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面正出現為路人甲的特寫,從他表徵看來,應該有四十來歲。

當他看到那枚巨石,從地面升到空中,以不快不慢的速度移到騎士團團長所製造出來用來困著那名惡賊的土牆內,心中異常激動,看到勝利的曙光。

眼看勝利在望,不禁回想起這段日子的辛酸。

作為志願者的他,在第一天收到消息是有名革命份子想挑起戰爭,他們都是敗於帝國手裡的亡國者,希望引起一連串戰爭,從而得到復國的希望。

要知道戰爭本來是被帝國禁止的,若沒有重大事件發生,根本沒有那個領主會以身試法。





不過世上總會有不理智的人,即使帝國統一版圖後,嚴名規定禁止私自發動戰爭,這些年來雖然戰爭確實是變少了很多,但並非全數歸零,因為一點小事就要發動戰爭的官二代大有人在,若不是他們老爸還在,這群養尊處優的二代被教育得全以面子…不對,全以榮譽作為頭等大事,世界早已經大亂。

路人甲痛恨戰爭,他年幼時期剛好是戰亂期間,那段日子不要說吃,連睡覺的時間都要提心吊膽,深怕在哪一個角落會突然出現敵國的人。

所以當得知有革命份子想在這個領地挑起戰爭,他就義不容辭的加入到這個隊伍之中。

在當志願者的日子並不好過,他們很自然不能在城堡休息,那是貴族的地方,豈是平民能隨意踩足的地方? 所以連日來與烏斯一樣,都是在城堡附近叢林之中風餐露宿。

由於整個城堡四周都處於封城狀態,沒法從外來的得到物資補給,食物的緊絕程度雖不置於與烏斯一樣要在找野果子吃,但也不會好得多少,只有領主特意為他們發放的稀粥水填肚。





這裡的領主對自己的妻子有愛就無人不知,同樣的對自己領地內的平民都不錯,所以平民收到領主號召時,都順應號召,來當個義工。

只給平民發放的稀粥水都是迫不得已,現在有個七大族之一的傑夫在此,每天要求多種食物,而且各種浪費。

若果不是早年得到了馬爾的恩惠,為補當日經濟緩助之情,早已經和這個二世祖反了面。

回到路人甲這邊,他看著那枚巨石,慶幸的這場漫長的捕捉行動終於告一段落。

操控巨石到了土牆的正中心,這個位置雖然在土牆外是看不到土牆內,但憑著記憶,那個位置剛好是烏斯腿上中招的位置。





此時副騎士團團長斷開了對小石頭道具施加的能量,巨石立即以自由落體的方式墜落。

就在同一時間,路人甲看到疑似有一人影飛身而置。

剛才是不是有人飛過嗎?

好心的路人甲不想看到有同伴受傷,連忙喊道︰“小心呀!別進去呀!”

可惜沒有得到任何回應,與此同時巨石已經砸到地面。

轟!

巨石砸地的同時,地面傳來強烈的震動,震得有些人要撐扶地面才能平衡,路人甲並沒有這等問題,因為下半身已經埋在地面之中,相較之下,震動直接傳到他們身體內,感覺並不好受。

強烈的震動揚起了飛沙走石,一時間四周環境被灰塵阻擋,無法看清四周。





咳,咳咳咳!

此時路人甲對副團長的道具多了幾分崇拜,單是揚起的飛沙已經讓他吃不消,更別提地面的強烈震動,下半身被埋在地下的他,震動直接在他身體轟了半天,足以使他內臟受傷,這還不是直接被命中的,由此看來在土牆內那個惡賊被近距離直接命中的話應該非死即傷了吧。

空氣中的灰塵慢慢沉澱,眼皮終於可以睜開,朦朧間看到有一身影立在土牆上。

他第一時間準備施放自己術式,隨時攻擊對方。

不過很快就放下了手,因為眼前此人的身高和他們一直追捕的那個惡賊有著明顯分別,然後很快就回想起,在巨石下墜的瞬間出現一個人影,與眼前這人猶為相似。

然後擔心的道︰“那邊的兄弟,快點下來吧,那裡很危險呀!”

對方露出一臉疑惑的回應︰“兄弟?”





這人的語調特別奇怪,僅僅發出兩隻字的音調就能明顯聽出是外鄉人,要說有多遠呢?路人甲自認見多識廣都未曾聽過有如此口音的,不過並沒有再多作猜想道︰“當然是叫你吧,兄弟,我們都是來緝拿惡賊的,自然是稱呼大家作兄弟啦!”

聽到此話,那名帶著奇怪鄉音的同伴就慢慢走向自己並熱情的道︰“沒錯,我們都是好兄弟。”然後就轉身準備離去。

當對方走近時,就被對方一頭黑髮所吸引著,竟然有如此邪門的髮色,雖然大家都不認識對方,但總算是出任過同一件委託,沾了半邊的出生入死過,就別計較那麼太多再道︰“一路好走了兄弟。”然後心想︰“這就走了嗎?好歹也幫一幫手拉我們出來呀。”

“那邊的人,給我站著!”

說話的人正是騎士團團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