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們平時如何運作?。”接著問道。

這個問題雖然奇怪,但基於他們只有五人,連統一的想法都沒有,感到異常奇怪。

“老實說,我們當中有的很理智,反而小部分人不理智,有的認為…。”

接下來烏斯就說出的意思大概是說明,所謂鍊金術就好像神明一樣,你不能說他是假卻又不能證明他是真,到底是歷史還是傳說是無從稽考。

所以鍊金術總會主張旗下成員四處尋找探訪有關這方面的資料。





而總部接收到不同資料後,然後整合,分類出那些是合理那些不合理,然後根據成員所提供資料給予一定資金或緩助。

聽完了烏斯的解釋後點點頭道︰“那我明白了,你提供了我這個道具資料,然後總部就派了莉莎來看看是否屬實。”

知道自己被識破後的烏斯又恭敬的道︰“這是雙嬴,你擁有這件道具,為鍊金術立下了一功,而你本身都是沒能量之人,你都希望有朝一日鍊金術研究出一樣的道具,到時我們就再不會被看不起。”

“誰要你們研究,這道具就是我做出來。”

“…你說,是你製造出來?”烏斯大聲再次詢問一次,確保自己沒有聽錯,或對方說錯。





其他人聽到這邊動靜,好奇的走了過來。

“這…這真是你製造出來?”烏斯指著LL腰間的手槍。

“不是我做,難道是你嗎?”開玩笑的回覆。

其他人聽到後,驚呆了。

主要原因是他們本以為找到一絲線索,誰知道竟然是找到根源?





這個情況就好像你以為找到寶藏的鑰匙,結果原來這條鑰匙就是寶藏本身。

就連莉莎一直用著那玩味性的眼神,好像所有事情都在掌握之中的她,都露出一面不可置信的表情。

然後走上前︰“你是真的鍊金術士嗎?”

沒有回答對方問題,因為他自己都不清楚,鍊金術和化學是否對等的存在。

“記得我問你們的問題嗎?”

開羅一貫作風的回答︰“你好像問過很多問題,是在試道具前在小屋的時候,還是試道具的當下,還是試道具後回到小屋後,若果…”

在開羅回答其間,莉莎低頭思考,然後突然︰“你所指的是,你只問過我了我們,但你還未發表過你對鍊金術的見解?”

點了點頭回應︰“正確。”





對方機智令LL不敢佩服起來,這個世界知識貪乏,思維理應會比較低,但眼前的莉莎卻是這麼完美,美貌與智慧並重。

一直在旁放涼的伊莉絲看到LL望著莉莎的眼神,有點不滿。

“咳咳!我只是簡單說一下我認為什麼是鍊金術。”

眾人被一開始的時候認真得多,不再有嬉皮笑臉,就連一向不合群的力柏都湊了過來。

“我認為鍊金術是一種嘗試。”

“嘗試?”眾人一頭霧水,不約而同的說出。

這裡LL使用了化學的英文單詞去回覆。





所謂化學,就是chemistry,把單字分解開來,就是chem is try,化學就是嘗試。

雖然這個只算是個笑話,不能當真,但仔細看待起來卻又不失化學的基本。

不甘視弱的伊莉絲,然而沒有表露出來,一面隨便的問答︰“應該是嘗試計算,嘗試研究石頭,嘗試研究液體混來混去?”把lLL剛進入小屋後問烏斯的問題,反過來回答。

此刻不得不給上一個姆指。

可惜在場人士都不了解這是什麼意思,一面茫然的望著那隻姆指。

“這是頂呱呱的意思,是我家鄉讚美的意思。”

“哦!”眾人又好像學到新知識一樣。

一臉平靜的伊莉絲此刻有著種甜思思的感覺。





(一即是全,全即是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