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名貴族看見眼前這個狠人突然停下了手腳,不知為何遲疑,就趁著這個瞬間連翻帶滾的逃走出去。

雖然他們此刻狼狽不堪,但仍然滋生出報復的念頭。

“他_的,這仇我必報,我回到家中絕對找我爸解決這事,別這麼用力扶著我呀,你這個笨蛋,還有你好好的拿著我的手臂。”

就在這時,三人正好看到遠處有輛極為富貴的馬車,而且馬車的四周有著百多人陪同,不用猜這馬車的主人必然是傑諾斯。

“我想到個鬼主意了,快跟我上前。”





然後三人便趕緊追上前,在走到馬車附近就被車隊守衛所攔截。

“我是男爵,要求謹見殿下。”幾人單膝跪下,異口同聲地說。

老管家看了幾人一眼,看到其中一人的手被斷臂,強忍著痛楚,唇色蒼白,就舉一舉手示意守衛不用阻攔上前問道︰“是倫斯家的嗎?。”

“大人是呀。”趕快的連忙點頭。

聽到對方是倫斯家族的貴族便指示隊伍中的醫療班為斷臂者做急救,然後便通知傑諾斯





知道來者是幾名下等貴族,傑諾斯便感到不耐煩,根本不值得多費唇舌,然後道︰“送走吧”。

“他們幾人雖然是男爵,但他們有大後台,倫斯家族最近有名遠親嫁到一名上等貴族,這個人情給了不壞。”

思考了幾秒後,就擺了擺手。

懂意思的管家隨即帶三人到傑諾斯面前。

值得一提是原本斷臂的貴族,手已經止血,斷掉的手臂被安放到一個木盒之中。





幾人剛看到傑諾斯便跪下道︰“殿下請為我作主。”

傑諾斯沒有回話。

那名斷臂的男爵繼續哭訴: “剛才有個市井之徒,敢污辱殿下你的名謂,身為貴族的小人當然義無反顧的教訓那名市井之徙,誰知他竟敢反擊,所以…所以。”

“所以,你意思是身為貴族連一個市井之徒都被反敗。”

“殿下有所不知,那人本來身上並無能量可言,卻有古怪的道具,我才被他偷襲成功。”

“不知所謂。”

一旁的管家便向傑諾斯提道:“他們所指的那人,正是剛才你要下屬所徹查之人,不過從公會得到的資料來說,那人連基本資料都沒齊。”

聽到這裡,傑諾斯的表情露出了一絲興趣,然後示意了管家後馬車就隨即開走。





三人繼續大哭︰“殿下,這…。”

管家就道︰“你們等消息就可。”

聽到管家的答覆,就知道成功禍水東引,露出邪笑的表情,不過當聽到管家的下一句說話就感到心寒。

“下一次要騙人的話,不要再用那下三流的演技。”

“小人不敢。”事情敗露立即表露歉意,心裡卻極為不爽︰“這個管家只是條狗,竟敢在本少前方裝模作樣。”

...

公會大廳中。





伊莉絲情緒不鎮定地道:“公子,你不用為了我惹事上身,你得罪了他們,他們一定會向你報復。”

“別怕,別怕。”先穩定對方情緒再道︰“你先回伊高堡就可以。”

“事情因我而起,現在怎能拋棄公子你呢?”

“你有實力嗎?”

“我...”

“今天一早你已經見我以寡敵眾,你在我身體是拖累我,所以你能離開就已經幫到我了,快走,別回頭。”

正要回話的伊莉絲,已經被LL一直推出公會。

“唉!不是因為我,你都不會為我帶路,這件事來說我還是有一點責任的。”心裡想說,自己因一把火引起的蝴蝶效應竟然延伸到此處。





在伊莉絲離開後,故意停留在公會大廳一會,果不其然班身穿黑袍的怪人便到公會四處尋人。

“看得多動畫劇集確是有遠見,這些貴族果然會報復。”

為了把事情獨攬上身,只好留在原地讓人發現,讓事情不要追究到伊莉絲身上。

在黑袍人士走到公會門口前,LL故意把手槍放到當眼位置,讓對方知道要找的人是自己,然後便向著城外逃走。

那班黑袍遠遠當看疑似目標人士在逃走,加上腰間那把帥氣到反光的銀色道具,很快便鎖定此人就是目標人物,立即跟上前並大喊︰“別跑。”。

雖然聽不明對方的語言,但想也不用想都猜到對方絕對喊的是別跑,心裡想著︰“你叫我別跑我就真的別跑嗎?”知道黑袍人士已經鎖定自己,便開始拔足而逃。

轉眼間,已經來到城外。





“等等,我不行啦,他是怎麼跑得這麼快,我已經完全沒氣力再追,你們不用等我。”其中一名黑袍終於跑不動。

群隊中一個撐不住後,不知道是否因此令黑袍人士們意志力大受打擊,很快接二連三的倒在地上。

走得遠遠的LL面不改容,氣定神閒只有少量汗珠在額上並回頭一望:“嗯?人呢?他們身子這麼弱嗎?”

雖然魔法世界的人普遍身子比現實世界弱,但只是從普遍性來說,黑袍人士們不是普通人,他們有相關的訓練,其體力可以媲美現代世界的二三線運動員。

他之所以能輕鬆逃脫,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身體素質早已經遠超常人。

“還是回頭交個戲吧,讓他們不要這麼快放棄。”然後就回頭跑,故意出現在黑袍人士的遠處,做出一個氣喘如牛的辛苦樣子。

很快那些原本已經沒有鬥志的黑袍人士,眼見兩者距離不遠差點就能追上,再次變得幹勁十足︰“他快不行了,兄弟們追上去。”

“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