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自己房間,Rachel終於能靜下來從新整理現在的情況。冷靜下來,Rachel亦很驚訝自己怎麼會這樣一時衝動下便和Elven發生了關係… 不過要說是後悔嗎? 又好像不是。拿起電話,Rachel看見了兩個未讀訊息。一個是來自Daniel的道歉宣言,另一個是不在contact list的電話號碼,打開原來是阿Yan 的電話,內容也是說對不起傷害了自己之類的說話。不過當她掃過Yan的電話號碼時,卻想起了甚麼突然大吃一驚。
 
(原來衣個電話號碼係你!?)
 
因為當中有Elven的生日日期,所以Rachel很易發現了原來Yan就是原本世界在她結婚前send message警告自己的那個人,亦因此,Rachel終於能大概推敲得到在原本世界發生的事情。
 
在原本的世界,Daniel在大學還是碰上了阿Yan,然後二人攪在一起。但因為在原本世界PolyU 並沒有Ada和Peter的存在,所以這件事自己一直也不得而知,這解釋了像今世一樣當時為甚麼Daniel會對自己忽冷忽熱,時好時壞。到大學畢業後,不知是因為阿Yan玩厭了Daniel,還是因為自己終於亦和Daniel發生了關係因而把他從阿Yan的溫柔鄉解救了出來,他們二人終於分開了而自己和Daniel亦因而能回復到昔日最好的關係。不過不知是七年之癢的問題發生時的前或後, Daniel和Yan不知怎甚麼情況下又重新有了聯絡然後背著自己再攪埋一齊,導致了結婚前和渡蜜月時看見的SMS出現。
 
(應該十不離八吧… 唔怪得同Daniel嘅第一次感覺佢完全唔係生手啦…) 想起自己那時和Daniel都過過一段荒唐的日子,Rachel這刻亦不禁有點面紅耳赤,但伴隨著的,是一種錐心之痛…
 




回來的其中一個目的達成,Rachel緩了一緩後又開始思考自己和Elven的問題,不過怎樣想都想不到答案。由於昨晚已經睡得不好,剛剛又碧瓜新破折騰了一段時間,結果想著想著沒多久便睡著了。不過想不到的是當她睡著後,原本世界的記憶再一次自動被重新封印,當她醒來時,已經再次失去了原本世界的記憶,只是一些感覺依稀仍被遺留下來...
 

 
Elven 醒後,想來想去也記不起發生過甚麼事,只記得自己send完message給Rachel說很想見她後便再次沉睡,期間好像發了一個夢夢見Rachel來了探望自己,之後…便甚麼也記不起。他看了看電話,Rachel並沒有回覆自己的message。思前想後,他終於決定直接打比Rachel。
 
望著Elven的來電,Rachel猶豫了良久還是決定接聽。
 
Rachel:「喂…」
 




Elven:「Rachel? 我想問你今日去過咩地方?」
 
(果然你係咩都唔記得…) 
 
雖然早有預備,但Rachel心裏還是有點失落。
 
「我今日全日都留左係房呀…」Rachel忠於決定說了謊。
 
「哦…咁你今日心情有無好D呀?」雖然聽到事實有點失望,Elven還是關心Rachel。
 




「都係咁啦…你呢? 琴日累你淋左咁耐雨,sorry…你今日有無唔舒服呀?」Rachel裝作甚麼也不知道,但同時也關心Elven健康。
 
Elven:「今朝有D燒… 不過訓完一覺好返好多喇… 夜D出黎傾下計陪下你好唔好?」
 
「唔好喇,你發完燒就休息多d啦…而且我想自己一個冷靜下。」Rachel用理智拒絕了。
 
Elven:「咁好啦…有咩事想搵人傾搵人陪隨時可以搵我… 記住我永遠係你最強後盾黎架…」
 
「嗯… 你都唔好再嬲Ada快D搵返佢啦,佢都係著緊你先會咁架啫…」Rachel又故意提起Ada想讓Elven認清現實。
 
Elven:「我都知唔可以怪晒佢, 我都有錯… 我會架喇…」
 
「咁就快D去啦,拜拜~」說完Rachel便立即收了線。
 
(咁應該係對大家最好嘅處理方法啦…) 




 
收線後Rachel若有所思地自己對自己說。突然她醒起這個謊話還有一個致命的漏洞,於是問Annie拿了Jacky的電話號碼。



被收線後,Elven都知道自己終要面對和解決同Ada之間的問題。
 
「一陣過黎搵你食飯好唔好?」他send了一個message給Ada。
 
「好呀!」終於收到Elven的message Ada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如是Elven沖完個涼後便打起精神到紅磡和Ada晚飯。整餐飯二人雖然極力想裝作沒事,但大家還是能感覺到大家中間好像多了一層隔膜。
 
「Honey其實你係咪仲嬲緊我?」Ada終於忍不住問道。
 




「我無嬲…」Elven想了一會回答道。
 
Ada:「咁點解你仲係咁?」
 
Elven:「無咩呀…」
 
「其實…你覺唔覺自己過份著緊Rachel?」Ada終於問出自己想問了很久的問題。
 
「咁佢真係我好朋友嘛,仲要果陣係我鼓勵Daniel追佢… 攪成咁我覺得自己要負好大責任…」Elven嘗試解釋。
 
「邊關你事啫…邊有人諗過Daniel會咁…如果講責任我先係最大… 係我介紹佢地識,係你提過我要留意阿Yan會唔會有轉變但我無放係心,係我發現左後都無同你講…」Ada嘗試安慰Elven之餘也鼓起勇氣承認自己要負很大責任。
 
「之前果D唔可以怪你… 我最唔開心只係你知道都選擇暪住我啫… 不過我都有責任,一齊左咁耐原來都係令你咁無安全感…」Elven坦白說出自己心結,但亦明白自己都有部份責任。
 
「真係單純因為我無安全感? 咁點解Daniel都會有咁嘅concern? 你有無諗過你同Rachel之間係真係有野?」既然開了頭,Ada想把話一次過說清。




 
見Elven陷入了沉默,,Ada拿出了手機
 
「你自己其實有無睇過你地比賽衣段片? 任何一個人睇完都覺得你地係充滿真實感情…」那時的比賽片段還能在youtube觀看。
 
「都係比賽投入啫…」Elven嘗試為自己解釋。
 
「無論點都好,以前嘅野可唔可以當無發生過? 可唔可以應承我唔好唔要我…」這時Ada突然走到Elven身後抱著他說。
 
「傻瓜… 我點會唔要你呢… 過左去嘅野就等佢過去啦,我地一齊放眼將來,好唔好?」Elven搭著Ada抱著自己的手安撫說道。
 
「好~ 今晚黎我hall,唔好走...」Ada在Elven耳邊半吹著他耳朵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