨著一次又一次的親密接觸,加上二人相處時間越來越長,Daniel除了迷戀阿Yan的身體外,亦不自覺間對她慢慢產生了另類的感情。至於Yan對他實質是怎樣,暫時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不過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隨著他們親熱的次數越來越多,加上hall的房間隔音功能亦不算太理想,他們兩人的事慢慢還是讓有心人留意得到,第一個發現的熟人是住在不遠處的Ada。有一次當Ada想找阿Yan的時候聽見二人房內的聲音,然後她發現男方竟然是Daniel。至於Peter,則是再後一點時間因一些蛛絲馬跡開始調查才發現。
 
「所以原來你一早已經知道?」這時Elven想起上次Ada在海傍問他關於Rachel和Daniel近況時的情境和眼神。
 
「係…」Ada低下頭羞愧地答道。
 


「點解咁耐都唔話我聽?」Elven望著Ada,用帶點憤怒的語氣問道。
 
「係我叫佢唔好講,仲同佢詳細分析左利弊。」阿Yan不忍Ada難堪幫她搶答道。
 
「有咩利弊?」Elven強忍自己怒火。
 
「同你講左,等Rachel知道後同Daniel分手,咁對Ada並無任何好處。」阿Yan冷靜說出。
 
「Rachel同Daniel分手關Ada咩事?」Elven不明白。
 


「你仲要扮野? Rachel同Daniel分手後,邊個可以擔保你唔會同Ada分手然後同Rachel一齊?」阿Yan尖銳地說道。
 
這時一直因愧疚而低下頭的Daniel聽到後亦抬起頭望向Elven想知他的答案。
 
「我點會!」Elven望了望Daniel和Ada後大聲答道。
 
「衣刻唔會,一年後呢? 兩年後呢? 你敢唔敢發誓自己肯定唔會? 」阿Yan再問。
 
沉寂了一會
 


「你就係因為咁所以選擇暪住我寧願Rachel繼續比人呃?」Elven站起來望向Ada失望地問道。
 
「我… 對唔住…」Ada不敢正視Elven低頭說出。
 
「我…對你好失望…」說完Elven便離開了房間。
 
「Elven!」Ada追了出去捉著Elven的手想留住他。
 
「係我唔岩令你咁無安全感…對唔住…不過就算係咁,我覺得你都唔應該咁做…」Elven回頭對Ada說。
 
「我知…係我自私… 對唔住…」不安,後悔讓Ada的眼淚開始流下。
 
Elven用手擦了一擦Ada臉上的淚水,然後說
 
「唔好喊啦,無事....不過我需要D時間冷靜下…」


 
說完便繼續離開了,剩下Ada留在原地。
 
 
離開後Elven立即打了給Peter,誰知Peter竟追失了Rachel,現在沒人知道Rachel的位置。Elven嘗試打給Rachel沒人聽便打了給Susan簡略告訴了她事情前因後果,然後請求她若Rachel找她要立刻告訴自己,接著自己開始再四周尋找Rachel的踪影。原來電視劇的情節現實世界真的也會發生,不久天空竟開始下起大雨來,Elven很快便全身濕透但他還是沒理會四處尋找Rachel。皇天不負有心人,兩個多小時後,他終於在一條行人隧道底找到Rachel,她正坐在地上把頭埋在大脾上哭泣。看見她的一刹那,Elven立即奔向她的位置然後把她抱在懷裏。
 
「對唔住… 令你受到傷害… 我保護唔到你…」Elven心痛地說道,然後簡略地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了Rachel。
 
「Elven,我係咪好傻?」Rachel傻傻地問了句。
 
Elven:「你邊度傻? 錯嘅唔係你… 係佢衰傷害左你…」
 
Rachel:「我真係無錯? 或者錯嘅其實一直都係我…」
 
「點解咁講?」Elven把頭稍為移後望著Rachel問。


 
「我頭先諗左好耐…雖然我無做對唔住Daniel嘅野,但或者由同佢一齊第一日開始,我可能對佢已經唔係完全一心一意…」Rachel緩緩說地,像是對Elven說,又像是對自己說。
 
「你…」Elven 感受到Rachel所指是甚麼。
 
「係…我嘅心一直有你,所以我頭先係咁問自己其實我係咪真係有資格嬲佢?」這時Rachel的眼神從遠處回到Elven身上。
 
Elven霎時間不知怎樣回應。
 
「放心,我知你已經有Ada,所以…你由我啦,我唔知點面對你,亦都唔知點面對佢… 唔駛擔心我,我無事,亦唔會做傻事…」見Elven陷入沉寂,Rachel說完便離開了Elven的懷抱,站起來轉身離開。Elven想留但他知道自己沒任何資格,因為他給不了她任何朋友以外的東西。
 
 

這晚Elven自己一個閒逛了很久才回hall,經Jacky 問Annie知道Rachel亦回了hall暫時安全才放心回到自己房間。沖完涼後躺在床上,他一直思考著自己和Ada及Rachel的關係該怎樣處理,直至很久才迷迷糊糊睡著了。
 


也許是因為淋了一整天雨又缺乏休息,第二天Elven一起床發覺自己頭很暈,神智有點不清,正在發高燒,迷糊間,他突然好想見Rachel,send了一個message 給Rachel後佷快又糊里糊塗睡著了。 過了不知多久,當他再次開眼,竟然真的看見Rachel正一臉擔憂望著自己。
 
「我係咪發緊夢? 點解你係度?」
 
「你唔好講野住好好休息啦…sorry一定係琴日攪到你淋病左…」Rachel把手放到Elven額頭發覺他仍處於高燒狀態,於是想幫他用冷毛巾凍敷一下。
 
「求下你唔好走…」Elven捉著Rachel的手不讓她離開。
 
「好好好,我唔走…」Rachel憐惜又帶點內疚用手輕輕地掃著Elven的頭髮。這才讓Elven漸漸放鬆。可能由於是身體和精神太虛弱,看見Rachel後Elven發覺這時腦內突然有股意識正努力想蘇醒,然後他便合上了眼慢慢失去知覺。
 

 
當他再醒來時,精神狀態已回復了不少,卻發現房內空無一人。
 
(唔通頭先見到Rachel只係發夢?)


 
思考了一會,當他拉開被鋪準備下床的時候,卻發現床單上某個位置有個明顯被水洗過但仍能看見的淡淡紅印。
 
(之前好似無架喎…莫非因為隻腳損左流血? 但都結左焦啦…) Elven望著自己腳上之前輕微擦傷的傷口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