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又會遇上這種事,是我八字不合嗎?明明那個故事流傳這麼久,理應千年不遇,為什麼就是偏偏被我遇上呢?”

在三確認屏息障能量沒有任何損耗後心想︰“這次問題發生應該不關我事了吧…可能。”

在思考期間,隨手又打飛了幾隻小小兔,很明顯看出小小兔完全威脅不了半點。

現在接了小小兔任務的人基本上都是冒險家的新手,還有是一批想著輕鬆過日子的平民。

相對他們來說,現在的小小兔是一隻殺戮機器。





先不說他們動作快,很多時連術式都未能施展時已經被割開咽喉。

即使反應比較快的人,來得及施展術式,他們將會遇上另一個難題。

就是小小兔們的個子小,連命中也成問題。

很快第一道防線就被攻破,小小兔開始到處進行殺戮。

在返回的道路上,四周都有著大大小小的屍體。





當中有小小兔,有冒險者,還有小孩,埸面混亂不堪。

很快就從人群中發現路易斯。

此時他們正被數隻已經略為長大到手臂一樣長的小小兔包圍著。

“這是什麼怪物呀?”愛倫的守衛A驚慌的道。

“剛才一下子就殺了我們的兄弟。”愛倫的守衛B道。





“喝,立即反擊。”

聽到路易斯的號令,讓他們慌亂的心起到一絲鎮定的作用。

負責四方八面包圍愛倫的守衛接二連三的發動術式,雖然打不中小小兔,但仍然能夠擊退對手,好讓開出一條路出來。

眼界守衛們的逃走,激起了小小兔捕獲的慾望,雙跳一蹬如弓速般彈出。

利爪直接攻擊掩護愛倫的其中一名守衛。

那名守衛在快被小小兔擊中的前一刻,後者突然被攔腰斬開。

看來路易斯自從那一次與LL的對決之後,有苦練多輪。

雖然施放風刃的速度比起當日提升了不少。





不過重點應該放在施放的時刻。

透過上一次旅程,他學懂了為什麼LL能夠百發百中。

由於對方是一直在動,即使準確度有多高,也只能擊中對手前一刻的位置。

在反覆思考得出,要在對手在攻擊得手的一瞬間,是最容易忽略四周環境,從而輕鬆擊中對手。

這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以小小兔的身板子,挨上一擊基本就是一命嗚呼。

此時LL終於走了過來。





“你們沒事嗎?”

大家都檢查了自己的上下,然後搖了搖頭。

“到底那些是什麼怪物,竟然和小小兔一個樣子的。”

眾人一邊跑著一邊聽著LL指揮。

“先不要問這些,我們向著這個方向走吧,應該很快就能離開這裡,然後再去公會找幫手吧。”

有著地圖的LL,即使在這個荒亂的環境之中都能找出最好的出路。

不過轉眼間小小兔的體形又作出改變,已經有著半個成年人的身高,比愛倫更高大。

“不好。”





此時小小兔的速度已經遠超之前,神出鬼沒的又有幾隻出現在眾人四周。

“根據故事講述,再這樣下去,他們只會變得更強。”LL此刻與身旁的路易斯說道。

“故事?”

“那個兔子變強的故事。”

“哦,那個故事。”路易斯像頭頂有個電燈泡在發亮一樣,“你意思是殺不得?”

“對…”

在說話途中,其中一隻小小兔已經瞬身到LL面前。





還未伸出爪子,就被迎面的一拳打到面目全非。

即使速度有所提升,可惜赤裸裸殺意卻完全暴露了放對方動作一般。

這個情況好比某些武俠劇集,某君在釋放暗器時大喊暗器的名字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