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驗證一下自己的猜想︰“退後。!”

果然,路易斯真的如LL的估計,向後移動著,慢慢的向著紅髮的操控範圍離開。

“哈哈,不錯,再走幾步就可以了!”

然而紅髮跟班以為對方是叫著自己,便一同後退。

“停下來!你幹嗎退後呀?”





二人同時間停下了腳步。

“_的,是你叫我退後的好不好。”

聽到對方的解釋,難受的用手搓著額頭想著︰“很有道理,我完全無法反駁。”

既然出不了去,就直接從後攻擊你!

極為大聲的道︰“向右移過一點吧,我要看看你身上有沒有道具。”





後方的路易斯照著命令的向右移過了一點。

而奇怪的點正是,隨了路易斯外誰也不會聽從自己的指揮

一臉覺得麻煩的紅髮青年眉頭冒出冷汗︰“突然這麼大聲?你有病嗎?再者有道具在身還要和你在這裡說這麼久嗎?”然後心裡想著︰“我你的__,突然這麼大聲幹什麼,好在我在綠色方塊不停向他們下命令,否則我的底牌就被人知道。”

“好了向左一丁點然後停。”

過程之中,不停用眼睛自以為不以為然的測量著兩者是否呈一直線。





紅髮青年看得傻了︰“我背後有什麼嗎?”然後開始轉向後方。

看到這情況立即大叫︰“你背後什麼都沒有呀!”

“沒有嗎?”

“等等,好像有一個…”

看到這個表情,紅髮青年急不及待的向後扭頭。

“風刃。”

路易斯雙手凝聚綠光,然後瞬間使出風刃,直直的向著紅髮青年劈過去。

看到後方有個正準備要攻擊自己的人,嚇得連忙躲避,身上的香囊掉了在地上也不自知。





這個瞬間打斷了紅髮青年的持續施法。

一直在旋轉的葉片,再次正常的緩緩落下來。

眾人開始慢慢清醒過來。

回過神的眾人,開始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麼,目光一致的看向紅髮青年。

自知自己沒有別的手段,眼見及此,紅髮青年當機立斷,走人!

逃走過程連爬帶滾,看來是個逃跑高手。

此時路易斯發現地上有個香囊,便用鼻子聞了一聞。





他再次進入了那個被控制的樣子。

“喂?”

疑惑的LL看向路易斯,執著手中的香囊動也不動。

看到他這副模樣︰“你又被控制嗎?”

然後就拿走他手上的香囊,一探究竟。

拿走了香囊後,好奇的LL很自然地上前聞一口。

從旁的路易斯立即上前搶走香囊道︰“別聞,這是那個紅髮用來控制我們的氣味。”

氣味?想了一想剛才葉子怪異的轉向。





“哦!我明白了,原來不是對方的術式而是利用風去傳播。”

知道自己手拿著這麼危險的物品,趕快掉到地上,雙手不停刷衣物,防止手上沾了香囊的氣味。

深深不忿的路易斯欲去追捕對方,卻被LL攔截道︰“現在還未完全脫險,後方…”

話還未說完,只見身旁一個龐然大物以極為高速從身邊經過,然後自己突然倒地,完全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

啊!

突然聽到伊莉絲喊出悽慘的尖叫聲。

倒地後才發現,自己劇痛遍佈左半身,再慢慢傳到了腦袋。





從被龐然大物高速的撞擊直到出現痛覺,整個過程竟然慢了半拍,可見其速度是多麼之快。

見到這畫面的伊莉絲手足無措。

原來此時LL的左邊身軀已經被剛才那個龐然大物的高速撞到了,左邊的手腳已經向外扭曲,嚴重骨折。

啊啊啊啊啊!

在地上痛苦的掙扎著。

倒地後強忍著劇痛,痛得眼淚不自覺的流下來,用那隻充滿淚水的眼睛看著龐然大物的方向,原來是一隻被壓成球形的紫色小小兔。

灰白的嘴唇顫抖不止,他感到全身上下都在崩潰的慢慢剝落,並且全身除了痛覺外,沒有感到其他的知覺,然後慢慢開始失去意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