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稍早的時段,這個時間剛好是LL一行人在公會遇到匆忙信使送信之時。

當時在冒險者公會裡有著LL,路易斯和愛倫三人。

得知烏斯有危險後,第一時間就決定立即起行,另一方面叫路易斯護送愛倫回城堡後,通知其他人前來。

接著獨自走到最近的驛站,快馬加鞭的向著信中所指示的地方進發。

日以計夜的趕往目的地,中途除了補充水分外,他都沒有多餘的休息過。





要知道騎馬除了馬在運動外,騎著馬匹的人同樣是在運動,雖然不能與馬匹相比,但確實有一定運動量的需求,那般不作息的騎馬,一般人是難以承受。

所幸身體素質早已超過一般人的他,那點的運動量對現在的他來說,如履平地,不算是個話兒。

人有良好的體質,馬卻沒有,所以在旅途之中要不停到驛站換馬,一來可以保持全速前進,二來以防止馬匹過勞死。

由於他行走的路線與送信的信使不同,所以並不是每個地方會有驛站,這個時候就會改變方式,讓馬兒使用酒店內的“血包”進行補給。

不得不說,雖然馬兒嘗過一口後,都是一臉不願意再嘗第二口,但喝過後的馬匹,體力明顯回復到全盛時期,甚至比全盛時間快點一丁點,利用這個方式就可以保持長時間的全速的奔行。





就是這樣一連數日,終於來到信中所提及的目的地。

目的地是一個二線城鎮,比起首都來說當然不在一個等級,但比起伊高連三流都不算的地方,的確高大上了不少當次。

當他踏入領地後,不可置信的望向四周。

“…很奇怪呀。”

嗯?





話後突然從他身體內出現一道聲音彷彿好像回應著他。

“…很違和呀。”

嗯?

聲音再次從他身體發出。

“這不應該呀?”

嗯!

然後衣袋中突然有處隆起的地方,起伏不停在衣服內四處祟動。

終於在到衣領的位置,並探頭而出,原來是樹精。





自從酒店內有了會流動的水後,樹精不時會跟著LL離開酒店,看看外面的世界。

原本樹精有宅在家的屬性,最多只是外出散步的程度,不過由於這次趕路的關係,所以沒時間把樹精安放回酒店,對樹精來說長途旅行還是第一遍。

探出頭來的樹精第一次看人類居住的地方,雙眼多了一份好奇。

然而LL還自話自說的道︰“太奇怪了吧!”

一邊趕路的他,一邊看著四處的建築物,根本與伊高的文物水平有截然不同的程度。

“到底怎會這樣呢?即使是說伊高地區偏遠,所以比較落後也不至於相差這麼多的吧。”

雖然帶著無數疑問,但絲毫沒有影響步伐,穿過城鎮,步入樹林,不久後眼前便出現城堡的一角。





站到高處,遠看城堡道︰“根據信中所提及,烏斯應該就在這個城堡之中。”

到達城堡附近,才發現這裡大得誇張嚇人,要步行一周將近需要約一小時,當然這裡所指的是慢步,而不是奔跑。

“真不知城堡內的人,在大廳到洗手間這段路程需不需用到馬,不過奇怪的是為什麼所有閘門都處於封閉狀態呢?”

在出發的路途上,馬不停蹄趕往以來的LL自然沒暇打探到任何消息,所以並不知道這邊的情況,更不知城堡內發生什麼事,只知道有關於烏斯求助的信件。

“怎麼辦呢?”

就在LL站在原地苦惱之際,樹精已經爬到肩膀的位置,拉著耳珠,指向某個方向。

“怎麼了呀?”

嗯!嗯嗯!





手指不停的指著那個方向,然而所指的只有幾棵矮小的樹。

“怎麼了呀?那邊有什麼?”

當然問是多餘,樹精不會說人話,所以是邊走過去邊問對方。

只見樹精默默的看著矮樹數秒,然後就再拉著耳朵控制方向,並在向著另一邊方向指著。

“對了,忘記了樹精能和樹交流,一定是問了些情報。”然後一直跟著樹精的導航方向奔跑。

終於到某個地點後,樹精所指的地方竟然是城堡內。

觀察著城牆道︰“這些城牆起碼有四米至五米左右,試試現在的我能不能跳過去吧。”





下一刻的LL雙眼茫然,沒有任何焦點,就像看透世界的本質一樣,然而這種主動進入走馬燈狀態的他,仍然不能和被動進入的走馬燈狀態相題並論,兩者相差不是一點半星的距離。

若是只計算肌肉力量爆發的話勉強有在完全狀態下的七成,不過走馬燈狀態其利害之處不只有力量,還有思考時間。

在這種狀態下,思考時間比被動走馬燈慢了數倍以上,更別提沒有了當初在魚尾猴山的身體駕駛艙感覺。

不過真的要數最重要的,莫過於每次被動進入走馬燈狀態後都能提升身體素質的好處,這是令現時LL有超人體質的最根之本。

此時人站到城牆下,確保四周無人,雙膝微曲,然後用盡全力一蹬,地面立即出現一個小坑。

這一跳力量雖大,但仍然不能完全跳過去。

即使伸盡右手,也只有三指指頭剛好摸到城堡的頂部,然後僅依靠三指指頭發力,把整個人拉動城牆上。

雖然這一跳並不能翻過四五米的高牆,但仍然明顯超出了一般人的極限,要知道原地跳高的世界紀錄保持者也只有一米五六左右,所以他現時的身體素質已經比頂尖的運動員超出數倍。

爬到上城牆後,拍拍雙手的灰塵,剛才發力的三指現在微弱發抖,心想︰“呼!還是太勉強自己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