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成個復活節假,我差唔多每日都會同啊童出街,出街做咩?

我都唔知,總之我地就係想痴住對方,咁就夠啦。
 

當然,啊童都唔剩係同我出街,

佢都有兌現到同Suki嘅承諾,有同下Suki出去行下街。
 

我諗佢其實都好唔捨得Suki,啱啱熟咗都未夠一年就要分開。



 唉,我又何嘗唔係吖。

 踏入五月份,所有學生都為著六月嘅大考做準備。

 我係遇上啊童之前,係一個絕對唔會溫書既人,

所以五月對我嚟講,Who fucking care。


 無奈我已經被啊童訓練到考試前一個月會自動自覺攞起本書嚟溫,無錯係自動自覺,



如果返到嚟我唔溫書既話佢就會又打又鬧,煩L過我老母。
 

「好心你啦,唔認真啲讀書點揀科呀?你揀唔到自己想讀嘅科又點會讀得好?快啲溫書啦,我管埋你最後一次㗎咋,之後都無機會再叫你溫書啦,聽埋我最後一次話啦,溫書!」坐在我旁邊正認真地溫習的啊童,對心不在焉的我說。 

「而家咪溫囉。」我坐直,然後按她的話聚精會神的溫習。 

不知從何時開始,原來能跟啊童溫習已經變成了一件很奢侈的活動,

這數十天已經是我為數不多仍能跟啊童一起溫習的日子。
 



再過多一個月,就要考試了。 

每去一次羽毛球訓練,就代表著距離啊童離去又近了一個星期,

強迫著我想起啊童過不了多久就不能再在我身邊。


 最心痛是,看著你身邊的人離去,

而你卻無力挽回。


 只能好好珍惜這段時光,但珍惜卻不能令時間變慢,

事情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由於大考佔全年最多分,所以這次考試不容有失。



 來到五月最後一個星期,亦是最後的拼搏期,

之前啊童在我吃晚飯前就會回家,


 而這次,她是吃完晚飯後再過來繼續監督著我溫習。

 老實說,經過這大半年來高強度長時間的訓練,

我已經不會在溫習時感到疲倦,但原來還有更高強度的訓練我未接受,

距離啊童的級別我還有很大段距離。


 因為之前根本就不會在晚上溫習,每晚我都是自由的,



但這次不同,這次連晚上都要溫習,害我呵欠連連。
 

「好...攰呀...」我把頭慢慢靠到啊童的膊頭上。

 「攰你就上床瞓陣啦。」啊童眉頭一皺。 

「唔要!我係鍾意挨住你瞓。」我合上眼睛。

 「一係俾你瞓我大脾喇,你而家咁樣我郁唔度個膊頭。」 一聽到有得近距離接觸她的大腿,我立即雙眼發光,

 「好呀好呀。」我笑著說。

 「嘩你個樣咁猥褻嘅...諗諗下都係唔好啦。」啊童斜眼看了看我後,便把課本翻到下一頁。






跪求大家Follow我既IG: MaanYin0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