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女hall對男生進入有嚴謹規訂,避免麻煩Elven就只是在hall樓下等待Rachel和她的宿友把一箱又一箱的物品搬出來。看見已經搬得七七八八Elven便幫手call了雞記,然後再幫手把所有物品搬上車尾。
 
「你一個女仔都幾多野搬喎...」車上Elven調戲Rachel。
 
「咁女仔梗係多野啦,而且唔經唔覺都住左三年,越儲越多野都好正常啫!」Rachel拒絕承認。
 
Elven:「係嘅係嘅...點呀,有無好唔捨得呀?」
 
「咁梗係有啦,你都經歷過架喎,之後就無得咁自由喇...」Rachel充滿不捨望著窗邊。
 




「咁我都真係好明白... 幾時返工?」Elven改變話題。
 
「下星期就返喇...」不知是因為Daniel的事還是籃球順利奪冠少了留戀,又抑或是其他原因,這世Rachel沒有選擇續讀一年碩士。
 
二人閒聊著很快貨Van便到了Rachel家門口。
 
「估唔到因為咁有機會上你屋企~」Elven略帶期待。
 
Rachel:「哈,其實我之前都唔太多返黎啦…」
 




「你屋企有無人?」若會看見細伯伯母Elven也需要有心理準備。
 
Rachel:「無呀,我爸媽都要返工,衣幾年唔駛理我好似大家都慣左更加夜返添呀…」
 
Elven:「可能今晚知你返黎早d返黎陪你呢~」
 
「唔會囉...岩岩先message我叫我今晚自己攪掂...」Rachel微微扁嘴。
 
「原來你咁可憐係缺乏父母愛護嘅環境下成長…」Elven說笑拍著Rachel的頭安慰道。
 




「無錯… 所以我要變壞做個壞女孩!」Rachel配合。
 
說笑期間Elven幫Rachel把一箱又一箱東西搬入屋內。 Rachel的屋企很簡潔,雜物不多,設計帶北歐風格,一看便知是小康之家。
 
「衣幾箱你幫我直接搬入我房呀唔該~」Rachel指揮道。
 
「你唔駛執下先?」Elven禮貌上問了一問。
 
「我平時已經好整齊!」Rachel略帶自豪說道。
 
「收到收到~」
 
放好了物品,Elven開始仔細打量Rachel的房間。不過就在四處審察時,他在一個飾物櫃看見了之前自己整的銀包。
 
「之前驚係hall會唔見,所以咪拎左返黎擺囉...」Rachel的聲音從後發出。




 
「但你專登放衣度仲搵個架托住佢都真係好比面喎!」看見Rachel對這銀包珍而重之地保管,Elven有點感動,走到她背後從後抱著她。
 
「因為佢對我好有意義... 你記唔記得因為佢果晚我地爭d一齊比車撞死? 果陣就算我地唔係識左好耐你已經好傻咁即刻用自己身體保護住我...」Rachel合上眼倚傍著Elven,回憶著當時發生的一切。
 
「當然記得,果陣我無諗咁多,淨係有個感覺自己有事都唔可以比你有事...」Elven同樣進入回憶畫面。
 
「或者由果陣開始,我對你已經唔係純友情咁簡單...」Rachel深情地說出。
 
「原來你果陣已經比我感動到~」Elven有點沾沾。
 
「當然之後仲發生左好多事啦...不過衣家諗返,如果所有野係係我同左Daniel一齊後先發生,我又未必會中招…. 所以都唔知係咪你一開始已經立心不良~」Rachel微笑著說。
 
「如果我同你講我由教會第一日見到你開始,我對你已經有種好特別好親切的感覺,好似我地一早已經識左好耐咁,你信唔信?」Elven突然入了認真mode。
 




「信呀,因為我都係一樣...」Rachel輕描淡寫地答道。
 
Elven:「所以我信有D野係命中注定,甚至果次無啦啦突然會心血來潮應承Susan返教會,都係天意安排... 衣個所謂一年考驗,由day1其實我就知唔會有任何作用...不過我需要一個証明同說服自己嘅理由...」
 
「Elven...」Rachel感動。
 
「比D時間我… 我會處理好Ada嘅事…」Elven沉聲說道。
 
「你肯定要咁做?」雖然高興,但Rachel亦不想Elven貿易決定然後後悔。
 
「嗯… 衣一年我真係認清左答案喇… 但我真係好對唔住佢,佢為我放棄同付出左太多…」Elven 充滿內疚和自責地說。
 
「我都好對佢唔住…」Rachel完全理解。
 
「咁… 你可唔可以都對我坦白?」Elven又柔聲說道。




 
「嗯… 我其實係琴晚決定見你前,已經同Daniel講左分手,不過唔想好似比壓力你咁,所以無同你講…」Rachel緩緩說道。
 
「竟然? 咁佢有無野?」Elven有點意外。
 
「佢都係要D時間但又好似早有預備咁… 你唔係講衣樣野?」Rachel也有點意外Elven意外。
 
Elven:「唔係呀…. 本身想講我知我發燒果日係你一直係房陪住我…」
 
「你…點知架?」Rachel有點難為情。
 
「Jacky今日唔小心講左我聽… 而且我仲知果日我地應該係發生左D咩… 點解你要暪住我?」Elven問道。
 
「果次係一次意外…我唔想你因為咁有負擔… 而且知又點? 只會令我地三個人尷尬同傷心,你又實會背負住內疚唔知點算,我唔想因為咁影響到你D咩… 與其知道後大家難受咁不如當係一場夢無發生過仲好啦…」Rachel解釋。
 




「但咁對你好唔公平…」知道後Elven確實感到內疚。
 
「唔通咁對Ada又好公平? 我已經好對佢唔住… 唯一係真係便宜左係你衣個咸濕仔!」Rachel最後故意笑罵道,希望能減輕Elven的內疚。
 
「我根本就完全無印象…唔係果個紅印我其實都唔會估到…」Elven苦笑想開脫。
 
「我已經盡量洗! 又無可能換左成張床單佢…」Rachel抓狂。
 
「傻瓜… 」Elven憐借地說。
 
「哼!」Rachel裝作生氣。
 
「不過其實我接受唔到我地嘅第一次係係我完全無印象嘅情況下發生…」Elven靠緊Rachel耳邊說道,語氣突然帶點淫邪。
 
「咁你想點…」察覺到Elven的不對勁,Rachel想從他懷內逃走,不過Elven自然不充許,用力把她緊緊抱著。
 
「我想同你… 重溫舊夢~ 今次我要好清醒咁記住黎緊發生嘅事…」說完便吻了下去。
 
Rachel想掙扎,但伴隨著這吻,想起這一年的痛苦,她開始軟化,雙手慢慢由想推開對方變成抱緊對方,然後沒人再能阻止之後發生的事…
 
而過了不知多久,隨著二人亳無保留的親密接觸,封印的記憶再一次在二人腦海中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