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時間,Rachel亦在房內坐在自己的床上發呆,到這一刻她仍不能相信剛剛發生了的事情。
 
今朝當她仍處於難過狀態的時候,突然收到Elven的SMS說他很掛住她很想見她。心裏有點高興的同時她知道自己不能回應。誰知沒過多久,Annie便上來找她說Jacky想找自己。原來Elven正發高燒並不斷唸著Rachel的名字,說有很多說話想和Rachel說。沒法下Jacky便嘗試找Rachel看看她能否幫手照顧Elven。基於內疚和和擔心, Rachel最後在Jacky帶領下來到了Elven的房間,然後Jacky便離開找Annie去了。
 
看見Elven仍在昏睡的樣子,再摸一摸他的額頭,Rachel加倍內疚是自己讓Elven昨天淋了太久的雨才引致他生病。坐到Elven的床邊,Rachel輕輕撫摸著Elven的臉龐,彷佛想把他每一個細微的輪廓都深深印入自己的腦海中。也許是感受到Rachel手上傳來的觸感,Elven突然打開了眼問道
 
「我係咪發緊夢? 點解你會係度?」
 
「你唔好講野住好好休息啦…sorry一定係琴日攪到你淋病左…」Rachel帶點心痛回應道,然後想站起來幫Elven找涷毛巾冷敷下。 不過Elven一見她想走便捉著了她的手不讓她離開。
 




「求下你唔好走…」
 
「好好好,我唔走…」Rachel心軟下用手輕輕地掃著Elven的頭髮安撫著他,很快Elven再次閉上了眼睛。誰知不久,Elven又再打開了眼。
 
「估唔到我仲有機會見到你…」當他望見了Rachel,淚水突然佈滿了他的眼線。
 
「傻佬,你講咩呀,我地成日都見啦…」Rachel擔心Elven燒壞腦神智不清。
 
「你知唔知呀? 咁多年黎我一直都好掛住你好想再見到你… 我好後悔自己果陣點解咁蠢,做咁多傻事破壞左大家嘅感情…」
 




Rachel聽得一頭霧水,但又很確切感受到Elven對自己流露出的感情是發自真心。
 
「可唔可以話我聽,其實你鍾唔鍾意我?」敵不過好奇心,Rachel知道自己不應該問卻還是問了出口。
 
「鍾意,而且唔只鍾意咁簡單…」Elven 很快說出答案。
 
「咁有幾鍾意?」Rachel再問。
 
「無左你,我嘅人生唔會再有”完全”同埋”開心”衣四個字,為左你我咩都願意做咩都可以犧牲… 你唔會想像到無左你我嘅人生到底有幾灰暗同痛苦…」彷彿想起了一段痛苦的經歷,Elven真誠回答。
 




聽到Elven的深情表白,Rachel雖然心裏是高興,但又覺得有點太誇張,始終她覺得他們暫時的經歷和相處時間並不足以構成這樣深刻的感情。
 
近距離望著自己朝思暮想多年的臉容,Elven有一種夢境成真的感覺,再也壓止不住自己抑壓已久的感情,遞高了雙手撓搭著Rachel的後頸,然後用力把她拉了下來,Rachel還沒來得及反應Elven已經吻上了她的唇。兩唇觸碰的瞬間,Rachel腦內突然產生了一種特別的感覺,讓她清晰感受到眼前這個男仔對自己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和有多愛自己… 感動,愧疚等情緒湧現讓她亦漸漸不自覺開始主動回應著對方。兩個靈魂彷似在互相再呼喚,他們瘋狂地接吻,然後很快當接吻已經滿足不了他們對雙方的依戀和渴求時,他們的手開始伸進對方的衣服內不停撫摸著對方的身體以追求更進一步的接觸,最後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被脫下,散滿在地。
 
不同於Elven發高燒本身的靈魂正十分虛弱,亦不同於上一次自己被酒精所淹沒,這刻Rachel並沒完全失去理智和自我。她有猶豫過要不要阻止事情的發生,但一方面在情感上這刻她一半的靈魂已完全被Elven多年來對自己的愛所感動和溶化,另一方面當她想起Daniel和Yan的親熱行為,在傷心和憤怒的同時,竟亦生出一種想報復的衝動。還在胡思亂想期間,她發覺原來身體的本能已經讓自己和Elven去到玉帛相見的地步。停止了接吻,她正平躺在床上,而Elven側用左手撐起自己半身,右手輕輕撫摸著自己的頭髮,正一臉深情地望著自己。
 
