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快追上他了,只要追上了他就嬴了。”

勝利就在眼前,路易斯拼盡一生所學,不斷前進,直搗黃龍。

而迪爾那邊,一邊後退一邊制造土牆阻止路易斯追捕,不過兩者有著明顯差異,前者逐漸上氣不接下氣,使用土牆頻率減弱,而且召喚土牆起來變得緩慢。

數個氣息之間,路易斯銀劍已經直指到迪爾咽喉。

“就讓我賜你一死。”





正當路易斯下死手之際,卻感覺到對方完全沒有絲毫害怕情緒,突然靈機一觸,回過頭來。

他終於知道自己原來一直被玩弄於對方股掌之中,他好勝心太強,忘了自己最重要的責任,就是保護自己的領主。

原來迪爾一直四面困著路易斯,就是盡量令對方誤以為要困著他,真正目的卻是讓他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忘記了要保護身後的領主。

“你終於注意到了嗎?”迪爾微微笑著。

“快叫你手下停手,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





馬車處附近幾名擋在前邊的親衛已經被困,成為甕中之鱉,山賊們已經準備好綁架馬車上的人。

“你在伊高領地是個出名騎士,有風鷹之爪稱號,我早已知道不是你的對手,那你明了嗎?”迪爾仍然笑著道,他雖身死策略已成功。

這一場戰鬥可以說是路易斯人生之中第一場戰爭,與以往在學院和騎士之間切磋完全不同,不只要比較雙方單純戰鬥術式控制,能量操作等等,戰爭時更要顧及目的,隊友,心理因素,壓力,以及謀策等等。

終於了解自己是多麼愚蠢,對方根本就是個死士,這一戰他徹底失敗,只能眼光光的看著他們馬車那邊失守。

此刻一直躲在樹林的少年,看著整件事發展,雖然完全聽不明雙方到底在說什麼,不過無疑是一場綁架。





他決定要阻止這一場綁架,他不是正義使者,同時不是一個有力量的人,但問題是這一場綁架令到他那一條棒形急速下降,下降到只剩下五分之一。

手上拿出兩枚投擲武器,分別閃光彈,和煙霧彈,雖然這兩枚需要頗多的數碼實體化能源,不過他直覺對那條急速下解的棒形十分重要,必須阻止能量見底情況發生。

此時,一方路易斯用銀劍架著迪爾,另一方捉住了領主,迪爾到目前為止都算是成功,可惜這次計劃計算少了感情。

山賊們此時理應盡快逃走,然後等贖金之類,但他們卻捨棄不到自己的大哥,一直為著這班兄弟,甚至連生命都可以為他們犧牲只換來一餐溫飽。

此刻雙方捉著對方重要人物,又不敢輕舉妄動,形成膠著狀態,連聲音都不敢大聲發出。

機會來了!

拔出閃光彈保險針,然後大喊:“看這邊。”

雖然在場人士完全聽不明這幾個字意思,但都劃一看向聲音源頭,源頭只見一個金屬物體。





下一刻,這個金屬物體發出強烈光芒,直刺刺到眾人眼睛,那種感受像被針刺入眼珠,奇痛無比,痛得淚水冒出。

被閃光彈擊中的人,第一個反應就是用雙手掩著雙眼,不自覺放下手中物品,包括銀劍,石板,綁架中的重要人物。

果然是這樣!

少年發現當他阻止這一場綁架案的時候,那條一直下降的棒形終於有緩慢的趨勢。

確定了自己走對路後,他趁著在每個人視野未回復之際,趕緊沖過去拖住領主,趕緊逃離現場,並在馬車處放下煙霧彈。

閃光彈在這個空曠地方加上白天環境,威力大減,配合煙霧彈,即使對方回復視野,也可讓對方迷失方向。

幾息之間,少年已經拉著領主走到樹林之中藏匿身影,領主另一隻手抱緊的少女用那可愛的笑容向前者報以微笑。





很快大家視野恢復,遠離馬車處的人只見馬車四周煙霧迷漫,身在馬車附近的更是連身在何方都不清楚。

山賊們焦急起來,四處尋找領主,卻一無所獲,時間拖得越久對他們越是不利,畢竟這裡就在城堡附近,而另一邊跟隨馬車的人不敢輕舉妄動,走到一邊圍成一圈。

眼見出師失利迪爾無奈地大喊:“徹退。”連掉了石板都不找回,立即徹退。

一旁的路易斯顯得內疚和自責,根本沒心情理會追捕逃走的山賊,趕緊尋找失去蹤影的領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