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目的地之上有白雲阻隔黑雲開闢的天路突然被強大的黑雲強勢吞佔。

不但滿天盡是雷雲,眼前同樣有來知不同地方的人,他們如同行屍走肉,只在乎一件事,就是阻擋少年去路。

面前有數以百計市民拿著不同武器,有水管,有鐵通,有板凳,總之拿上手就是傢伙,他們望向少年的眼神如同殺父仇人,誓要把眼前少年殺死。

天上的雷雲,積厚得發黑,蓄勢待發,等待著少年來到攻擊範圍。

地底之下更有排水管陷阱,只要踏入其中如同身中地雷,地底下的高壓水從地底爆炸而出,其威力相當於一個手榴彈,即使水壓打不中,濺起的碎石足以令人不死也殘廢。





一路上如有神助的少年突然好像被切斷了連繫,此刻只能靠自己力量過這一條街,即使如此不僅沒有一絲猶豫,而且意志堅定,寧死不屈。

剛踏前一步,雷電立即劈向少年。

瞬間一股焦炭味道擁入少年鼻孔中,他才反應自己踏出的那一隻腳被雷電劈得變成焦黑,身體猛的抽搐了一下。

正常情況下,普通人早已因大量電流通過人體而死亡,現在他竟然連身體麻痺都沒有,只是輕輕抽搐了一下,當然被雷劈成焦黑的那隻腳已經完全報廢,完全沒有了任何知覺,更沒有可能支撐身體。

心裡不停默念著︰“不成功便成仁。”好像正好起到一絲催眠自己的作用,但那一絲可以說是心理作用也不為過。





即使早已對傷亡麻木的三不仙都不禁皺眉︰“可惜呀,只要我一踏入這個區域,我就會如同其他人般變成人劫一份子,完全幫不上半點忙。”為自己只能當個見證者,而不能成為拹力者感到無奈。

此刻不退反進的少年像個瘋子般拖著一邊身子,連跑帶跳都要向著目的地一街之隔的進發。

突然地底下的排水管爆發強壓水柱,高壓水柱從地底噴向地面,所經之路連石頭泥土一同爆發,場面驚心動魄,幸福的是水柱沒有直接命中少年身體,但濺起的碎石從少年背後向著少年身軀飛去,這一擊雖不打穿身體但足而打破內臟。

少年自己都想不到,剛才石頭快要打中自己要害時,竟然能夠反應及時,用手擋住這一塊碎石,其威力足以媲美汽車撞擊,整個人被擊飛好幾米才落地。

嘩!





剛才用來擋的手臂此時狀態只能說勉強是連接著身體,雖然成功擋到這可怕一擊,但仍然被震傷了內臟,大口大口鮮血從嘴噴出,血腥味道掩蓋整個味蕾和嗅覺,不幸中之大幸是剛才的擊飛過程使到距離目的地更加之近。

“自由。”

少年如同瘋子想大嗌出來,卻沒發出到半點聲音,因為嘴裡盡是血液,仍然不忘單手爬向目的地,四周行屍走肉般市民蜂擁趕至,若他們把少年四方八面圍上去,四面楚歌,必死無疑。

“還未完,我還有一口氣。”

“我還可以。”

“只差廿來步。”

這廿步在以往來說就是廿步之遙,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卻如同天與地之隔。

沒有放棄繼續向前爬,用盡全身力氣也向著目標爬,慢慢雙眼變得毫無焦點,由原本熱血沸騰變得目無表情,像萬念俱灰已死之人。





旁人來看,少年眼神之中充滿絕望,爬行中的手腳竟然開始停下來。

不過其實他並沒有放棄,而是用腦開始思考,若果繼續盲目地爬過去,先不說身邊的行屍走肉會追的上來,單單是前方向著自己過來的人足以阻止前路。

忽然間後方的排水管明明一直在噴水,水點一直打在少年身上,此刻水點竟然滯留在空中,沒有移動分毫,再望向原本身邊撲向自己市民都已經停了下來,他們所停下來動作十分詭異完全不符合人體工學,明明那個姿態還在向前衝。

不過很快大腦就出現三個字。

走馬燈。

少年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這原來就是都市傳說中的走馬燈,人之將死,時間就像會變慢,可以慢慢回憶自己的一生。

不過他沒有時間回憶,而是繼續思考到底如何解除面前危機。





過了片刻,靈機一動,整個世界時間流動變得回復原狀,滯留在空中水點繼續打在他的身上,被不知名的東西控制的市民繼續向目標進發。

在這個絕體絕命時刻,身體好像解開了某種限制,不知那來的力量,忘記了痛楚,這個力量好像被血液帶動直至游走全身,力量所走過的地方都有帶出暖意。

迴光返照?

