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爾夫的親衛急忙跑到格爾夫的工作間前。

“陛下有要事報告。”

“進來吧。”

親衛上氣不接下氣吞吞吐吐地報告壞消息︰“陛下,小皇子,他...他眼睛受損了...。”

“那帶他去那個亂收支助的教會找個聖女醫就好了,有什麼要大驚小怪。”





“小皇子...說出了自己身份。”

“你說什麼!”這個句聽得格爾夫一肚氣來,他的爭王夢恐怕會因此落空,憤怒的他走到親衛面前,雙目露出凶狠的目光,不敢相信剛才親衛所說的話。

“小皇子...他...把整個學院都...破壞掉了。”

“你說什麼!”格爾夫已經不知道可以說什麼,突如其來消息,太過峰迴路轉,他只好再次詢問,語氣變得平和。

“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從學院逃出來的老師傳來的消息,小皇子像發瘋了一樣,見到什麼都攻擊,沒有任何人能阻止了他,最後整個學院都被破壞掉了,而看到整件事情發生的同學都嚇得有口不能言,斷斷續續交代消息。”





“現在他人呢?”

親衛沒有回答,只有搖了搖頭。

“快帶我到學院。”格爾夫臨急臨忙一邊換衫,一邊吩咐親衛準備馬車。

二人快馬加鞭來到學院。

格爾夫目瞪口呆看著眼前的頹垣敗瓦,完全看不出這裡之前是學院,更像戰爭過後的痕跡,學院附近一個廣場,聚集了一群氣沖沖貴族圍繞著學院長並要求交代事件,而格爾夫看到這個情況時,親自走了過去廣場那邊。





那裡的貴族大部分看了一眼就知道這個人是誰,自然讓開了一條路。

“這件事歸皇族管了。”

只是交代了幾個字的格爾夫就把本來氣沖沖的貴族們變得忍氣吞聲,有怒不敢言,他們不敢以下犯上,這種事情被人打壓只可以忍下來。

貴族們被逼各自散去,事情只好告一段落。

見事情暫告一段落,他就走向學院之中。

知道小皇子身份的學院長望見格爾夫想走到學院內立即提醒︰“那裡還是很危險,隨時會倒塌下來,而且小皇子可能還在裡頭,他已經暴走了,沒有人阻止到他。”

格爾夫再次看到如同戰後之地的學院,內心沒有驚慌,反而感到安慰,他好像看到神明一樣,看著自己兒子的杰作。

他走到學院中的某一條斷了半截的支柱,回頭望了一望親衛。





長時間待在格爾夫身邊的他,當然明白對方想問的問題並向學院長問道︰“這裡的建築是屬於哪個年代。”

學院長攝手攝腳跟在他們身後,不敢怠慢地道︰“...在下不太清楚,這個建築是那個年代,但風格屬於古建築,應該是屬於賢者時代。”

親衛用了一個不想再廢話的表情繼續追問︰“我想知道的是建築保護術式問題。”

反應過來的學院長︰“建築內有沒有那個時代的術式保護我就...不清楚了。”

聽到答案的格爾夫,雖然有點失望,不過沒有放在心內,這一刻的他只想知道兒子在哪,他不關心兒子為什麼會變強,他現在只有計劃如何利用兒子能力去爭王。

過了一會,就在原本還是課室的那個區域,格爾夫已經找到失去意識的傑諾斯,急忙上前抱起後者,心中一邊盤算如何可以有力與妖女比較一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