「我係咪真係發緊夢?」幸福來得太快,Elven不敢相信正在發生的事開口問道。
 
Rachel滿臉通紅,腦裏其實亦有同一個問題。真實卻又縹緲得完全捉不緊的感覺,一切來得太快,太像一個夢… 
 
不過這刻她並不抗拒這個夢, 想了一會後彷彿下定了最後決心
 
「就當我地一齊發場夢啦...」說完便主動雙手撓上Elven頸背然後吻了上去。
 
這個吻很慢,很溫柔,慢慢地Elven開始反客為主把嘴唇移到Rachel的額頭,臉,頸,鎖骨,手臂,然後吻上Rachel粉紅色的乳頭並輕輕吸啜著,同時間雙手亦開始在Rachel的上臂,背脊,另一邊的胸脯,小腹,大腿等地方遊走,嫰滑的觸感讓Elven心神為之一蕩。Rachel則只是閉上眼羞澀地抱著Elven,雙手輕輕掃著Elven廣闊的背脊以作願意的回應,不時因忍受不住Elven對自己敏感的觸碰而發出銷魂的輕聲。




 
感覺到Rachel的身體越來越軟,而手指亦感受到Rachel的小洞口附近開始越來越濕潤,Elven知道Rachel的身體已經預備好迎接一齊
 
「我真係可以?」害怕唐突佳人,加上仍不能相信即將來臨的幸福,Elven想再一次得到Rachel 的確定。
 
「嗯...」Rachel幽怨地望了Elven一眼,然後輕輕發出了一個聲音。
 
害怕弄痛Rachel,Elven很小心用手把小Elven放到Rachel洞口的出面輕撫了幾下,然後腰開始用力慢慢插入。
 
「唔...」Rachel臉上露出痛苦和難受的表情。
 
「好痛?」Elven憐惜問題。
 
「還好...」Rachel勉強地對Elven笑了笑。
 




看到Rachel的笑容,Elven彷彿得到了最大的鼓舞,繼續緩緩推進。Rachel的陰道很窄但很濕很暖,當入到某個位,Elven感受到有層薄膜阻止了自己。
 
「我愛你...」Elven把臉移到Rachel耳邊輕聲說著,同時腰一用力突破了障礙。
 
「啊...」Rachel強忍著沒有大聲尖叫。雙手用力緊緊抓著Elven的背部。
 
「好快習慣無事架喇...」Elven溫柔地吻了Rachel額頭一下以示安慰,然後身體開始慢慢前後移動。
 
Elven十分溫柔地佔有了Rachel,而Rachel的表情亦漸漸由掙扎、紓緩再變成了享受和陶醉,然後開始發出輕聲優美但引誘力十足的音符...
 
當二人水乳交融,靈欲合一,兩個靈魂彷似因透過身體的結合而互相觸碰到的時候,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在原本世界發生的情境,一幕一幕在Rachel腦海中浮現,霎時間她有回上一世所有的記憶,終於明白為甚麼自己由第一眼看見Elven已經有這樣強烈的親切感,為甚麼剛剛一吻她突然能感受到Elven對自己強烈的愛意和感情,為甚麼Elven剛剛會說那些奇怪的說話,為甚麼自己會在這裏… Rachel更加用力的抱緊Elven,雙腿跨上了Elven的臀部,然後伴隨著Elven的節奏開始扭動自己的腰肢… 她把自己完全放開去接受身上的男人。
 







事後,重歸冷靜,Rachel穿回衣服,望著還在沉睡的Elven,思考著到底該怎樣善後。
 
(等你原本嘅靈魂清醒返後,你應該咩都唔記得吧… 與其知道了事實但大家唔知點樣處理最後三個人都受傷,倒不如當大家只係發左場夢啦…)
 
略帶羞愧地幫Elven簡單清潔並穿回衣服,再嘗試用水抹去床上自己那略為鮮艷的落紅後,Rachel俏俏離開了Elven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