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LL,從遠處看見,紅髮青年身後約十米左右的距離,路易斯突然脫離了隱形狀態,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

由於兩者有一定距離,不知發生了什麼回事,便不停做手勢給路易斯看。

雙手不停揮舞,並指著紅髮青年,內心想法差點就喊出來的︰“幹他呀,等什麼呀。”

從紅髮青年看來,這個原地像個瘋子一樣的手舞足蹈便開始笑話道︰“哦,原來你想投降。”

“對呀對呀,我想投降了,你們太利害了。”一邊阿諛奉承,手卻沒有停的指揮路易斯。





不過路易斯仍然不為所動,毫無意識的站在原地。

此舉動已經迫得LL快瘋起來,後方戰局若果任意一方勝利都不希望看到,唯有他們一直打下去才對自己有利,所以此刻時間最為重要。

再者,LL自己不敢靠近對方,深怕被對方控制。

在這個僵持的狀態下,想破頭都破不了這個困局。

紅髮青年自己也是著急,因為他發現前方這個會秘法的男子,竟然拿著匕首,他要把匕首帶回去才算是完成任務。





不過可惜的是,他自己同樣的不能走遠。

由於他本人靠著一種神秘的秘藥,去操控別人。

這種秘藥的氣味,若一般人所吸入後,只需一刻就變得毫無意識。

現代醫學家若然看到這種藥物絕對樂極了,這是一種讓人極速進入催眠狀態的良藥,比起什麼鎮定劑效果高出十倍,比安神香薰效用高出千倍萬倍。

紅髮青年的家族製成這種秘藥,並做成一個香囊,將其掛在身上配合風元素使用。





利用風元素把秘藥散發出來的氣味,在自身範圍外不停旋轉,一來可以把自身四周的所有人控制住。

二來氣味是透過風傳播,所以能控制風就能控制秘藥覆蓋範圍,自然自己就不會吸入。

不過這種秘藥,催眠得快,脫離同樣很快,只要離開其範圍,就會立即清醒過來。

此時雙方都不敢輕舉妄動,但卻十分焦急,又怕被對方發現,可以算是同是天涯淪落人。

就在此時,一片葉子給了LL小小的靈感。

這片葉子本來從天空慢慢的飄下來,突然去到某個位置時候,開始旋轉的飄浮。

這個旋轉好明顯是完全反地心吸力,在這種僵持局面,份外顯眼。

“這片葉子為何會這樣旋風式的飄著。”看到這片顯眼的葉子不小心的分神開來。





此時開始發現不對勁,葉子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反而一直旋風式的飄著,久久不下來。

“這個人兄,不如這麼吧,我用錢換你手上的那把匕首可以嗎?”為表誠意,從口袋中取出大量金錢。

這一句說話如同炸彈般轟炸LL的腦袋。

對方再三要求我走過去,必有鬼!

然後再仔細留意到那片葉子所旋轉的範圍,剛好那裡包含著所有被控制的人。

發現到對方術式的範圍心裡想著︰“這就是答案?哈哈,我真的不得不佩服自己。”

“好呀,我是剛才檢到的。”





“檢?檢你X的,我從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紅髮心裡想著。

然後LL故意走到對方術式範圍外的一小段距離。

“X的,就差幾步,快點走上前來啦。”紅髮心裡吶喊著,但面容和藹可親的道︰“公子,你不走近一點,我們很難交易哦。”

此時路易斯突然向前走近紅髮。

看到路易斯突然走動,急得沖口而出的道︰“停!”

在LL大喊停後,果然遠處的路易斯真的停下了腳步,甚至那一步還沒貼地的便停止了下來。

“停?停什麼呢公子?”紅髮青年面容開始扭曲的問道。

“我…我…想著想著,我還是不交易吧,這把匕首樣子不錯,而且我不差這點錢。”此時為自己完美的解釋充滿著自豪感。





“不好,我可以加大銀碼,最緊要你滿意。”焦急的紅髮開始舉步上前。

由於紅髮青年不知道身後有個人被他控著,而且在他的控制範圍遠處,此時再走數步,路易斯身處的位置就會離開控制範圍。

不過剛走了幾步,想了一想發現不對勁,明明眼前這個人剛才還會使用秘法,擔心對方是給自己陷阱,便又停下了腳步。

另一方面,基於剛才路易斯的突然行動心裡想著︰“只要任何人說的動作,被控制的人都會做照做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