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少年處,他離開酒店不久,一直沿著唯一一條稱得上為山路走著。

放眼之下,所有景物都十分陌生,明顯他不曾來過這個地區。

經歷無數蟲子撲面而來,走過崎嶇不平的山路,終於氣喘喘地走到山腰,舉目之處仍然只有林木。

正要繼續向山腳走時,聽到遠處有吵雜聲音,仔細玲聽應該是人聲無異,對於有人聲出現,少年否極泰來,終於對此地有了一些實感。

‘終於...終於有人啦。’





‘等等,那些會不會是遊魂野鬼來。’

‘但我連自己到底算不算是生存也很有疑問。’

心裡存著一堆疑問,腳步未停,靜靜地走向聲音源頭之處。

踏入異鄉,驚覺性自然要提高,少年沒有像漫畫主人公一樣一下子就與當地人接觸,而是靜靜地在確保自身安全情況下進行觀察。

慢慢看到了一些人影,由於林木產生少量霧氣,從遠處根本看不清人影們的特徵,只見他們身穿粗衣麻布,衣飾十分奇怪,就像不會製衣一樣,只有簡單衣服的外型。





沒有再在衣飾方面再作研究,改為留意對方說的方言,一聽之下更加一頭霧水,雖說少年不會七國語言,但在互聯網時代下,倒會幾句不同國家語言。

可惜的是從他們說話方式和語調,卻找不出自己所聽過的言語作對應,好比一種全新的語言。

觀察人影們的裝束和配備,以及山林之間的垃圾,少年執起了研究研究,竟然連一個膠袋也沒有,反觀垃圾竟然都是爛布爛石器和爛器皿,即使石器只有數缺塊,但已經了解其外形十分粗糙。

‘慘了,我到底身在何處?為什麼會到了這些窮鄉僻壤的地方。’

一輪馬車從山腳駛過,打斷了少年思考,整輛馬車簡陋無比,單純由幾塊木板湊合而成,如此寒酸的模樣,在少年角度就像回到數十年前。





‘我不是穿越到了古代呀?’

思緒再次被打亂,那群人影開始移動,而且不約而同走向那輛馬車。

看到此情此景,有點腦子都會明白接下來發生什麼事,他們就是一群山賊,專門從山邊搶劫商人的財物。

果不其言,一群山賊包圍著那輛馬車的去路和後路,而人影走出山林的同時也露出了面孔。

‘這裡是外國嗎?’當少年望見山賊所露出特徵,大多都是異髮異瞳,有紅藍金綠,各式各樣的顏色,身材方面卻骨瘦如柴,與現代的歐洲人形象完全不同,不高不胖,身型和亞洲人無異。

接下來更令人不相信的畫面出現,只見數個山賊雙手按地,幾面單薄且不堪一击土牆就從地面慢慢堆出在馬車去路前。

少年兩眼發光‘這是魔法世界嗎?我穿越到了異世界?’並沒有太大驚訝,好歹他也是一個動漫迷,魔法這種概念早已經存在腦海之中,他激動的原因是自己能否像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樣使出強力魔法。

駕駛馬車的人,當機立斷,雙手凝起一道綠光,把馬與馬車之間連接的繩切斷,然後頭也不回高速返航。





那些山賊滿意地,讓出後路,讓人離開。

其中一名山賊,他身上衣飾明顯其他人好的多,應該是這群人的頭目,只見他手中滴了一點水在地上,少年想望得更加深入,稍微踏了一步,沒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誰知就是這一步,那名山賊頭目就像發現少年身處位置一樣,指向少年位置,其他山賊立即趕過去頭目所指位置。

看到一群眼神凌厲的山賊,沖向自身,少年二話不說扭頭就跑。

‘他X的,為什麼這麼遠都能發現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