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一直延伸的尖刺路,傑諾斯再次學習對方的操作,他把與對方對等的能量化作為啡色氣體,然後再把那股氣體由身體傳送到腳底,然後放到地面之上,整個過程他手腳也沒移動過一分。

果不其然,傑諾斯再次拖設與對手一模一樣的術式,兩道一樣的術式相撞,引起小規模爆破,地面形成一個小洞。

“粗糙。”

話音剛落,傑諾斯再次施展剛才差利才用的術式,不過這一次再投入能量,量小而精純,明顯操作精密,整個過程沒有絲毫能量浪費,完完全全投入到術式之中,儘管傑諾斯連元素核心也沒有。

這次能量經過地面筆直衝過去差利之處,能量所過之處也會有尖刺形成,每個尖刺也有兩米之長,比剛才的小小尖刺小巫見大巫,而且尖刺之路的速度遠遠拋開剛才差利所拖展的。





如此誇張術式,嚇破了差利膽子,竟然連一步也動不了,那股能量快到達差利之時,一道土牆從地面升起,這道土牆足足三米高一米厚,把整道能量抵消乾淨,不過土墻也被破壞了一大半,牆身也伸展出尖刺。

“好痛呀!救命呀,爸爸!”能量雖然被土牆檔掉,但牆身仍被能量所波及,形成尖刺,剛好有幾條尖刺刺中了在牆身後差利的肚子,慢慢滲出鮮血。

原來剛好老師到了現場,眼見其中一個同學快要被殺掉,立即在他身前施展一道土牆,想保護那名快要死的同學。

目標沒死,傑諾斯沒有就此收手,反而改用蛇子術式,利用綠色氣體形成一個刀芒,這一次不單是簡單的直射,而是帶有旋轉式發射,剛好繞過差利面前的土牆,從兩側直接飛過去。

剛才到來的老師目睹這一幕,雙手按地,很快差利前後左右都崩出了土牆,嚴密地保護了起來。





這些老師能在一流實戰派學園教授新一代,表示他們非一般常人,他們當中曾經在戰場打拼過,退役後回來當老師,有些則是因為血脈不是貴族問題,所以只能當個老師,不過他們毋庸置疑是精英。

“傑諾斯快收手,你殺了他,你知道後果嗎?他是...”在第一面土牆形成後,老師大致了解發生了什麼事。

他需要一方面保護了重點學生差利,因為差利後台巨大,如果有什麼損傷不是學院能夠承擔,另一方面看到傑諾斯拖展術式並不是一般尋常學生所擁有的力量,正面對戰也未必能夠輕鬆壓制對方,所以先用話術去解決問題。

“後果?我全名是芬里斯。傑諾斯,會有什麼後果呀?”

此話一出,整個課室內都鴉雀無聲,視線全都集中在傑諾斯身上,因為在場所有人都知道芬里斯這個姓氏代表的是皇族。





心裡聲音又再次響起。

這個老師為什麼我在被欺負時從不出現,現在卻出現阻止我?該滅!

沒等老師反應開來,傑諾斯目光從差利身邊收回,轉頭'看'著老師道︰“你好像有點擋路。”

“你的眼睛...”老師看到傑諾斯的雙眼各一道疤痕,而且還在滲血,原來自己先前誤會了傑諾斯,他其實才是受害者。

老師心神只是出了半秒,身邊已經出現四面土墻,把他重重包圍。

很快就回復心神的老師在腳下施展土牆從而跳出那四面圍困自己的土牆,並且用了一個威力很小的爆破術式,爆破雖響但無任何威力。

這個爆破術式使得傑諾斯皺眉,因為這種完全不能稱作為攻擊,反而更像單純是在浪費能量的術式到底有什麼作用。

這是戰場上的穿雲箭,沒有經歷過戰爭的傑諾斯自然不明白,沒有任何通訊設備的時代,在戰場上只能用這種爆破術式去通知同伴,而學院大部分老師都有著戰爭洗禮,自然聞風而至,四方八面趕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