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沒有嘗試過這件隱形斗篷的功能性,所以對於其優缺並沒有太多了解。

原來打算利用隱形斗篷,拔出匕首,好讓多一隻小小兔拖著瘋子,然後再偷襲紅髮青年。

可惜天意弄人,計劃往往不會想像中順利。

急中生智的LL,要求路易斯自個兒偷襲紅髮青年,留下自己。

從斗篷中離開的LL道︰“比你們發現了。”然後做出一個鬼臉的動作。





瘋子那邊並沒有過多驚奇,遠處的紅髮青年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由於一直處於隱形,沒人知道隱形是二人,所以來一招聲東擊西。

只要現時LL能吸引到其他人的注意,這次成功率可能更高。

回復過來的小小兔,果然如LL所料,優先攻擊瘋子。

從現在看來,的確可以拖著一段時間。





雙拳難敵四手,原本的優勢慢慢變成各有千秋。

和之前一樣的是紫兔憑著全身肌肉,利用爆發的力量,抗著傷害,迫得瘋子閃避。

然後白兔利用在瘋子閃避的其間進行偷襲,打帶跑。

在看到他們如此配合的LL,不得不佩服,只能說這種兔子根本在設計上就是為了戰鬥而生。

在遠處的紅髮青年開始不淡定,舉步走向LL心裡想著︰“這個會秘法的必定要控制在手。”





此時紅髮青年以為隱形是LL某種秘法術式。

“你別過來。”在遠處大聲地喊。

紅髮青年道︰“別緊張,我們是來幫你的,我不過來,你過來吧,你那邊很危險的。”

“這都說得出,你當我是弱智的嗎?”心裡想著,不過現在是拖延時間,唯有假扮順應的對方︰“你等我考慮一下。”

“若不是沒有子彈,還要跟你現在廢話。”滿臉不滿的LL,腦海不停思索著如何繼續拖延著對方。

“你們是誰?”

“我們只是普通的冒險家。”

“普通的冒險家?普通的冒險家有這樣的實力?騙鬼嗎?”心裡想著然後道︰“真的嗎?那你屬於那個公會?”





此時紅髮青年雖然保持笑臉,但從微表情看出他已經忍無可忍,心裡想著︰“區區平民就別跟我亂扯什麼,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啦。”

“我當然是屬於伊高分部的公會啦。”

“我不信。”

“沒騙你。”紅髮青年頭冒青筋的笑著。

“你沒證據我偏不信,你拿出冒險者徵章我就信。”

“想不到現在的平民的戒心這麼重。”紅髮青年心裡想著,然後道︰“我的徵章在戰鬥中不小心掉了。”

“那我不相信你。”拖著時間的LL,等待著路易斯的攻擊。“這麼久還未到嗎?”





此時畫面轉到路易斯那邊。

剛和LL分開後,慢慢的走向紅髮身邊。

要知道斗篷能遮蔽能量,又能遮蔽視線,卻不能遮蔽聲音。

上一次旅程正正因為奇士們踩斷地上的樹枝暴露了位置。

所以此時要沉著腳步,慢慢的走到紅髮青年的身邊。

聽到LL引起紅髮注意力,便靜靜的繞向後方,力求一擊即中。

快要走到對方身邊時,突然有股很清香的氣味撲鼻而來,雖然有點印象卻想不起來。

然後就突然停下了手腳,雙目無神,和其他被控制的人一樣,連隱形斗篷都沒有維持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