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憤怒的瘋子大叫起來。

綠光如弓箭般從手指指尖射出,直向愛倫。

若果這一擊擊中愛倫,以她這身年幼的軀體根本難以承受,九死一生。

下一刻,沒有如瘋子想象中般,綠光擊穿愛倫的身體,反而被阻礙。

而阻礙這擊風刃竟然是一隻小小兔。





這隻小小兔,正是被匕首吸乾紫血的那一隻。

以肉身抵擋了那一擊風刃。

憑著強橫的肉身,就連以鋒利聞名的風刃都不足以擊穿。

看著眼前保護自己的小小兔,愛倫雙眼變得亮晶晶起來道︰“是小小兔呀。”

不知道是不是小孩子的靈性,看著這個與昔日風馬牛不相及的身影,竟然令愛倫想起前些日子照顧的那隻小小兔。





“哼,螳臂擋車!剛才二打一的時候都被我玩弄,現在只有你一隻又奈我如何?”囂張的瘋子不屑眼前這隻傷痕累累的小小兔。

正當瘋子打算再來一發風刃時,突然那把會吸血的匕首突然同無中生有般出現在瘋子的後頸。

“終於休息完了嗎?”LL用那嘴角還流著血的嘴笑了一笑。

原來一開始LL之所以利用手上的詭異匕首作為飛刀使用,並不是粗支大葉,反而是深思熟慮。

知道自己能力根本沒可能正面刺中對方,相反戴著隱形斗篷的路易斯,更容易用匕首成功偷襲瘋子,所以就決定把匕首飛到倒在地上休息的路易斯身旁。





瘋子同樣不是一般的對手,戰鬥的時候一直使用著元素感應探測四周,當匕首出現的瞬間就探測到後方突如其來有股能量。

“這一招?不就是這個半廢人的術式嗎?”

對於此等操作,他想起了這個已經半廢人曾經施展過一次,很快的看向LL那邊,發現其仍然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就是這個小小的遲疑,令瘋子反應慢了一瞬,不過仍然能以慌忙腳亂的身法,滾向前方避開這次的偷襲。

“這都能避開?”路易斯咬牙切齒的道。

“還差一點。”僥倖避過一劫的瘋子,仍然不放過嘴炮的機會。

慌忙腳亂的身法自然會出現破綻,竟然被前方的小小兔捕捉得到,立馬上前以鎖關節技的方式,鎖著瘋子死死的按在地上。

這一幕看得躺在地上的LL不禁相信,一隻兔子竟然會使用關節技,強烈懷疑自己已經昏迷,此刻畫面是在夢中。





當然另一邊路易斯不會放過這等機會,把匕首刺向被鎖在地上的瘋子。

匕首一如以往,刺進對方的血管後,猶如有靈性般不的吸血。

瘋子不停在地上痛苦的掙扎起來,很快就變成人乾。

看到這個畫面LL便安心的昏迷下去。

然而事情還未結束,眼前還有這隻小小兔。

“小小兔?是不是你呀?”愛倫走到小小兔旁。

“不要呀!”不知對方是敵是友,路易斯慌忙的叫停愛倫。





那隻小小兔回眸一眼看向愛倫,然後雙腳一蹬就跳走。

“再見啦,小小兔。”愛倫流著淚水的告別昔日的小寵物。

整件事情終於告一段落。

...

在某個角落作為的背景。

此時紅髮青年手抖得像十級地震向著頂著綠髮某人下跪。

“大人,小的不敢。”

“哼,不敢?小小事情都不能完成,掉了一個鑽石級冒險者實力的傀儡都算,連上古神器也送了給對方,你還敢出現在我面前?你真敢!”





“我家人都在你手上,我怎會…。”

“不錯,送你們下去見面吧,反正你是支旁的分家,命不值錢。”

“你把我的家人…。”不敢相信的哭了起來。

在紅髮青年的後方出現一名儈子手,手上凝聚起綠光。

咔嚓一聲,人頭落地。

大人身邊的一名侍從看見大人不快連忙道︰“大人,起碼我們能夠證明這本書上面所寫的是事實,正如這一次小小兔能變成殺戮機器。。”

被稱為大人聽到這一點後,心情明顯變好了一絲,然後恨笑道︰“伊高家,哼,壞我好事。”







“愛倫!”

從惡夢中醒來的LL,身在某個地方的床上。

表面看來沒有半點傷痕,但是身體很多地方仍沒有復原,左邊身的手腳已經再沒有半點知覺。

“怪了,這次真的無法復原了嗎?”

回想起穿越以來,自己受過更重的傷,被雷劈到焦成炭土的腳都能夠復原,這一次竟然沒能復原嗎?

不過再仔細想一想,這才是正常人的復原能力,以往的受傷經歷令LL對於復原有了一種錯誤的思考,只要不死就能復原。

而右邊身已經痊癒,沒有什麼問題出現。

拖著半邊身困難的走下床。

走出這個房間。

原來是一座教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