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一旁沉默寡言的馬爾大師,面上並沒有任何波瀾,但內心卻激動無比。

“沒可能,怎會這樣。”看著那件極為普通的東西,根本完全不值這個價錢內心無助的吶喊。

在這個時候開始聽到煩擾的啪啪聲。

二千萬! 啪!

二千三百萬! 啪!





二千五百萬! 啪!

這時啪聲並非是客人們舉起手上的識認牌所發出的聲音,也不是掌聲。

那些聲音只有馬爾大師能夠聽得到,每當聽到現場有人喊一口價,他就彷彿感覺到臉上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抽得啪啪聲響。

在外行人來說,估價失誤並不算是什麼過錯,但從內行人眼中,這次估價偏離這麼遠,絕對是老貓燒鬚,還要燒到上臉的那種。

台下有幾位曾被馬爾大師欺壓過的小輩,現在還沾沾自喜,他們的表情全都被馬爾大師所看得一清二楚。





“我現在絕對在被某人針對,這次絕對是有人想在搞我,是誰?”不想承認是自己眼光不準,開始不斷尋找藉口,並看向四周,最後只能想到眼前這個神秘人,雖然不清楚對方害自己的原因,但為了平衡自己心理,腦補了無數原因,雖然原因天馬行空,不過這些原因都有共通點,就是離不開神秘人。

自己一世英名竟然落得如此下場,竟敗在這個神秘人的一件完全不起眼的東西,任誰都無法接受,更何況是大師級的他呢?

這好比你打積分時已經連勝九九場,第一百場後你就將會退休,正想為第一百場連勝慶祝時,竟然落敗。

根據地球上某個學家的理論,人遇到挫折時普遍適用的四個情緒階段:驚嚇,否認,生氣,接受。

剛好反應在馬爾大師身上,先是被價格上升到難以置信的地步而受驚,及後一直否認自己眼光並沒有出錯,只是這個神秘人耍手段,可惜現實就是現實,現實就是不管對方耍了什麼把戲,價格提升了在商家角度上就是成功。





現在他內心中充滿著無比恨意卻無地方發洩,只能雙眼緊緊盯著這名來自賢者學院的神秘人,若果眼神能殺死人,烏斯應該已經死了百次以上。

他只敢盯著神秘人卻不敢有所行動,其原因很簡單,就是怯。

雖然怒火中燒,但不等同他毫無理智,他自然知道二人有著巨大差異,對方是來自大名鼎鼎的賢者學院,裡面每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尖子中的尖子,其差異應該用物種不同來形容。

對方是大象,自己卻是螻蟻,若要報復對方簡直痴人說夢。

不過上面提到,他並非毫無理智,雖然不能單打獨鬥,但可用群攻,蟻多摟死象,再加上對方在明自己在暗,然後就生出無數個“好”主意。

拍賣會當然不會受到馬爾大師內心戲影響,直到最後以三千十五萬成交,這個數額可以說是歷年來頭十的位置。

“這次絕對發達了…。”

看到貨品以超額拍賣出去,別忘記這只是鍊金術之家由力柏做出來的小玩意,只要材料充足想要多少有多少。





想到這裡烏斯臉上嘴角不禁上揚,內心美滋滋的,並且已經有一系列的打算並有詳細的計劃,如何把剩餘的賣出去。

眼見計劃圓滿成功,滿足的回到後台,等待拍賣行發放交易金,與此同時,麗莎公主房間中的二人同樣鬆了一口氣。

“呼,一切都如公主殿下所想般發展下來,我還怕被發現。”

“那是當然,公主殿下有先見之名,早早的放了講詞,只要我跟著草稿,就萬無一失了。”

“你還好意思說?按著稿詞都能說錯。”

“就…就一個字而已,用不用再重提舊事。”

正在爭執的二人乃是麗莎公主的貼身隨從,他們二人正在獨立房屋之中討論接下來之事。





不過當畫面轉到從房間內觀望時,屏風後的麗莎公主根本不是本人來,其實是由沙石堆砌而成的雕像,看來應該出自二人隨從中的一人手筆。

“不知道這一次能瞞多久呢?”

“你不做錯就可以很久了。”

“哼,你不說說某一次有人因為口渴,在泥人旁邊喝水,好死不死的手震,不小心把水倒到泥人中,然後泥人因為沾了水份,差點崩塌下來?”

“那是陳年往事的事?你竟然又提?”

“我就是要提,我還要每天提,你能把我怎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