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鈴鈴鈴

正當少年還在猶豫是否去那個地方,電話響起了聆聲。

來電顯示一個從未看過的電話。

“喂,兒子,我忘了拿電話,你快送過來,我在地鐵站等你,我現在只是借了別人的電話呀。”

“哦。”





原本還以為是什麽特別的人打來,原來只是忘記帶電話的母親。

‘地鐵站剛好就在那個神秘地區附近...真有這麽巧的事嗎?’

‘想多都是沒用,還是先送電話吧。’

少年的妹妹正在客廳躺著沙發發訊息,看到哥哥換衣服外出時,忍不住問︰“哥,你竟然外出?今天街外有金條嗎?”

“對呀,你來嗎?順帶一提,你有看到母親的手機嗎?”





“好像在餐桌上。”

“哥哥,順便買XX牌蛋糕回來,我很想吃。”

“你想美。”

少年拿著母親手機就離開了,在出門前還去查看下銀包有沒有足夠金錢去買那個XX牌的蛋糕。

剛到街道上,遠遠就有一聲。





“你別跑呀。”

一個身材矮小的男人手持西瓜刀竟然光天化日下搶女人手袋,這種事情在少年身處的這個城市可以說是少之又少的事。

‘那個女的可以買樂透了,我在這城市生活了廿多年,從沒聽過有人會搶手袋,還是在附近拍劇呢?算吧,與我無關。’

“你別跑呀。”

聲音越來越大,明顯那個賊人逃跑方向是向著少年的方向。

附近有不小熱心市民聽到那女的呼救也想上前幫忙,但每個看到那賊人手持的那把西瓜刀,都立即止了身子,讓開路出來。

這一刻,少年視野範圍逐漸看到那個賊人身影愈來愈大。

那名矮小賊人一手拿著西瓜刀一手繞著那個女人的手袋,跑步過程上下擺動雙臂,所有人都不敢走近。





眼見正迎面沖過來的那把西瓜刀,少年都下意識早點避開。

二人明明相隔三十多步之遙,當少年向左避那賊人時,那名賊人同一時間向右避開少年。

二人發現情況,同時間一個向右,碰巧另一個向左。

兩人就像磁鐵般,少年向左時對方向右,其間少年什至使用假動作,都遇對方站在同一線上。

‘你別過來呀!’

少年心裡想著千個不好,因為那把西瓜刀絕不會致命,但不論刺下來劈下來痛就是絕對,即使不怕死的少年也會怕痛,所以急忙的避開那把刀。

突然之間那名賊人把西瓜刀高高舉起,整把刀劈向少年的頭顱,突然間不知從那來的巨力把整個少年擊飛,飛出一米遠。





‘好痛。’

原來身旁滿身肌肉壯漢突然從少年旁邊用了鐵山靠,把少年撞得離地而飛。

下一刻剛才少年的頭位置就變成那把西瓜刀,如果沒有這記鐵山靠,少年只少沒了一邊耳朵。

怪異的是賊人和那個壯漢,整個過程都是目光呆滯,然後當驚險過程完成後忽然驚醒。

他們二人都說出︰“我為什麽在這裡?”

後方一直追著那名賊人的女性,終於上氣不接下氣走到那名賊人眼前,眼冒金星地打了那名一巴掌並搶回手袋︰“老娘叫你幫我開西瓜,你竟然從家裡拿著我手袋跑出幾條街?你今晚睡客廳。”然後就回頭就走。

“老婆等等,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麽會這樣?”

然後跟著他妻子身後,看到自己手上的西瓜刀,面露恐懼,深怕成為焦點一樣,立即把刀掉到最近的垃圾桶,若果不知道還以為那把刀是燙手山芋。





所有人下巴都快要貼地上,原來這是場家庭糾紛,接著就像戲院散場一樣,各人返回自己原來的軌道。

少年走上前向那名狀漢禮貌地道謝︰“大哥剛才...?”

那名狀漢好像若有所思摸著頭顱,像聽不到少年的說話,轉身就走其間嘴裡不停重覆︰“剛才我明明人在健身房,為什麽會出現這裡呢?”

在旁人眼中這是一場不幸中的大幸,小鬧劇,沒什麽人能注意得到,不過'目睹'整個過程的三不仙就不是這麽想。

這人剛剛改了命?

看到這一幕,完全打擊了自己多年以來的[道]!

然後靜悄悄地跟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