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方在山林間展開一場你追我躲的遊戲。

若單論體力,少年憑著體格上的優勢,便能遠遠拋開身後那群山賊。

這裡並不是說少年體格有多好,而是那群山賊每個都骨瘦如柴。

可能是他們過度依賴魔法生活,在這裡生活的人大多都會有著這些問題,例如能不走路絕不走路,又或者能不起床就絕不起床,這樣此消彼長下魔法世界的一般人體能方面比起少年原本時代的一般人更差。

少年雖然有著體格的優勢,不過山賊同樣有著熟悉地形環境的優勢。





不但如此,少年還要經常躲避從後而來的魔法攻擊,加上身上的行囊不是一般的沉重,單單是腰間的手槍和彈匣彈藥已經約有五公斤,還未計算背著那個裝滿生活用品的背包。

看了一看腰間的手槍心裡想著︰‘要反擊嗎?…還是算了。’

這個決定並非婦仁之仁的舉動,是經過深思熟慮。

很多人以為射槍是一種很簡單的事情,只要有玩過實彈射擊就知道,難度與想像之中並不是一回事。

對普通人來說一把手槍的有效射擊範圍只有八至十五米,這裡所說的是移動中的目標。





對實力有所了解的少年,不會認為自己是天賦異稟。

從來沒有受過手槍訓練,僅在全白空間內嘗試射擊數次。

若目標站著不動,他可能還有信心打中,若真的在二三十米外擊中一個移動中目標,必須要謝天謝地。

現在更要是一邊逃走一邊射擊,若果在這個狀態下都能擊中目標,簡直天方夜譚。

還有,別忘記每粒彈藥都需要消耗全白空間內數碼實體化的能量,雖然消耗並不算多,但買少見少,未到最後關頭都不希望浪費,誰知要在這個魔法世界生存多久。





而最後同時最重要的一點,山賊數目眾多,即使每發子彈都能僥倖打中山賊,也只能解決一部分,還有剩餘的山賊追趕自己,還會激怒他們。

從他們對馬車商人做法,山賊們盜亦有道,拿到貨物後都沒有取人性命,所以盡量不要用暴力解決問題。

話是這麼說,情況卻並不樂觀,心中不停詢問自己︰‘如何是好呢?’

想得焦頭爛額的少年不斷思考如何走出困境,後方不見好得多的山賊一邊喘著氣一邊辛苦的使用魔法攻擊少年。

看著從四方八面飛來的魔法攻擊,雖然數量誇張,不過很多魔法都打了水漂,看來魔法和槍法的準繩度同樣需要好好練習。

數分鐘的劇烈運動,少年開始提不起勁,失去了唯一的優勢,雙方距離逐漸縮減。

眼見身後山賊越來越多,情況並不樂觀。

最後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決定掉下行囊。





在掉下行囊的瞬間,奔跑速度提升了一個層次,加上雙方心態的差距,一方是拼命逃走,一方是打工式追趕,山賊很快就再跟不上少年身影,找也找不到後者。

走在最前面的山賊是一名黃毛小子,市井之徒,在找不到可疑人士的蹤影後,軟巴巴的倒在地上,旁邊還有著剛才那名可疑人士遺下來的背包。

上氣不接下氣帶著不憤氣的語氣說道︰“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他到底是誰?為什麼他能跑得這麼快?”。

緊接在他身後的另一名山賊腳軟軟走到背包旁,此人身體較為壯健,年齡約三十,並用剩餘下來的一點力氣拿起少年的背包道︰“野兔,連你都跑不過,我想他應該是擁有十分稀有能夠強化肉身的術式。”然後手指指著背包再道︰“他不但跑得快,而且還一直背著這件東西,一般人怎可能做到呢?”

最後一名跟上來的山賊,同樣也是黃毛小子,而他的氣質比較野兔好,文質彬彬,聽到二人的對話便氣喘喘的回應︰“貓頭鷹,你說的確有道理,我曾經也在戰場上看過有人使用這類術式...但那個人是貴族來…”

聽到貴族一詞,三人背後生涼,明明剛剛運動完卻冒出冷汗。

倒在地上的野兔︰“貓爪,你說他...會不會是貴族?”





跑最後的那名山賊被稱呼為貓爪回覆對方︰“看他衣著布料明顯比我們光鮮得多,身形又如此飽滿,加上這個背包。”停一停頓並指向少年的背包再道︰“這個明顯是貴重品,手工如此精妙的行囊確實只有貴族能擁有。”

貓頭鷹卻搖了搖頭︰“假如他真的是貴族,又怎會單身一人在這種地方逛,我想他是我們同行,只是比我們混得好,搶了不少好東西。”

“他是貴族。”

“他不是。”

“他一定是。”

“我說不是就是不是。”

三人爭執無果,原地休息一會,在休息過程不停研究背包到底是什麼。

休息過後,由於不懂背包的背法,三人決定採取又提又抱著的拿法,向著他們的窩裡去。





嗶...嗶...嗶...嗶!

突然背包傳出奇怪的聲音,是一段響鬧的聲音,雖然並不難聽,而且帶有強烈的節拍感,卻讓人有種很煩憂的感覺。

若有場有少年的同鄉人,一定清楚知道這聲音其實是來自某個果實品牌手機的預設響鬧聆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