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烏斯逃走後已經過了幾日。

“已經幾日了,為什麼還是找不到他?”一面焦急的傑夫,即使嘴中還在啃著枱上美食,仍要在發難起來,不過表情從容了不少,不知道是因為美食緣故,還是當前局勢再沒有剛開始那麼緊張。

“傑夫閣下,對方已經窮途末路,找出來只是時間問題。”

“最好承你貴言啦。”

通過連日來的觀察,他們發現這個所謂賢者學院出來的怪物,根本不如其名,別說什麼大型術式能以一敵百,就連小型術式都沒有使出過仔,除了那躲藏術式比較高超外,根本不足為俱。





還記得在追捕的瞬間,點燃了備戰的訊號,整個城堡的出入口都已經關閉起來,而且有多重守衛把守,城堡中又有志願者巡邏,從他們角度那個怪物已經插翼難飛。

這幾天以來,偶然都有報告發現可疑人蹤,這點確定了他並沒有離開城堡內範圍,所以這幾人現時才有閒情逸緻在享用晚餐,要知道早幾日他們連睡都不敢睡。

...

因能量耗盡而暈倒的烏斯,在某個隱蔽之處,被那耀眼的陽光透過縫處照射而驚醒起來。

按著那頭痛不已的腦袋,迷迷糊糊的心想︰“已經多少天被困在這個大型的困獸鬥場地?”





嘴唇乾燥得破裂,肚子餓得發出聲響,不過四周還聽到有著人動靜,只好痛苦的躲在藏身之處。

看著眼前這件隱形斗蓬,便開始陷入回憶。

臨分別時,LL突然把這件斗蓬留給自己,說了句當拍賣會結束時通常都會有殺人越貨,有了這件斗蓬應該可以解決問題。

然後自己還拍心口保證,拍賣會這麼多年都平安無事,怎會有這樣的結果呢,並反問對方為什麼這樣說。

誰知對方只說了句,小說經常有這樣的情節。





認為對方鬧著玩,氣得當時無言以對,不過一想到對方緊張自己安危,就沒了脾氣。

怎會想到現在這件斗蓬已經是自己唯一的救命草。

認為自己時日無多,自己的回憶竟然不是行商時日子,更多的回想是在鍊金術之家共同的回憶。

雖然大家目標,理想都不盡相同,卻一同努力,這種感覺給人別出新裁。

回想起剛開始第一趟的旅程就已經驚險萬分,中途無故殺出一班奇士,每個惡形惡相,到現在還不知清楚當日到底為什麼突然追殺自己一行人。

然後時間推移,來到第一次近距離觀察那把叫槍的道具,那一個勁的驚豔,雖然自己對行商以外的事情都沒有太過上心,但那把叫槍的道具歷歷在目,所發出的巨響言猶在耳。

當回憶繼續準備播放下去,就被他身體所發出的強烈訊號暫停。

水!





當回憶再不能反散注意力時,只好硬著頭皮,忍著全身痛楚,走到附近有水源的地方。

剛一到有水源的地方,便發現已經有著多支巡邏部隊恭候著他。

這支巡邏部隊的其中一名成員,元素感應能力比較高的,這時因烏斯並沒有使用身上的斗蓬,是能夠被偵查得到,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剛巧正感應烏斯那個方向。

當發現疑似叢林裡有個別地出現的元素,便立即大喊道︰“在那邊!”

這個同樣是馬爾吩咐,每個人都必須結伴同行,即使是解手,同樣需要有兩名人員以上,這樣當元素感應發現對方只有一個人的時候,就能得知對方是目標人物。

經過一晚的回復,烏斯的能量已經補充得滿滿,未等那個成員叫嗌時已經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後頭看向感應到元素出現的方向,那裡並無人影︰“難道我感覺錯了嗎?還是對方又再次消失了呢?”





當聽到有消息,埋伏在附近的人立即趕來問道︰“哪裡有人?”

“不好意思,可能感覺錯了。”

“這也難怪你,大家現在都經常疑神疑鬼,這很平常,加上我們這一隊就只有你能夠感應得比較遠,辛苦你了。”

“不辛苦,這是我唯一的優點了。”

他們當然已經知道目標人物是個會消失術式的人,但為什麼仍稱那是自己的元素感應出錯呢?

這是因為在這幾日中,領主已經要求任何有可疑之事,發現的人物方向,通通需要上報。

本來這很正常,但奇怪就奇怪在這些報告之中,在同一時間,竟然有人發現目標人物在東邊,又有另一報告在西面,接下來又有試過一個在北面,另一個在南面,彷彿對方會瞬間移動一樣。

起初還以為這是那個怪物的手段,但若然那個怪物真的有如此手段,早已經離開了城堡,甚至能在別人睡夢中下毒手,但根據這幾日看來,對方根本沒有這種能力。





所以唯一能夠猜想得到的,便是大家過份神經緊張,以致報告出現錯誤。

這些都只是插曲,並不值一提。

回到烏斯那邊,他已經離開了那個感知力較高的成員,連日來他已經多次運用自己認人的本事,刻意繞過那些感應力特別高的人,並到處覓食。

有時在叢林中找果子,有時到城堡內偷食物,基本上什麼地方能有食物他都去找過。

這次水源被斷,對他來說並沒有太大影響,因為他本來就是會水術式。

只是那個水術式只能凝聚出很少的水份,而且消耗極高,為免浪費過多能量以致無法使用隱形斗蓬,一般來說他都不會用自身水術式來解決缺水問題。

不過既然現在不容許他這樣做,只能依靠自己的水術式解決水資源問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