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開始,便走到山賊窩外圍的土牆。

在近距離望清眼前的土牆,根本似小孩玩泥土般堆砌而成,這種用來抵禦外敵的設施竟然如此寒酸,彷彿一拳就可以打穿一樣。

當然不會使用這種手法就是,要是真的破牆而入,首先不知這面牆當中有沒有魔法的性質,更加不想打草驚蛇。

若面對會用魔法的人,最好的方式絕對是無聲無色,不被任何一人發現。

魔法不同拳腳功夫,你永遠無法估計對方有何底牌,所以打草驚蛇絕對為下下策。





要知道少年在等待一小時期間,不只是等待山賊遠去,還在山上紀錄站崗的山賊巡邏的情況。

每個站崗山賊質素參差不齊,有的炯炯有神,有的昏昏欲睡,眼皮都張不開,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就決定是你了!

被盯上的自然是那個打著呵欠的山賊,在過去一小時內,差點睡著數次,面上無精打采,黑眼圈大得嚇人,估計有外人在他面前闖入都惘然不知的角色。

選定了從那個山賊崗位附近進入後,便換上和山賊們相約的衣飾。





這些衣飾當然是來自數碼實體化,這些又破又舊的衣服竟然只需要極少能量,不但消耗少,還能方便潛入山賊窩減低被發現的風險,加上山賊包裹全身的裝扮,不近距離看的話根本分不清楚,可以說是最佳神器。

看準時機,四周無人,立即攀登土牆,利用土牆牆面上的小石子當成落腳點,幾下功夫就跨了進去。

過程中當然不會一點聲音都不發出,所以落地後第一時間就是望向那名昏昏欲睡的山賊有否注意到自己。

果然那名山賊眼皮都閉上一半,根本不知道外面被人入侵了。

這樣簡單就闖了進來,連少年自己都沒想到會如此順利。





山賊人口數目不多,只有翏翏可數的住戶,如無意外是左鄰右里都是相互認識,所以少年身上的偽裝衣飾只能在遠距離充當保護色,自然不能在山賊窩內大搖大擺地走。

憑著從山上面觀察的記憶,走到一處比較偏僻的地方,並再次利用手錶的功能,使手機再次發出響鬧的聆聲。

嗶嗶嗶嗶!

這裡面積約一個半足球場大,加上人煙稀少還要是一大清早。

除了一早外出的山賊,剩餘人士可能還在被窩中,根本沒有吵雜聲音,很容易從聲音分辨出源頭處。

在那邊!

雖然此舉必然會打草驚蛇,不過這早已經在計劃之內,接下來只要找另一件事去掩蓋則可避免被發現。

少年內心默默道︰“這真的不能怪我,是你們先搶我東西在先。”





此時少年原來身在對方存放糧食的倉庫後側,一手點燃火柴,從糧倉的疏通空氣的窗口掉了進去。

火柴幼苗一接觸到糧倉內的農作物和乾糧,立即變成熊熊烈火,要把整個糧倉吞噬一樣。

守在糧食附近的山賊A:“你聞到有燶味嗎?”

旁邊的山賊B大啖大啖吸了口氣:“的確有,就像在後面。”

山賊B慢慢轉過口來,眼見濃濃黑煙冒出,立即一改淡定面孔對A喝罵道:“還聞?救火啦!”

發現糧倉冒煙的山賊A嚇得慌慌失失,手忙腳亂道:“我…我…不會…會水…水…水元素術…術…術式,怎…怎…麼辦?”

一旁山賊B被山賊A的反應氣得半死,再次喝罵:“你不會就叫人幫忙啦,死笨蛋!”話後自己就在一旁施展水元素術式





救命呀…幫手呀⋯⋯幫幫手呀,糧…糧倉起…火…火呀!

山賊A一邊跑一邊嗌。

很快睡夢中的山賊都驚醒起來。

知道糧倉失火後,通通都跑到糧倉救火,有的去挑水,有的用水元素術式,各司其職,盡最大努力保護這些用來過冬糧食。

趁你病攞你命!雖然手機發出的聲音源頭和糧倉距離不遠,但每個山賊根本無暇理會其他事情,眼中只有拯救過冬糧食。

此舉乘人之危雖然卑鄙,卻為上策,不能過於顧及繁文縟節。

在山賊救火其間當然要趁火打劫,少年已經鬼鬼祟祟潛入了某間算是房屋的房屋,此房間正正是聆聲源頭。

房間中,既沒有多餘奢侈品,也沒有完整家具,只有一張缺角的桌子。





桌子上,背包已經被打開,物品已經被分散到背包旁邊。

“還好沒有分散得太開”

顯然昨晚有人一直研究背包打開之法,當成功打開不久後,就不在房間內。

少年沒有任何猶疑趕快收拾本為自己物品。

轉眼間,把所有東西再次收到背包,心滿意足準備離開。

好!功成身退。

在正要離開山賊窩穿過某幾戶的住屋,聽到嬰兒哭鬧聲音,而且還有女性發出安慰嬰兒的聲音。





雖然少年不清楚對方的語言,但這裡原來不只是山賊窩,還有他們的家人,雖然不知這些婦人是不是被搶回來就是了。

好奇心底下,從發出嬰兒哭鬧聲音的那個住戶窗戶望進去,一名女婦正抱起手上的嬰孩,唱著歌聲安慰孩子。

婦人身上沒有被虐待過的傷痕,而且皮膚嫩滑明顯連粗重功夫都不用做,完全不像是山賊皮粗肉厚,顯然是個幸福少奶奶。

突然明白到山賊可能有著自己的苦處,回想起當日他們不是謀財害命無惡不作,得了貨物就放走了商人,再看看自己剛才一把火燒了對方的糧食,心裡多多少少的難受。

我不想呀,是你們先搶我!

內心不停用一些藉口安慰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