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喂?喂?剛才有人看到過程嗎?”

“我什麼都看不到,但是我敢確定假人是先炸開才出現巨響。”

有一名觀眾以咆哮形式說出:“等等!這會不會是傳說中的魔法?只有魔法才會感應不到能量流動而且還有這種威力的。”

話音剛落現場所有人開始出現恐慌,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一切。





巨響引起群眾們的注意力,連同原本跟著傑諾斯離開的觀眾都停下腳步,思考著剛才發生的事。

不過在眾多人群中竟然有一人淚流滿面,他並不是被手槍巨響嚇哭反而是感動到流著淚水,此人正正是剛才那位自稱鍊金術士之人。

心裡想著︰“我必須要把他拉入我們鍊金術士團,把他的魔法拿到手。”

另一邊廂,早已經離開了測試場地的傑諾斯問著旁邊的管家︰“打聽到了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嗎?”

“少主,從剛才留在測驗場地的觀眾所言,一名沒有任何能量的測試者,發動了魔法,所引起的混亂。”





“沒有能量?魔法?快幫我打聽他是誰,他的底細,所有資料都給我報告。”

“是,少主。”

然後傑諾斯心道︰“到底和我有沒有關係呢?”

畫面回到測試場地,正成為焦點的LL身上。

登!





​突然褲袋裡傳出聲音。

“這是?”

這個突然響起的聲音,單憑聲音的聲調和節奏,便能聽出不是好事,滿滿危機的味道。

而褲袋會發出聲音絕對和那個虛擬鍵盤有著關係。

有了上次經驗,這個螢幕是會被人看到。

很不自然的背著觀眾們,並熟練地按著虛擬鍵盤,直至彈出棒形圖。

眼前再次出現那個棒形圖,那個本應滿頂的棒形圖已經降低至五分之三,而且還有繼續下降的趨勢。

“因為降低所以傳來警報聲嗎?”被突如其來的警報聲打亂了節奏,思考著到底發生什麼事:“到底由何時開始下降呢?”





記憶如翻書般不斷回想起降低時的所見所聞。

第一次發現棒條減少時,是背包被山賊們發現,其後自動回復原狀。

第二次則是山賊的綁架行動,並在阻止對方的綁架行動後回復原狀。

第三次就是使用手槍?

按照常理,三次中的兩次原因,都是因為露了不應該出現的東西?...但在第二次中我明明用了閃光彈呀,為什麼又沒有降低呢?

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不知為何,突然回億起稍早前與伊莉絲的對話內容︰“我當時正被山賊圍著,然後突然被你的光系術式,就把他們嚇到雞飛狗走,很利害呀。”





光系術式?我明白了,就賭一把吧。

“哈哈哈哈。”LL高調並大聲引起各方注意並再用綠色方塊進行意念溝通︰“你們真以為這是魔法嗎?。”並舉起手中的銀色手槍︰“這個只是道具。”

一名觀眾立即反駁︰“那你如何解釋你全身沒有一點能量呀?你沒能量又哪能推動道具。”。

“所以說你們是鄉村人真是沒錯,太好騙了,我身上的這套衣服也是道具,所以你們才感應不到任何東西,我反問你一下這世上哪有人會沒能量呀?”

“這...的確沒有這回事。”

評核員鬆了口氣心裡想著︰“就知道他是來搗亂,還說什麼不會術式,不過剛才那種術式倒是很強,雖然依靠著道具,但威力不但高而且速度快。”然後再看看那邊已經粉碎的假人,再看看使用道具的本人,頓時態度好了不只一點半星道︰“這個亮紫章就交給你吧。”

“不用了,這場賭約是我輸了,我用了術式,你不用給我亮紫章了,我先走了。”

評核員正想追出去時,發現那個少年已經走得很遠。





隨著LL離開,人群同時間散去,沒有人再討論剛才那件誤以為是魔法的事,反而開始討論回傑諾斯那傑出的表現。

場地內只剩下一人站在原地,當然還是那名鍊金術士,他用盡全力緊握著拳頭,握得手掌心都出血來。

“不可能,不可能,那個一定是未知的魔法,又或者是全新的一套體系,我不相信,我只相信我眼見到的事實。”

不想去相信剛才那名測試者的說話,因為致力半輩子研究,卻一無所獲,還被身邊的人唾罵,討厭。

在這個無意間看到一絲曙光,竟然轉眼即逝,他的心情如過山車般大起大落。

...

離開測試埸地的LL,第一時間打開棒形圖,那條棒形圖確開始回復至一半以上,而且還持續恢復。





“這條棒形究竟是搞什麼呢?又不是不給我使用原來世界的東西,卻要我騙人?這是搞什麼東東?如果這棒形完全消耗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暫時看似是知道了某些規則,倒也不是壞事,不過此刻思考的卻是另一件事︰“為什麼我明明都是穿越者,不能一嗚驚人打臉眾人就算了,竟然連魔法都不能使用?這算什麼穿越,算什麼異世界,一點都不科學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