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山賊一聽到背包發出聲音,幾位都顯露不同的表現。

野兔反應迅速立即放手,一下子就走到逃命逃到樹後,像一隻被嚇破膽的小兔一樣,閉上雙目雙手抱頭。

貓爪同樣躲到樹後,不過與野兔不同的是他一直用一雙疑惑的眼晴遠偷偷看著少年的背包。

場地只剩下貓頭鷹,仍然抱緊背包,看著這個會發出聲音的東西。

貓頭鷹再三確認沒有什麼危險後露出一張人生閱歷豐富的表情道︰“你們兩個太大驚小怪了吧。”





野兔三魂不見七魄,斷斷續續地回應︰“裡...裡...面會不會有...生...物。”

貓爪沒任何回應只是眼盯盯著背包。

拿著背包的貓頭鷹,有意打開背包,可惜多次無果並道︰“你們兩個看看,背包上的金屬,形成多個裂痕,裂痕與裂痕之間又緊密地縫起來,這種是什麼東西?”

貓爪終於走出來,並研究研究,過程中用力強行打開,看得一邊貓頭鷹有點緊張再道︰“貓爪你小心別把這件東西搞壞,一看就知道十分值錢,你想會不會是某種術式結構?”

“你看我似是這麼不小心的嗎?好歹我以前也是一個貴族的僕人,很多貴重的東西都摸過上手,不過這件東西的確是從沒見過,無論設計和物料。”貓爪一直摸著整個背包外形,從外面慢慢摸到金屬裂縫處再道︰“如果這是術式結構,誰能看得懂呀?”





“我說他是。”

“我說他不是。”

“我說他是。”

“我說他不是。”

“兩位快點拿回去啦,別再是不是好嗎?”在一旁的野兔仍然心驚膽戰道。





如果少年目睹這一幕必定笑出眼淚來,幾個山賊竟然認為背包上的拉鍊是什麼術式結構,這個笑話足夠他笑足三天。

三人不敢強硬打開背包,雖然對突如其來出現的聲音有所疑惑,不過未出現什麼危險就不理聲音繼續返回自家窩裡去。

在上路的途中,聲音時不時會響,不過三人態度已經見怪不怪,甚至有時會搖搖背包,認為這樣做可以趕走煩擾的聲音。

“你說它為什麼一直叫?是什麼生物嗎?牠餓了嗎?”

“隔著外層真是摸不到內裡有什麼生物,反而像是一個的盒子,又硬又薄薄的。”

“快點交回去給老大就可以,他智慧比我們高這麼多一定知道這是什麼來。”

三人直至回到窩巢前,都會時不時聽到那段重覆又重覆的聲音,不過當三人到達窩巢後,背包就再沒發出過任何聲音,三人感到十分奇怪,其中野兔一直認為內裡的東西已經死了。

此時在遠處的一棵樹後,一道人影在操控著手錶,這個手錶同樣是出自某果實品牌︰“這裡就是你們的窩了嗎?”





回到不久前。

少年一直被身後那三位追趕得最貼的山賊,山賊和少年的距離慢慢被拉近。

此時一邊逃走,一邊拿出房卡,按下房卡上的鍵盤,少年前方再次出現那個螢幕,而螢幕出現一個棒形圖。

他把注意力集中在那條已經快要見底的數碼實體化能量條上再摸一摸背後的那個背包,心裡想著︰“不能隨意被搶走。”

“怎麼辦,怎麼辦。”

突然靈光一閃,想了一道方法,雖然計劃不算周詳,但起碼是一條可能搶回的方法。

在逃走過程中,一邊走一邊確保手機藍牙連線手錶,然後放到背包內,把拉鍊頭部分隱藏到最旁邊,然後把背包掉到地上,自己立即逃走。





走到一邊後,少年氣喘喘的躲到一角,並監視著自己的背包,當三名山賊發現背包時,少年發現一個很奇怪的事情,就是棒形圖中的其中一條棒下降了一點。

棒形圖中有兩條棒形圖是少年特別注意的,一條是數碼實體化的能量條,因為這是少年目前唯一了解的這個代表著什麼。

而另一條之所以吸引少年的注意,是因為大部分棒形都見底,僅僅有一條是全滿,而奇怪的地方就是剛才在山賊看到背包後竟然下降一些。

不過少年此刻沒有多加注意,現在他需要小心翼翼跟蹤那三名山賊。

果不其然,那些山賊真的不會打開,正確地說是不敢強硬打開,雖然當中有著幸運的一部分,不過這個方法起碼可以確保內裡的物品暫時不會被取走。

另一方面,經過上一次被發現,少年不敢太過接近,會被對方發現,所以利用手機和手錶藍牙連接,再時不時操控著手機發出聲響,在這個沒有煩擾的山林上,聲音位置很容易辨別,加上自己可以身在遠處,安全同樣會提高。

最後在沿途利用石子一邊走一邊在樹上刻上標記,確保回頭路。

整個過程竟然如同少年的猜想一樣,並找到對方的窩巢。





“還好,事情發展和自己預想的差不多。”

回到現在,少年在遠處觀察這個山賊窩,然後發現天色不早,只好先回酒店再作打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