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面已經來到烏斯來到城堡議事廳之中,準備與領主相談首飾交易一事。

從他踏進議事廳後,就感到混身不對勁。

他雖然能夠感覺得到不對勁,卻說不出不對勁的地方在哪。

當時的他還認為這次交易是自己一生中金額最大的交易,所以才有這種心理作用。

若果當下的烏斯把注意力多放點在四周事物,而減少一點的放在接下來的談判,可能事情不會變得如此驚險。





其實現場中不只有烏斯為談生意而緊張起來,就連議事廳內的眾人都緊張起來,那個負責走在最前的守衛,他是知情者之一,手部的抖震從來沒停過,這不能怪他,因為接下來他是首當其衝的攻擊者,意味著最有可能成為炮灰的一個。

當烏斯走到議事廳中準備好接下來的交易如何談判之時,議事廳內負責埋伏的人突然盡數而出。

整個包圍之勢圍著議事廳中心的烏斯。

當下烏斯的心情如過山車般大起大落,他剛才還為想著當生意談成功後與LL提議自己能分出多少成時,突然四周出現一大班人圍著自己,不用想都知道來者不善,那一刻大腦像當機一樣站在原地發著呆。

走到這一步,一切其實都在馬爾大師所預料之中。





不過接下來就開始脫軌。

“殺!”

領主的一聲令下,走在最前頭手還在抖的守衛,他本來只是一介平民,後來有一年以平民身份參加了奧術會,還取得了不錯成績,然後就被現在領主收為自己的守衛,對他來說別說戰鬥,連模擬戰鬥他都未嘗試過,他在奧術會中僅僅只是一個射擊高手,換句話說只是個射靶高手。

他手指對準還站在原地的烏斯,使出自己看家本領,風刃。

這個距離對他來說原本是手到拿來之事,可惜的是從未對人使用過術式的他在知道要傷害人時內心是十分抗拒。





不過受人錢財替人消災,本著這個理念風刃仍然脫手而出,不知道是否手抖得異常劇烈,原本瞄準腦袋的風刃竟然只劃過了烏斯的臉。

這一發風刃讓正當機的烏斯回過神來,立即知道現在首要做的是逃命,下一秒就在眾人眼前消失不見,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在他原地消失同時,後方還有一排排五光十色的術式向著議事廳中心轟過去,整個地板凹陷了不少,若烏斯走慢一秒恐怕已經變成了碎渣。

有上帝視角的我們來看,烏斯理所當然會選擇逃走,但在現在出擊的各位來看,是那個怪物要開始報復。

他們已經圍成一個個小圈子,小圈子中的都是身份顯赫之人,例如領主大人,例如傑夫。

現場所有人因為賢者學院的怪物消失而陷入慌亂之中,這一點馬爾完全沒有想到。

他本以接下來會是一場惡戰,甚至連自己都要上場,但竟然對方會憑空消失不見,即使用元素感應,都察覺不到端倪。

這時劇本脫離了原本的劇情,說要追?根本不知道從那邊追,要攻擊?更不知道攻擊何處,那就更別提要防守,守個屁股嗎?

就在一切快脫離控制時,那些陷阱道具突然觸發起來。





這些陷阱形道具是觸發式道具,每當有人站到上面時,道具內的術式結構吸收到一定的能量時,就會發動攻擊。

而這個陷阱道具放置的地方正在唯一的出口處。

這時馬爾就反應過來,立即大喊道︰“快追,他在逃!”

“還要追嗎?”還陷入驚慌之中的傑夫問道。

“當然要追,我們已經和他撕破了面,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不還手,但假如我們放他走,就如同放虎歸山讓他有復仇機會,更怕的是他找幾個幫手,到那個時候我們就什麼都沒了!”

傑夫聽到後認為相同合理,這次對方能平安離去,受苦的絕對是自己。

對方報復顯然是個災難,但即使不報復,都要活在對方隨時回來報復的陰暗底下,終日擔驚受怕,寢食難安。





到那個時候角色調轉,自己在明,對方在暗,就更難捉到對方,何不現在就來個你死我亡?

想到這傑夫立即喊現在眾人︰“快追上去,若找不到他,你們都要死!”

聽到主子發難起來大家都不敢怠慢,各個開始追上去,並且在城堡處點燃訊號,以警示在城堡外的眾人。

外面負責守出口的志願者便警剔起來。

然後接下來烏斯就展開了逃亡之旅。

不過他一直被困在城堡附近,每個地方都被把守的密不透風,連城門都關閉,要知道他身上那件只是隱形斗蓬,不能穿牆。

被困在城堡內數日,幸好這個城堡內有處叢林,叢林內有果子充飢,從小夢想就是行商的烏斯,對野外果子種類雖然不精,但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都略知一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