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烏斯使出了極大波幅的土浪作為自己的保障牆後,波浪並沒有因此而靜止。

相反那個地面製成的波浪以烏斯為中心點向四面八方的翻出去。

這些波浪足足有一個成年人的高度,向著現場所有人翻湧過去,誓要把眾人吞沒。

面對如此大浪,其中一名原冒險者的路人甲第一時間想著要從身邊找掩護物,但他忘記了自己早已經被土波埋沒了下半身,現在寸步難行。

不過即使沒有被埋沒了下半身,以他的逃跑速度,絕對比不上波浪的速度,在腰上多安裝幾條腿都跑不過土波的速度。





眼看著這波避無可避的土波浪快要活埋自己,只好作最後抵抗閉上雙眼,雙手擋在身前,眼角不禁的留下了男兒淚,等待被土波掩沒。

不知道是人的天性還是什麼原因,這些冒險者動作如此巧合的一致,通通以同一個姿勢等待被活埋的悲劇。

留下男兒淚不是貪生怕死,他們和其他人一樣都以榮譽放在首要地位。

在他們眼中,這次行動是具有意義,為領地除害,是義無反顧的,只是人知將死,對大部分人來說還是會感到害怕。

“怎麼了…”





等了幾秒後,路人甲發現自己仍未被土波所掩沒,遲疑的張開雙眼。

當張開雙眼時,眼前有幕高高的土牆,圍成一個圈,把土波困在四面八方的土牆之中。

“這是…”

然後突然醒覺般看向後方。

“果然是騎士團團長大人。”





路人甲表現出相當敬佩目光,從眼神來看,這不單只是對剛才救命之恩所敬佩。

聽到路人甲叫嗌了騎士長大人謂稱,其他冒險者才醒覺自己還已經脫離了土波危機。

“多謝騎士長大人的幫助。”

每個領地都有一定的騎士作為自己的軍隊,而騎士團團長便是整個騎士團中的最高領導人,在領地內地位只比領主低了半級。

能成為騎士長無一不是擁有實力之人,這裡所指的實力不是別的,就是論拳頭有多大,拳頭有多硬。

他們每個都天賦異稟,能量總體高,術式威力大,都是必要條件,更別說還有些連元素感應和元素操控都是佼佼者。

“大家不必感激在下,我們同樣是為了領地的繁榮才聚首一堂於此,先捉拿賊人為首。”

“是,騎士長大人。”





原本一個個看到烏斯所使出的術式,已經震撼得失去了戰意,其後在得到了騎士長大人的支持下,各人心內都有了底氣,回覆得特別響亮。

身處土波中央的烏斯,在得知自己晉升後,第一時間的想法就是離開此地,不想被對方捕獲。

現在他已經擁有了能力和資金,夢想已經不再是夢。

在他的想法中,原本高高在上的商會,憑自己努力一生連邊都刷不想,現在在他眼裡變成了一條樓梯,一條直通夢想的樓梯。

而這條樓梯最後一級,便是要跨要現在處境。

在想法途中又有幾枚火球向他攻了過來,烏斯又要急忙的使用土波去阻擋。

縱使現在烏斯已經是晉升者,但同時面對這麼多人都會感到吃力,加上對自身術式完全不熟悉的情況下,很快就又再次落入下風。





這時他只守不攻,應該說只能守不能攻,當他一調動土波去擊潰對方的陣容,就會被對方的騎士長用土墻壓迫回去。

然後很快就去到消耗戰,這對烏斯極為不利。

要知道對方的人還未到齊,總數遠遠不及這些,當所有人來到時,自己再無逃生之路,同時意味著夢要碎。

在戰鬥中出神並不是什麼好事,突然黑影襲來,烏斯奇怪的向天一看,這一看就嚇破了他的膽,一枚巨石竟在無聲無色的情況下到達了他的頭頂。

以這個高度向下墜落的話,烏斯被壓成粉末都不會奇怪。

面對這枚巨石,他沒有任何手段去防禦,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巨石隨時向他掉下來。

他想離開,奈何腳傷使他無法移動,儘管沒有了腳傷,現在他身處在四面八方都是幾米高的土牆範圍,根本無可奈何,這時他才意識到即使成了晉升者同樣是有無法完成之事。

“那是什麼呀?”某個頭頂禿了的冒險者看著巨石問道。





“那是石頭…”他身邊的路人乙回答。

“…我當然知道那是石頭啦,我想問的是,這是誰的術式?”

除了烏斯驚訝,作為隊友們的冒險者同樣驚訝,竟然有人能把一枚巨石立在空中,到底那人有多少能量才能完成到這種的術式。

這時路人甲熟悉的四處張望,彷彿知道這是誰是術式。

直到他看到一名年輕的騎士,這名騎士有別於其他人赤手空拳,他手頭上有使用道具。

那枚道具同樣是枚石頭,只是一枚小小的石頭,而那名年輕的騎士把那石頭道具當成寶一樣,雙手呵護著的使用。

“果然是副騎士長!”





這下好了,早前已被前後夾攻的烏斯已經動用了全身所有能量,即使是晉升者,能量深不見底,也會有乾涸的一刻,面前數以百計的攻擊承受到現在也能對得起晉升者的名頭。

烏斯之所以消耗能量這麼大,原因有二。

一,本就沒有經常使用術式的他,對元素控制方面的技巧和零沒分別,打個比方,能量如錢一樣,以往沒有花錢的習慣,突然竟然有一大筆可觀的金錢,如何精明的使用金錢是一門學問,所以很多一夜暴富的人最後下場都很倒楣,因為沒有花錢的概念,和烏斯身上能量一樣,隨意地亂花,明明只需要使用一成的能量就能發動的術式,一下子調動了三成,能量去得比倒水還要快。

二,沒有任何戰鬥經驗,和開羅相同,沒有戰鬥過的人與有戰鬥過的人最大的分別就是心態上的距離,面對對方的攻擊,如何接下來,如何避開這些其實次要,最重要是你敢不敢去面對。
相信有很多人聽過一句說話,殺人不眨眼,但又有幾多人能做得到?大部分人當要使出攻擊時,都會不自覺的閉上眼,在心理學上把這類人歸到有同理心的人,他們不願看到別人受傷,所以身體會有此條件發射。
當然並不是說有同理心就等同有缺點,但在戰鬥時這種心態往往會害死自己,烏斯便有著這個煩惱,慢慢這種煩惱便形成精神壓力,使得精神委縮起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