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亦即聖誕節,我早早便起床溫習,

 因為距離考試只剩下不夠十日,所以我一定要抓緊時間溫習。 

「衰仔,你做緊咩啊?」老媽敲門問我。 

「溫書囉。」 

「你真係轉咗死性啊?以前叫極你你都唔肯溫㗎喎。」老媽說。



 「因為今次考試我想全部科都合格。」

 「點解你突然之間會有呢個目標?明明你以前只求唔好留級㗎咋喎。」 

「唉你唔好理啦。」

 「等我估下,係咪因為啊童啊?」

 「...」 



「啫係我估啱咗啦!有機會見到啊童都要好好多謝佢先得,難得有人可以令到你肯乖乖地溫書。」老媽說。 

「係啦係啦,你自己搵機會多謝佢啦下,唔好阻我溫書。」我說。

 「叮噹」門鐘響起。

 老媽聽到後便走了去開門。 

聽到關門聲後,



我出於好奇心想知道是誰按門鐘,

於是我便問
 

「喂,邊個嚟㗎?」

雖然口正在說話,但我的手卻沒有閒著,

依然在寫著筆記。


 「...」沒有人回應。 

「咦。」我心中雖然感到奇怪,但我可沒有空走出去看,

畢竟時間每分每秒都是十分珍貴的,




 這次考試對我來說可謂極其重要。 

「好努力喎~」突然我後面傳來一把女聲。 

「係呀,緊係努力啦。」專注於課本中的我,不加思索便說出這句話去應酬她。

 「咦!」越想越奇怪怎會有女生出現在我房中...

 我抬頭看向後方,卻給我看見了笑盈盈的啊童。 

「啊童?」我一看見她,原本正因溫習而愁眉不展的臉,頓時笑逐顏開。

「你死啦你,又話鍾意我,連我把聲都認唔出。」啊童調皮地說。 



「咩喎,咁我好專~心咁溫緊書吖嘛。」我說。 

「係啦係啦,知你勤力啦。」啊童說。

 「係呢,你做咩過咗嚟既。」

 「嚟睇下你有冇認真溫書囉。」啊童說。 

「咁咋?」我有點失望地說,原本還以為她是想跟我一起過這個聖誕節。

 「同埋,送聖誕禮物比你囉。」啊童說。 

「吓...聖誕禮物啊?」我心虛地問,皆因我完全沒有準備。 

「係呀,好出奇咩?」啊童問。



 「唔...唔係啊。」我搖著頭說。 

「你送先定我送先啊?」啊童問。

 聽到啊童講呢句,我就知今次真係仆街了, 

因為我真係完全冇Expect過佢會期待我送聖誕禮物比佢... 

點算好?點算好?點算好? 

我腦入面快速地運轉著。 

「你送先啦。」我繼續我一貫既作風,採取拖延戰術。



 「咪住先,你有冇準備㗎。」她以銳利的眼神看著我問。

 
 屌,點解佢直覺咁準㗎?唔通真係女人既直覺係特別準既? 

「有,緊係有啦,不過都係你送先。」我面不改容地說。

 「登登登登!」啊童從她身後拿出一支羽毛球拍出來。

 「羽毛球拍?」 我從啊童手上接過那支羽毛球拍細細觀看, 臉上所展現的笑容已經表明了我對這份禮物的喜愛之情,

 事關我原本那一支羽毛球拍已經用了很久,

而且重量方面我覺得不太適合我,
 

所以啊童這份禮物簡直是完美極了! 

「到你啦,你個份禮物呢?」啊童一臉期待地問。 

仆街,送咩比佢好呢?

 比一日時間我諗,聽日話比你地知。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