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幾天,Elven和Rachel都沒有再聯絡大家,直至Elven離開hall前的最後一晚,Elven再一次主動找了Rachel。
 
「我明天搬走喇,今晚可唔可以出黎陪下我呀?」
 
萬般不捨,加上Rachel覺得這可能是二人最後一次可以這樣聊天,所以沒有拒絕。
 
晚上碰面,當她看見Elven時,想起了那天兩人綺麗的畫面,不自覺面紅起來。
 
「你好熱?」不知就裡的Elven傻傻問了一句。
 




「唔係呀... 想去邊呀? 照舊?」Rachel尷尬回應轉移了話題。
 
「好呀~」
 
於是二人又慢慢走落西環。不過兩人好像都滿懷心事的樣子,沉默的時間比說話的時間還多,這是他們自相識以來從沒試過的。
 
「搵工搵成點呀?」又來到海傍長椅上,Rachel嘗試找話題。
 
「今日收到offer喇,下星期返工,會做藥廠d sales呀。」
 




「你口材咁好,實無問題啦~ 如果係女醫生就用美男計!」
 
「哈哈,係咁易就好喇...」
 
一個爛gag後二人又陷入了沉寂。
 
「Rachel...」隔了一會Elven輕喚Rachel。
 
「嗯?」
 




「果日之後Daniel仲有無搵你?」Elven關心問道。
 
「有呀... 佢每日都有send message比我求我原諒佢,仲誓神劈願話以後都唔會再犯...」Rachel坦白說有。
 
「咁你會唔會原諒佢?」Elven再問。
 
「我都唔知呀...隨緣啦」Rachel這刻沒有答案。
 
「嗯...」Elven想叫Rachel唔好,但又覺得自己沒有資格。
 
「咁你同Ada呢? 無晒事未?」到Rachel關心。
 
「嗯...無事了」Elven亦坦白。
 
「咁就好...」




 
 
「Rachel...」沉默了一會Elven又再叫Rachel。
 
「嗯?」
 
Elven:「不如我地唔好再呃自己啦…」
 
「咩意思?」Rachel望向Elven。
 
「我鍾意左你...而且唔係少少果隻...」Elven深呼吸了一啖然後說出。
 
「咁即係有幾鍾意?」好像沒有任何意外,Rachel問道。
 
Elven:「我都唔知...淨係知道你對我好重要好重要...」




 
「重唔重要得過Ada? 有無鍾意到可以為左我放棄佢?」Rachel追問。
 
「我唔想亦比較唔到... 但我都知我無可能咁放棄佢...」Elven想了一會,艱難地說出。
 
「既然明知無可能,咁點解又要講出黎?」彷彿對答案早有預料,Rachel有點埋怨地問。
 
「因為我覺得我地唔可以再咁繼續落去...」猶豫再三,Elven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所以...今日會係我地最後一次見面?」雖然早有準備,但聽到後眼淚還是不爭氣地從Rachel的眼中緩緩流下。
 
「對唔住...」看見Rachel的眼淚,Elven在也控制不住把Rachel抱入自己懷中。
 
「你無對我唔住...只係我好唔捨得你...」知道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見面,Rachel不再想顧慮甚麼,用力緊緊回抱著Elven。
 




「我都好唔捨得你... 我想像唔到無左你嘅日子會係點...」Elven的聲音亦開始變得沙啞。
 
「我地係咪真係無其他解決辧法? 當一切都無發生過繼續做朋友得唔得?」明明早已想好,明明知道答案,但抱著Elven,對Elven的不捨讓Rachel突然變得幼稚想把一切推翻。
 
Elven:「我都好想, 但我地都知無可能... 只要我地仲有聯繫,我知我無可能會唔鍾意你... 其實我都唔知點解,明明識左你都只係兩年幾,但感覺我地之間的感情同經歷...好似遠遠唔止衣個數咁...」
 
Rachel:「我其實都係...甚至由第一眼見你開始,我已經有咁嘅感覺...」
 
這說話觸動了Elven的神經,因為他知道自己第一眼看見Rachel時也一樣。一個念頭突然在腦海生成。
 
「Rachel,你信唔信命中注定?」
 
Rachel:「我信命運...」
 
「不如...我地試下比一年時間大家? 衣一年我地唔再聯絡唔再見面...如果一年後大家仲係有衣家嘅感覺,我地就係衣度再見好唔好?」Elven突然提出。




 
「你係咪睇得太多電視呀? 咁老土... 不過如果你可以應承我兩樣野,我會接受衣個提議。」 一下子Rachel已猜到Elven背後的用意。
 
「邊兩樣?」Elven問。
 
Rachel:「第一,如果我下年籃球隊入到決賽,你一定要黎睇我。」
 
「無問題~」彷佛找到一根稻草,Elven心情再沒那麼低落,至少感覺上這為大家留下了一個希望。
 
「第二,我唔排除衣一年內我會比Daniel或者其他人感動到同佢一齊,你接唔接受到?」Rachel續說。
 
「唔得!」Elven很大反應拒絕。
 
「得你同Ada可以一齊唔公平呀! 日日得我諗你你又掛住Ada唔諗我,太唔公平喇...  而且如果完全無第二個人競爭,我又點試到你係我心目中係咪真係咁重要? 」Rachel解釋。
 
Elven雖然很不爽,但始終自己理虧在先所以也只能接受。
 
「我有樣野想比你架... 衣個係我游水果陣拎果個銅牌,你應該好清楚佢對我嘅意義... 我張佢送比你,希望衣年佢可以代替我好好陪住你同保佑你,下年你一定要贏呀! 」Elven左手繼續抱著Rachel,右手伸入衫袋拿了個獎牌給Rachel。
 
「多謝... 我會好好珍惜同保存佢... 放心啦,為左令你唔會未夠一年就唔記得我,我一定入到決賽然後拎埋冠軍! 」Rachel也繼續一手攬著Elven,,一手接過獎牌並放在自己心前。
 
「過埋今晚我地就無得再見無得再聯絡... 我可唔可以一直攬住你到天光?」Elven柔情問道。
 
「天未光唔准你鬆手!」Rachel把獎牌袋好後把頭枕在Elven懷裏雙手重新緊緊抱著他。
 
二人就這樣一直緊緊相擁著,彷彿要把對方的心跳、溫度和氣息緊緊鎖到在自己的心底裏。
 
沒有人知道一年後他們還能不能再這裏再相見,但至少他們知道在這一刻,雙方都是對方的唯一,沒有其他人。這一晚是屬於他們 - Rachel和El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