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二人傾得興高采烈時,昨天咳得半死的小孩走過來。

“哥哥,我媽媽帶我離開了,再見。”孩子掛著天真的笑臉離開了教會。

“就這樣離開了?”

如此同時,伊莉絲和艾德拉正好走過來。

“公子,我最近的課都完成了,現在有時間讓我練練手嗎?”艾德拉用著禮貌而溫柔的語氣請求著。





將來成為優秀的聖女是她的目標,即使艾德拉不好意思,但為了能夠盡早練習回復術式,唯有硬著頭皮問道。

“艾德拉不用和這傢伙那麼客氣。”

突然伊莉絲喊了一聲,眾人都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我忘了過數天就是約定的日子了。”

聽到伊莉絲提起才記起和鍊金術士們的約定。





“是呀是呀,從這裡出發要多少天才到?。”

“你現在身體這個樣子還附約嗎?”伊莉絲不滿的道。

“怎能食言呀,學你們的,面子最為重要。”

沒有辦法的伊莉絲︰“這裡去鳥城用馬匹只需要一天時間,但你現在不能騎馬了,唯有等商人的馬車。”

“那還等什麼呀,趁著還有數天時間,可以慢慢行進吧。”





本來用馬匹很輕鬆就去到目的地,礙於LL身體,騎馬是不可能,只能乘坐馬車。

馬和馬車的區別在於能走的地方,騎馬基本上只要馬能走的地方都可以,而馬車不同,要選指定路線。

先不說路面顛波不平,使馬車上的人不適,更重要的是避開山賊和防止馬車散架和意外,這就是兩者的分別。

“若果要去鳥城的話,你們可以等中午,商人每日這個時間都會來教會運輸食物,你們可以乘機搭一程順道車到中轉站,接下來的路程你倒要問商人了。”艾德拉和艾達差不多,沒有離開教會太遠的地方,自然不太清楚。

“你們?不是我們嗎?”艾達立即糾正艾德拉的說法。

“他們只是去鳥城,我們騎馬去,很快就到了,可以晚一至兩天。”

“不!不可以!”

“為什麼呢?”





“當然不可以啦,因為…因為他們…對了!他們是傷者,我們身為神的兒女,怎能讓他們以這個虛弱的身體就此離開呢?”此時艾達明顯是剛剛想出來的藉口,其目的不用多說,就是為了出外。

艾德拉自然看出她的本意,沒有她辦法道︰“唯有問一問聖女們同不同意!”

“艾德拉你是對我最好的!”

轉眼間天色已暗。

在一間簡陋的旅店。

LL一行人正在進食晚餐。

“哈哈,我出來食第一次的晚餐,好開心呀,你看看那邊的大叔很醜呀,你看看對面那枱桌桌上的食物,這是人吃的嗎?”





艾達把自己的想法,如若無人之境地大聲說出來,當然成為眾矢之的。

尷尬的氣氛充斥著整個旅店。

“艾!達!姊!妹!!”艾德拉一面冷笑的說道嚇得艾達連忙用手掩著自己的口,然後向四周得罪了客人賠個不是。

場內氣氛才得以回復正常。

“最近,王宮傳來一個可靠消息,說麗莎公主走失了。”其中一桌在大聲的閒話家常

“哼,這事早就傳遍天啦,有沒有一個比較新的消息呀?”

“嗯…對了,你們一定有聽說,最近小小兔的事件吧。

“當然知道啦,別說在伊高領地了,我認為整個國家都清楚這件事了。”





“那你知道伊高領主旗下有著風鷹之爪稱號的騎士,手刃了小小兔事件的主謀了嗎?”

“這個當然知道啦,我要一點內幕呀。”

“哈哈,別急我想你們有一點一定不清楚,你們知不知道那名凶手是誰?”。

眾人搖了搖頭道︰“沒聽說哦,你竟然連這個都知道?”

“當然知道啦,我家大哥的朋友的阿姨,正好是小小兔事件中的幸存者守衛的母親,是她告訴我的。”

“到底是誰?”

他們說話很大聲,引來了四周的大大小小的人物,當中都包括LL一行人,而那名發放消息的故意賣關子,引來一眾討論。





“你們知道嗎?”艾達問。

“我不知。”LL回答得很快。

眾人就把視線落到伊莉絲身上。

“我也不太清楚,事情剛開始調查我就已經來了教會。”伊莉絲回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