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為什麼烏斯此刻會身在這艘浮空船就要從他與其他人分別說起。

當他知道其他人去別處旅行,而自己則負責利用自己行商的經驗賣掉那個首飾,並沒有因此感到不快,反而特別開心。

他特別開心並不是因為烏斯討厭與眾人旅程,而是聽到接下來可以行商感到興奮。

要知道他從一開始就不是為了鍊金術的奧祕而成為鍊金術的成員。

與開羅,維迦他們一樣,他們從不是想成為一個鍊金術士,本來有著不同的目標和原因,又因魔法世界大多以術式和能量總量為先,其他都只能算是附屬能力,沒有這方面天賦的人不甘因此受到打壓,最後各自為了得到能力或社會上的認同,在迂迴曲折的路上巧合加入了鍊金術。





烏斯從來沒有忘記自己的夢想,不忘初心,即使看到鍊金術公會一天比一天好,但仍然向著目標進發,建立一個比自己原來家族的商會更強大的商會。

到底是為了向曾經捨棄他的家族報復,還是被財富所帶來的生活迷惑,又或是自己真的想行商,透過行商去到世界各地,並為各地提供不同物資所帶來的成就感,這個問題恐怕就連他本人都答不出來。

不過這個問題並不會阻礙自己的前進,反而成為了最佳推動力,作為到達目標後用來反問自己。

分別過後,烏斯不停的在腦海中回憶到底應該如何使用那個新穎的銷售方式,但就發現這個方法有著很多盲點。

要知道所謂飢餓式銷售,根本是供不應求,但問題是現在這件產品並沒有到達那個知品程度,市場上根本沒有確實的售價,很難賣出一個好價錢。





這時他第一時間想到自己的家族所採用的方式,就是宣傳,不過這個方式對他來說根本毫無作用,他不是什麼有名氣之人,更不想依靠家族的力量,所以很快否決了這個方案。

他更不會再問發起者LL的意見,因為這應是他的專長,連這個問題都不能解決的話,就別提建立商會,乾脆改行成為鍊金術士吧。

接下來的日子裡,他無論任何時間都在思考,包括用膳,散步,睡覺前,甚至就連打理自己的日用店時都在找出解決辨法。

苦思數日後,每個計劃都總是有差了一塊碎片,這些零星碎片令計劃並不完全。

在某天,他決定寫信給莉莎,動用唯一靠自己認識的關係戶去解決剩下的碎片一如以往的,在信中提及最近鍊金術公會所發生之事,並且提到自己面臨什麼樣的困難,並且希望得到什麼樣的幫助都清晰的寫到字裡行間。





若果仔細留意,他在信中所提及的人物並非莉莎,而是麗莎,正是現任的帝國的公主殿下。

換言之他一早就知道莉莎的真正身份。

若問為什麼烏斯會知道莉莎的真正身份,就要從他出生的家族說起。

他出身不是一般的普通的家族,他出身名門望族,這個家族不是貴族出身自然沒有貴族的頭銜,但其名聲甚至比很多高貴的貴族還要響,那便是富可敵國的尼爾家族,其家族最有名的就是尼爾商會。

在烏斯在未成年期,即是還未被家族所拋棄時,都會跟隨家族大人出席大大小小的宴會,因為這是行商必備的重要一環。

正所謂朝中有人好辦事,在這些宴會上可以得到不同的情報,例如某某大臣與某某貴族不和,這些就可以盡量減少貨物從這兩個地方進出減少稅收,又或者最近會推行什麼樣的政策,又能及早收到消息,佔盡先機等等。

既然出席不同宴會收取不同情報,烏斯很早就會把重要的人物都記在腦海之中,而當中自然包括皇室所舉辦的宴會,所以麗莎面容他當然認識。

過了不知多少年,機緣巧合下,發現麗莎改名換姓,扮演一名莉莎的角色,並成為了鍊金術總會的成員,他把這個消息如獲至寶,並希望可以巴結這名公主殿下,可惜一直並無任何藉口。





直至有一天,他在冒險者公會發現一個奇怪道具,這個道具最奇怪的地方是不需要任何能量(魔力)便可以產生高強的威力,隨即便立即寫信給莉莎,一方面他有機會得到力量的可能,不再因為術式天賦比別人低而失去夢想,另一方面還可以順道巴結公主殿下,一舉兩得。

他之所以選擇莉莎幫忙的原因,因為她既不是尼爾家族的人又不是鍊金術公會的人,是靠自己人脈關係得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