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裡!”

一班人追趕著前方奔逃的烏斯。

“該死,連這裡都被發現。”

若要數烏斯人生中不幸排名,今天絕對能數頭三,因為他的老巢終於被發現。

這天一隻鳥獸在叢林中穿梭,被巡邏隊伍發現。





在苦悶的等待期間,發現有鳥獸這種難得的玩具,其中一名巡邏成員使向著鳥獸攻擊。

當然身為鳥類動作都不會遲鈍,很輕巧的就躲開了。

不過很快又吸引了身邊的伙伴。

如此一來,整支巡邏隊都跟著這支鳥獸不停施放一次又一次攻擊。

滿屏的攻擊即使是鳥獸都吃不消,趕緊尋找隱蔽處避避風頭。





好死不死,這隻鳥獸剛好看到烏斯匿藏之處,就飛到那處。

眼見對方一群人走過來,烏斯大吃一驚,連斗蓬都還未來得及掛在身上,就跑了起來。

不得不說,從沒有隱藏本領的他,直到今天才被發現老巢已經算是奇蹟中奇蹟。

在逃跑的過程,一邊穿上斗蓬一邊想著要跑的方向。

不過巡邏隊的人不是機器,同樣會有思想,他們同樣想著如何把烏斯迫到死角。





他們不是知情人自然不知道自己要追逐的人是賢者學院的人,不過即使說出來都沒有人會相信,一個竟然連殺傷力大的術式都沒有施放過,只敢鬼祟的躲在一角委曲求全。

“他又消失了!”

“不怕,根據連日來的觀察,他能消失的時間只有一刻多,很快會再出現,我們分散開來,全部放在元素感應,很快就能追上他了。”

“好!”

然後大家都一排的分散開來,形成一條元素感應鏈,只要烏斯走得不比這個範圍遠都必然會被巡邏隊成員感知得到。

這一招真的是個妙招,完完全全封死了烏斯突然往後退的方式,根本無路可走,只能筆直往前。

這還未算慘,要知道他身後追著他只是其中一支巡邏隊,而整個城堡內外有數十支這樣的隊伍。

他一邊走,追在身後的人就越多,甚至前方都開始出現追捕他的人。





身體並不比一般人好的烏斯,被追趕了數分鐘就已經再無力氣往前跑。

當前方有追兵時,便發動隱形,避開對方的攻擊,而後方同樣有追兵絲毫沒有落下,雙方距離逐漸拉近。

只要進入了攻擊範圍,後方的巡邏隊成員便不停的胡亂施放術式,有火球,有岩彈,有風刃。

數之不盡的攻擊如潮水般襲來,根本避無可避,所幸的不是每個追捕者眼界準確,九成都是落空。

即使如此,偶有一發被打中,都使他狼狽萬分,單要奔跑對烏斯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住,更別提還要承受攻擊。

然後一枚岩彈剛好擊中了烏斯的腿部,重心一失,就倒地不起。

再次爬起來時,發現被岩彈擊中的那條腳每發力一次就生痛一次,拖著這具身體已經不能再奔跑。





舉望四周已經是圍了一圈巡邏隊成員,根本無法再逃走。

看著一個個巡邏隊成員慢慢的向著他前進,無法再逃的烏斯只好抱著受傷的腳部,坐在原地苦笑。

“哈,想不到我的終點竟然是懷璧其罪,這死都總算是值得了。”

口是這樣說,心卻在痛︰“一直以來的夢想剛開始實現,竟然要在這個時間點要死?”

“我不服!”

“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有了這筆資金,我終於可以開立屬於自己的商會,我不能死!”

“我不服!”

“我還未把放棄自己的尼爾商會的頭位拉下來!我不能死!”





“我不服!”

“辛辛苦苦由破屋子建立到現在的鍊金術之家,我還想看看更多新奇的事物,我不服!”

瞳孔中突然劃過了閃光,烏斯感覺到自身能量前所未有的充裕,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無所不能,若果以前能量總量是一滴水,現在是一個湖。

下一刻雙手接著地面,整個土地突然像波浪般以自身為圓中心向外伸延。

巡邏隊成員一個個被翻起的土波向外推,推出十多米遠,有的更被埋沒到土波之中,整個下半身被卡到地面裡。

“什麼?竟然有這種術式?”現場的巡邏隊一時間被嚇得面面相覷。

他們這幾日來一次都沒看過對方使用任何攻擊術式,所以在他們眼裡烏斯只是個沒有任何攻擊術式的普通人,但沒想到當看到對方使用第一次術式時,竟然就是這種大範圍的技能,嚇得每個只有發呆的份。





當然那些巡邏隊都不是吃素,當中有很多都身經百戰的原冒險者,他們此刻雖然下半身被卡到地面,但仍然能夠發動術式攻擊,很快又有數十道攻擊術式,一同擊向烏斯身上。

這次大家所用的術式準確度高了不少,這是因為烏斯不再是個移動的目標,他此刻仍在原地沒法走動,腳傷問題不會因為晉升而消失。

與一般動漫中的劇情不同,變強按理來說連原本身上的傷都會一併消失是不可能,除非變強的是自愈能力。

腳傷依舊保留於腳上,不能移動的烏斯,只好再次用手按著地面,並使用剛得來的術式,把土波的波幅變強,土地如同海浪般翻起,在自己身前形成一面天然而成的保護牆。

那數十道攻擊到烏斯面前的土波上,只打出個坑來,雙方實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