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之中,出現一個行山客。

從他的步姿看來,加上身負重物,行走其間笨手笨腳,明顯是一個初學者。

加上掛在臉上的那個嫌三嫌四的表情,明顯不是自願的行走於這條山路之中。

此人正是無辜的少年。

他剛離開酒店不久,便沿著唯一一條稱得上為山路的路走著。





放眼之下,所有景物都十分陌生,明顯這個地區他不曾來過。

經歷無數蟲子撲面而來,走過崎嶇不平的山路,終於氣喘喘的走到山腰間,舉目之處仍然只有林木。

‘我不行了,快要累死了。’坐在某個石頭上辛苦的向天哭訴著。

石頭剛被坐暖,便聽到遠處有些吵雜聲音。

仔細玲聽應該是人聲無異,對於有人聲出現,少年否極泰來,終於對此地有了一些實感,不再是自己一人。





‘終於...終於有人啦。’

‘等等,那些算不算是遊魂野鬼來?但我既然死了,那還怕遊魂野鬼嗎?’內心想著連自己到底算不算還是生存也是一大疑問。

心存疑問,未阻向前的腳步,攝手攝腳的走向聲音源頭之處。

踏入異鄉,驚覺性自然要提高,少年自知自己不是漫畫的主人公一樣,一下子就能受到當地好人相助,在職場某過生活的他,自然了解人心的可怕,決定還是靜靜的在確保自身安全情況下進行觀察。

沿著聲音源頭走,逐漸看到了一個個人影。





現時時期尚早,林木產生了少量霧氣,從遠處根本看不清人影們的特徵,只見他們身穿粗衣麻布,掩頭蓋腿,衣飾十分奇怪,就像不會製衣一樣,只有簡單衣服的外型。

沒有再在衣飾方面研究,改為留意對方說的語言。

不聽還好,一聽便更加一頭霧水,雖說少年不會七國語言,但在有互聯網發達的時代下,加上不是會看不同國家的劇集,動漫等等,略會幾種不同國家語言也不算是什麼難事。

可惜的是從他們說話方式和語調,卻找不到任何一種語言以作對應,就像一種全新的語言。

‘這次慘了,不知道是穿越了,還是去了地球的少數民族的居住地。’

這一次再轉移觀察人影們的裝束和配備,以及山林之間的垃圾。

仔細研究一番,竟然連一個膠袋都沒能發現,當中的垃圾竟然只有爛布爛石器和爛器皿,從這些石器外表看來,其造法相當粗糙,完全不像由人類靈活的雙手制造。

‘慘了,我到底身在何處?為什麼會到了這些窮鄉僻壤的地方。’





正為自己身處的地方哀愁時,有一輛馬車從山腳駛過,打斷了少年思考。

整輛馬車外觀簡陋無比,單純由幾塊木板湊合而成,如此寒酸的模樣,在少年角度就像回到數百年前都不過份。

‘我不是穿越到古代了呀?’

生於現代的LL沒有因為穿越而感到驚訝,反而覺得合情合理,這種死後穿越的題材已經爛大街,彷彿死後不穿越才是錯一樣。

思緒再次被馬車行走的聲音打斷,而那群人影亦同一時間移動,他們不約而同走向那輛馬車,明顯是在埋伏正要經過的馬車。

看到此情此景,有點腦子都會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這群人影是一群山賊,專門在山邊搶劫商人的貨物。





果不其言,一群山賊眼見時機已到,突然數面從地面突出來的土制牆壁,分別包圍著那輛馬車的去路和後路,人影同一時走出山林並同時露出了面孔。

‘看,果然是魔法,穿越後到異世界,然後還有魔法,毫無新意的爛題材。’雖然口是這麼說,但骨子裡有著宅宅的心,看到魔法後雙眼閃過一絲激動。

當少年望見山賊身上所露出特徵,大多都是如自己髮色瞳色不盡相同,當中有紅藍金綠,各式各樣的顏色只有你想不到沒有看不到。

他們身材方面卻骨瘦如柴,與現代的歐洲人形象完全不同,不高不胖。

​‘為什麼魔法就不能是亞洲人呢?’

接下來畫面更令少年興奮不已,只見數個山賊雙手按地,幾面單薄且不堪一击土牆就從地面慢慢堆出在馬車去路前。

少年兩眼發光略帶點激動,並不是因為看到整個施法的過程,好歹他算是個動漫迷,魔法這種概念早已經存在腦海之中。

他真正激動的原因是自己能否像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樣使出強力魔法和有後宮…當然後宮比較重要就是了。





駕駛馬車的商人,沒有求饒,沒有苦哭,竟然當機立斷,雙手凝起一道綠光,把馬與馬車之間連接的繩切斷,然後頭也不回高速返航。

這頓操作看得LL苦笑起來,是有著多少次被劫的經驗,才能做出這一套反射般流暢的動作。

而山賊們很滿意的沒有為難那名商人,一字排開讓開後路,給商人離開。

某一名身材較為高大的山賊,是眾人馬首是瞻的對象,應該是這群人的頭目,只見他手中滴了一點水在地上。

前方的樹略有阻擋,少年欲想望得更加真實,便稍微踏前一步,沒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誰知就是這一步,那名山賊頭目就像發現少年身處位置一樣,立即指向少年位置,並呼叫四方八面的山賊。

眾山賊沒有一絲猶豫,就向著頭目所指的方向趕過去。





看到一群眼神凌厲的山賊,迎面沖過來,少年二話不說扭頭就跑。

‘他X的,為什麼這麼遠都能發現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