那些不知那來的力量,使到身體肌肉力量達至巔峰,這種感覺少年從未擁有過,即使自己在狀態最好的情況下完全無法媲美,現在這股力量使自己感到無所不能。

這種巔峰力量強大得令人心寒,要記得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正比,所以每使用這股力量進行的每個動作,一舉手一投足的動作都會令肌肉撕裂,以及骨折,不過即使如此仍然奮不顧身爬行。

不過奇怪的是此時少年竟然不是向前爬行,而是平移爬行。

“他做什麼呀?”三不仙早在之前已經看到某個地方可以有阻擋路軌能力,而該個地方正是少年目的地,所以他都明白少年唯一生路只有那個地方,所以對於少年不進反而平移爬行感到十分奇怪。

只要還未斷氣,少年就發瘋一樣地爬,不知道向著什麼目標爬,為了加快速度,連下巴的力也用上,只求走快一丁點。





轟!

剛才少年再次誤爬入了有排水管陷阱,地底的高壓水柱立即向上噴並擊中水渠蓋,水渠蓋應水即飛直接擊中在上面的少年,這一次他被擊飛得高高,整個人被擊得十多米高。

“這次完了,沒了。”三不仙失望地正想離去。

“這是...這是。”正當離開之際,眼前畫面使他慌張起來,他看到路軌分裂。

“兩條?不是...四條?不是...八條?”

路軌不停分裂,二變四,四變八,八變十六,十六變三十二,一直遞增下去。

“每條路軌代表著未來,而現在路軌不停增加,這不就是...。”苦思片刻,“表示未來擁有無限可能?他成功了嗎?”





當即被擊飛到空中的少年竟然冷笑了一下。

因為這次少年不是誤爬入陷阱之中反而是故意被擊中,他在思考其間,終於想通了一條出路,沿著第一次被地底排水管擊中推斷地底水管位置,被水柱擊中之時調整身軀並利用水渠蓋擋著高壓水柱一擊足以打散自己身軀的力量,把自己擊飛到目的地。

若果在絕對命運前,這種雕蟲小技根本不可能成功,可幸現時天與天正在互相制衡,所以才會被少年有機可乘。

少年從天已降,終於掉到地圖所示的目標,整個身軀血肉模糊,血流不止,內臟破裂,全身上下骨折,即使現在身在最高級的醫院,外加各種頂級醫生也不可能把他救活起來。

‘哈,是我嬴了你。’

縱使身受重傷,半隻腳踏入鬼門關,用盡最後一分力,仰望天上,少年滿口鮮血源源不絕地流出,嘴角向上揚,因為他知道終於嬴了天,嬴了自己命運,嬴了困著自己的命運。

即使死亡距離自己一步,仍能微微一笑,然後精疲力盡,失去了迴光返照的力量,終於閉上雙眸。

能在命運之中逃掉的人少之又少,即使以死換來勝利也值得驕傲。

...

當少年飛入目的地一瞬間,外間一切慢慢恢復。

黑雲散去,原本行屍走肉市民停下了手腳回復清醒,各自擺出驚訝表情。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為什麼我的車會上了行人路上?’

‘為什麼我手上拿著木棒?’

‘慘了,為什麼我剛才開了槍,我要如何寫報告呀?’

‘為什麼我拿著防狼噴霧,剛才我好像在追某個少年?’

...

未知事物一浪接一浪。

突然間,有一班身穿黑色制服,配備精良武裝的軍人,若要指出他們與國家的軍隊有何分別,從普通人眼中這班黑衣軍隊所用的武裝水平應該比全球領先十年以上,所有槍械配備都有特殊電子儀器,一排排封鎖著少年曾經走過的區域以外的五十米。

其中一名黑色制服的人,他應該是現場最高級的人員,他上衣衣袋外扣著一個徽章,寫著SCP的字母,他按著耳塞說著英文︰“已經到達現場,並由D級人員接管一切受因果影響範圍,醫療隊人員將會對受影響人使用遺忘劑,還有工程組人員對環境進行修復,SIR。”

耳塞那一邊回覆︰“現場環境有否發現超脫輪迴之人?”

“還未發現,SIR。”

“必須盡快發現,超脫輪迴之人經歷了劫數必定身受重傷,必須在重傷其間找到,不能被他影響整個輪迴,你應該明白這會有什麼影響吧,現在立即優先找出他,不惜一切代價﹐別的不用理。”

“YES ,SIR。”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