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三名山賊聽到背包發出奇怪的聲音,各人都顯露出不盡相同的表現。

被稱為野兔的山賊,他的反應尤為激烈,迅速放下手中背包,不顧一切地逃走,然後躲在遠方的樹後像一隻被嚇破膽的小兔一樣,雙手抱頭閉上雙目。

若不知道的還會以為他剛才手上拿著的是枚計時炸彈,還要是隨時引爆的那一種。

文質彬彬的貓爪雖然與野貓同樣躲到樹後,不過與野兔不同,他在樹木謹慎的盯著背包看,彷彿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那雙眼。

整個場地只剩下當中最為年長的貓頭鷹,不知道是見慣生死場面,還是對預防危機感不足,仍然一手捉緊背包一邊的背帶,然後疑惑的看著背包,尋找發聲的位置。





沒能找出發聲的原因,接下來再三確認並沒有危險後,貓頭鷹便模仿野兔剛才的反應,並取笑對方膽小道︰“你們兩個也太大驚小怪了吧。”

此時野兔三魂不見七魄,已經無暇理會被人取笑,斷斷續續地回應︰“裡...裡...面會不會有...有生...生物。”

認為危機已經解除的貓爪同樣沒有作出任何回應,走到背包旁仍然盯著背包,小心翼翼的捉緊背包另一邊背帶,與貓頭鷹一同拿起。

好奇的貓爪,欲打開背包,想了解此物到底是什麼,可惜從沒見過拉鏈的他自然不知道如何打開,失望地道︰“你們兩個看看這裡,這個行囊上方的是不是金屬品,而且竟然刻成個裂痕,裂痕與裂痕之間又緊密地縫起來,這種是什麼東西?”

聽到貓爪的奇問,貓頭鷹都被吸引著,自行研究了一會。





野兔仍然在遠處不敢走近背包五米範圍內。

失去了耐性的貓頭鷹嘗試用力強行打開,身邊的貓爪立即制止並緊張道︰“你別把這件東西搞壞,一看就知道十分值錢,被老大知道後會有什麼想法?”

“你看我似是這麼不小心的嗎?”

“不是似,你確實是。”然後一手搶走背包道︰“好歹我以前也是一個貴族的管家,很多貴重的東西都摸過上手,不過這件東西從沒見過,無論是設計和物料,連類型都不曾看過,我敢說這次我們必定發達了。”

身在遠處的野兔遠遠的看著背包外形,並看著金屬裂縫處再道︰“這個會否是術式結構呢?會不會有危險呀?”





然後貓頭鷹想了一想︰“我想它是。”

貓爪強硬的回覆︰“我想它不是。”

“我說它是它就是。”

“我說它不是就不是。”

“兩位快點拿回去好不好,別再在這裡搶著說是不是好嗎?”遠處的野兔心驚膽戰的道。

若果這一幕被少年目睹後必定會笑出眼淚來,幾名山賊竟然認為背包上的拉鍊是什麼術式結構,這個笑話足夠他笑足三天。

其後由於三人沒再打量這個奇珍異寶,趕緊把此物帶回山賊窩。

幾人便開始閒聊人生,什至展望將來,已經在談把這件寶物賣出後如何享受生活,即使害怕得要命的野兔,都不再害怕,逐漸走近寶物,想想接下來美好的人生。





而在上路途中,聲音還會時不時響起,不過三人態度已經見怪不怪,甚至有時會搖搖背包,認為這樣做可以關閉那煩擾的聲音。

“你說它為什麼一直叫?裡頭裝著了生物嗎?是否餓起來?它會不會把我們都吃了?”野兔又問道。

“隔著外層向內裡根本摸不到有什麼生物,反而我感覺到是一個的盒子,又硬又薄的。”貓爪回答道。

“快點交回去給老大就可以,他智慧比我們高這麼多一定知道這是什麼來。”貓頭鷹自豪地說。

三人一路上,時不時聽到那段重覆又重覆的聆聲。

直至回到達山賊窩巢後,背包終於沒再發出任何聲音。

他們對此表示十分奇怪,而野兔咬牙切齒的認為內頭的生物被餓死了。







在山賊窩遠處的一棵樹後,一道人影在觸控著某果實牌手錶,另一隻手握著尖銳的石頭在樹前刻上某個記號道︰“這裡就是你們的窩了嗎?”

時間調到不久前。

這個時間點正是少年正在逃跑著,而身後那三位老樣子的山賊一邊喘著氣,一邊各自使用自己的術式攻擊少年。

雙方的距離慢慢拉近,此時少年竟然一邊逃走,一邊拿出房卡,按著房卡上鍵盤的某個按鈕。

在少年前方再次出現那個投影螢幕,而螢幕正顯示那個熟悉的棒形圖。

他把注意力集中在那條快要見底代表著數碼實體化能源的棒條,心裡想著︰“絕對不能這樣被搶走,裡頭的東西很重要。”

想著想著突然靈光一閃,這道方法,雖然並不算周詳,但起碼是條安全又可能成功搶回背包的方法。





在逃走過程中,竟然先確保手機與手錶進行藍牙連線,然後把手機放到背包的暗格內。

這還未完成整個步驟,連拉鍊頭的部分都要隱藏到最深處,目的是為了防止對方太快能夠打開背包,把內裡物品分散。

最後把背包掉到地上,然後自己逃走。

這樣做絕對充滿著多種風險,以及不確定因素,不過這是他身為一個普通人想到的唯一方法。

完成整個過程後,少年便躲到一角,監視著自己所掉的背包,等待對方檢走,後逐的事情就如大家所知一樣。

這裡有一個小插曲,當三名山賊發現背包時,少年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眾多個棒形圖之中其中某條棒條竟然下降了一點。

本來這樣下降,根本不能注意得到,但在眾多棒形圖之中有兩個棒形圖是特別容易注意到的。





其中一條自然是數碼實體化的棒形圖表,因為這是目前唯一了解的這個背後代表著什麼。

而另一個吸引到注意的就是這個,在絕大部分棒條都見底的狀況下,僅僅有一條是全滿狀態,而這條奇怪的棒條就在剛才山賊看到背包後竟然下降一點。

沒有太過深究,正因此時有著其他更優先要執行的動作,就是小心翼翼跟蹤那三名山賊。

果不其然,慶幸著那幾名山賊真的不會打開拉鏈,正確的說是不敢強硬地打開。

雖然當中有著幸運的一部分,不過這個方法起碼可以確保裡頭的物品暫時不會被取走,若果被分走,要重新取回全部的物品便難上加難。

另一方面,有過上次被發現的經驗,少年不敢太過接近對方,怕會被發現。

所以利用手錶的藍牙連接,時不時操控著手機發出聆聲提示。

在這個幽靜的山林上,靠著聲音去定位對方的位置,而且確保自己身在遠處,安全性便大大提高。

最後在沿途利用石子在樹上刻上標記,確保回頭路。

整個過程雖然驚險,但都在少年的預想情況之中,最後知道了山賊窩的位置。

“還好,事情發展和自己預想的差不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