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LL的蹩腳演出下,那群天真的黑袍人竟然真的上當繼續追捕。

雙方再次演出一幕你追我走的劇情,很快就被LL引到望風山地之中。

此處不是別處,正正是LL最為熟悉的地點,望風山地,同時亦是山賊窩的根據地。

黑袍術士在追趕過程中,不斷使用術式去攻擊,可惜一次次被對方巧妙的避開。

“他們的魔法這麼慢?哪能會打中人呀?”看著身後那些猶如慢動作鏡頭的魔法傳來的術式攻擊道。





日落西山,深夜將至。

望風山並非完全漆黑一片,滿地零星的發光石,只要身上帶有能量之人經過,發光石就會發出光芒。

一眾黑袍術士正打算利用這一點,找出目標人物。

好巧不巧,身為主人翁的LL竟然是沒有半點能量即是沒有任何魔力,所過之處自然沒有半點生輝。

相反黑袍術士每過一處,他們越是集中,顯得越是光亮。





即使他們利用元素控制,盡量控制自身能量穩固在身體之內,仍有一點半星能量會流失。

原本在沒有地利環境下,黑袍術士都完全追不上LL。

現在不但地形陌生,加上在這個半黑的環境根本找不到目標人物半點縱影,情況變得異常困難。

“該死,那人竟能夠把自己的能量完全控制著,現在如何交差呢?你,你,你去那邊,我和你走那邊。”黑袍術士的領頭納悶起來,並指揮著手下分頭行事。

樹林之中,很快出現幾條由發光石所形成的光路。





擁有地利的LL​在某處樹上觀察得到,山林出現分支的光路︰“他們打算分頭行事?”

然後其中一條光路直向著LL這邊走過來︰“嗯,有一方碰巧的走近我這一邊了。”

還是用著那個不快不慢的方式,去誘導對方。

突然間,感覺到異樣,身體莫名的被一股力量拉扯,這股力量並不大,反而極小,若不是皮膚上的幼毛比較敏感,否則根本察覺不到。

“這是魔法嗎?難道對方發現了我嗎?”

就在遲疑的瞬間,一股寒意襲來,使得全身上下每個神經都繃緊得生痛起來,這個感覺令每寸皮膚雞皮疙瘩,總言之混身不自然,就好像通知自己快要死亡一樣。

下一刻,身體不受控的低下了頭,這次不受控的反應如同上次無意中扣下板機射斷那貴族的手臂一樣,彷彿是出於本能的反應。

剛低下了頭,就感到頭皮位置輕輕濕了些許。





用手摸了摸濕透的位置,再看了看手指,那些濕潤的感覺,原來是血液,這時才知道自己剛剛在死門關門口走過一轉了。

“哪來的攻擊呀?我被發現了嗎?”知道自己被攻擊後,立即離開原地。

剛離開原地後又感覺得到剛才那股被拉扯的力量,不知道是否因為剛逃出生天,感覺變得更加敏銳,那股拉扯的感覺彷彿是有人控制著自己身體內的水分。

...

“哼,那個小子身手也頗敏捷,竟然這樣都能避開。”發現LL的黑袍術士想著。

“他去了哪?再用一次你的術式吧。”

“說了多少遍我那個不是術式,是元素操控。”





其實元素操控同樣是術式的一種,只不過這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得到,要比較資深的術士才有這種能力,所以特意分開說明,但這個能力沒有什麼作用,單純是說明自己對某類元素的控制細緻度。

就如面前有一股氣體,用手去扇動這股氣體,並對氣體進行一定程度控制。

氣體就如元素,手就是去感應元素,扇動就是控制,而能量就是扇動的力度大小。

黑袍術士利用對水元素控制,感應自身約五米距離所有一切水份。

雖然身處樹林,水份子遍佈他的四周,不過人體與植物不同,人體體內水份(血液)是不停流動,而且流動的力量十分強大,與植物體內水份完全不一樣。

所以只要他利用對水元素進行控制,並拉扯水份子,加上再這個了無人煙之地,只要感應某個方向有人而且那個位置沒有光,就能斷定那個是目標人物。

當然上述一切原理,就連作為使用者的黑袍術士自己都不明白,因為沒有足夠知識,只會使用,道理就像會駕駛不等於理解車子發動原理一樣。

對於黑袍術士來說,他只知道這個方法就能感應到那裡有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