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眾目光底下,心臟跳得忐忑不安,還記得上一次出現類似情況已經是中學時代的陸運會。

承受著群眾壓力的LL終於站到測試台前,並心裡不停安慰著自己︰“穿越者都是龍傲天!穿越者都是開掛的!”

撫平內心,雙眼閉目,嘗試尋找一下身體內任何可以控制的能量,然後好像感應到一股氣流,在身體四處竄出。

“就是他了。”

不過現實就是現實,那股氣理所當然只是錯覺,自然不會出現什麼魔法術式之類。





幸好這一切除了當事人外,其他人自然不知道,不過已經令到LL尷尬得面紅耳赤,想不到自己還如此中二。

紅著面接受現實,並細細聲地向評核員道:“我不會呀。”

教官沒耐性,認為眼前這人是在搗亂,大聲地道:“什麼不會呀,一是把自身能量放到自身核心,一是把自身能量灌入測試台上的術式結構,就是這麼簡單,你等什麼?”

四周群起笑聲,某一觀眾道:“不是嗎?我有沒有聽錯?這個世上竟然會有人不會?野獸都會用吧。”

另一名觀眾︰“這個樣子學人當冒險者?踏進綠色區域就第一個死透了。”





又一名觀眾︰“剛才好像聽到有人是鍊金術士來,眼前又有一個不可多得人才了,快去招攬他呀,哈哈哈哈。”

一邊的評核員,雙手伸出,表示大家先安靜並諷刺地道:“你只要在測驗區內不用任何術式把超過三十米的假人打倒地上,我就給你一個金章。”

觀眾再次看笑話地說︰“金章何時變得這麼容易拿的嗎?,不是起碼要討伐任務中單獨擊殺過一次橙級的怪物嗎,或在五人以下的隊伍中成功討伐過一次藍級的怪物,才有機會得到嗎?”

另一名觀眾像相聲一樣諷刺︰“你這就不對了,他是連術式都做不到的廢人,要他在這距離把超過三十米的假人打倒地上,比我們單獨擊殺過一次橙級的怪物還要困難哦。”

現場立即笑聲四起,認為眼前的人沒可能成功,一起來看個大笑話。





面部通紅的LL轉為笑臉:“這是你說的,在這麼多人面前,不要反口。”

原本一臉得意的評核員看到轉臉的LL,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心裡想著:“不會術式的,那根本不可能會做得到,而且我自己都感應過他體內根本沒有一絲能量,不會錯的,他現在只是在逞強。”

“那人還敢在大話,全身半點能量都沒有。”

“就是就是,一看就知道因為自身連元素感應都沒有,才以為可以唬爛,互個角度想這算是奇珍異獸。”

嘴角向上揚,拔出腰間的手槍,一柄亮麗銀色外殼的手槍呈現在眾人面前,細緻紋式,強烈的金屬外觀,完全是一件藝術品。

“那是什麼?”

“道具嗎?”

觀察奇怪地看著這個擁有奇怪外觀的物體。





咔嚓。

清脆而有力的上膛聲音,使得觀眾頓時緊張起來。

槍口對準最遠離假人,扣下板機。

砰!

強而有力的巨響,響徹雲霄,所有觀眾都被嚇得立即掩蓋耳朵,並伴隨一股奇怪氣味,若有去過實彈射擊中心玩過的現代人就會知道這是硝煙味。

彈殼由槍膛彈出,金屬落地聲音把一部分觀眾在驚懼之中回過神來,他們不約而同看向測試場地的那邊,想了解威力如何,直至看到本應站立在最遠假人,已經只剩下碎片。

原本還在嬉皮笑臉的他們,此刻內心出現同樣的想法,假如那個假人是自己的話會變成怎樣呢?





然後場地內觀眾不敢多說半句,目定口呆沒能給出任何反應,深怕說錯一句,下個假人便是自己。

看到子彈威力如此強勁的LL一方面感到得意,另一方面心痛著白白浪費的子彈:“用這種大口徑的子彈,威力果然十足,不過有喜自然有悲,就是消耗數碼實體化能量較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