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到城牆上,正當想問樹精接下來的方向時,憑著超人聽力,聽到某處有嘈雜的聲音。

這種情況,用屁股想都知道絕對和烏斯有關。

“等等我呀!”向著嘈音的源頭內心焦急的道。

從牆上躍下,就被眼前的事物所驚呆,即使此刻萬分趕急,仍不禁停下了腳步。

“滑板車?”





在LL的眼前竟然出現一架與滑板車極為相似的載具。

滑板車本身當然沒有什麼驚訝的地方,但魔法世界出現一輛滑板車就很是驚奇,腦海裡蹦出第一個想法︰“不應該是只有我這名穿越者嗎?”

這些問題並非現在能解答,搖了搖頭,把心中不必要的思想甩開,將救人放回到最優先,然後就使用眼前的代步工具來。

剛踏上滑板車就發現此物使用的物料相當古怪,既不像木又不像金屬,不過此時沒有太多時間去理解到底當中是什麼物料。

正當想滑行時,卻發現滑板車竟然的底下根本沒有任何滾輪,根本無法前進。





“誰他_的這麼有閒情逸緻把滑板車下的滾輪拆走呢?”

再仔細看清,手把之間有著一個手掌印凹槽,明顯是指示使用者把手放到凹槽。

沒有過多的思考,就把手放到凹槽之上。

稍等片刻後,整個載具仍然沒有半點反應,仍舊是無法使用的狀態。

“算了,我還是跑過去比較快!”然後就向著嘈雜聲音的沿頭在樹與樹之間跑酷。





這裡所指的跑酷當然不是網上影片那麼精彩華麗招式,由於他原來只是個普通人,現在僅憑著身體素質,在樹上跳來跳去,以直線的方式跳到目的地。

在跑酷期間,突然看見一枚巨石慢慢的從地上升到半空中。

內心不禁的想︰“這枚巨石用到的反地心吸力的力量,到底當中需要多少魔力呀?”

有這個想法並不奇怪,有點物理知識的現代人都會知道,要把一枚巨石升到半空,並加以控制,當中需要投入的能量絕對不小,比起過往所見術式可謂小巫見大巫,完全不在同一層次。

其實他想得沒錯,那名使用小石子道具的副騎士團團長正是一名能量總量可以用極巨來形容的術士,而他並沒有經歷過任何的晉升,便得到如此巨大的能量。

單從母胎出生便是如此,可惜的是,他天生的術式卻只能喚起一絲絲的風息,其風勁比直接用口吹出來更小,這好比有個巨大的水池,水池之上有個水喉頭,其喉頭的管道只有針一樣細,每次使用魔力時,使要把水抽出,所以即使他的能量總量再高,可以流出來的水都只能慢慢的抽出來。

幸好後來不知是上天的憐憫還是得到上幾輩子修來的運氣,竟然被他遇上現時手中那個尋常人不能使用的道具,本身無人問津,因為根本無人能夠使用,但後來有了這個道具,好比身上開鑿出另一條管道,而且這條管道極大,剛好符合到他的水池,其後身價自然上漲十倍之多,後來更成為了當地的騎士,不負所望的慢慢晉身成為了現在副騎士團團長。

跑著跑著,就在樹上向下看,眼前終於出現半個人影。





這裡所指的半個人影不是指數目少,而是照字面上的意思,這些人影都只有上半身。

“嘩?搞什麼呀?在泡泥漿浴嗎?”

然後就察覺這些正在泡泥漿浴的人,一個個都把目光放到土牆,要仔細說的應該是土牆內比較合適。

順著大家的目光,放眼到土牆之中,這時就發現土牆之中那名落泊的人不正是烏斯嗎。

烏斯這時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身體異常虛弱,腿部受傷,不能移動。

就在這時,巨石剛好已經移動到烏斯頭上。

當了解到現在事情的嚴重性後,不由自主的在內心痛罵一頓烏斯︰“喂喂喂,不是這麼嚴重呀!你到底是來做商人還是來做仇人呀?”





眼看再不出手,烏斯絕對九死一生,盡快的把肩膀上的樹精放下後,便在樹上用盡力一躍,瞬身就跳到土牆之中。

​嗯!

這一幕看得樹上樹精異常緊張。

同一時間巨石剛好下墜。

“他_的,這石頭長了眼嗎?”

這時不管別的,一手捉緊烏斯,然後奔了命的飛奔到土牆的牆邊。

轟!

巨石墜落了地面,引發強烈的震動。





此時二人在土牆牆邊,由於巨石是不規則的形狀,所以沒能填充整個土牆內的空間,剛好在那巨石沒有直接壓扁二人。

雖然躲過了大劫,但巨石下墜引發的衝擊波不容惹小,在巨石下墜期間,LL已經抱緊鳥斯,以肉身保護對方免受衝擊波直接攻擊,而自己卻完全暴露於衝擊波下。

若現在的LL是普通人的話,這一擊足以使他終身殘廢,幸好身體不再是一般人,連內臟的抗打力都相應得到提升,最後只見他吐出一口鮮血。

另一邊被保護的烏斯,即使有著LL作為緩衝擋板,都面容扭曲,顯然這一擊對他傷害也不低。

當確認了巨石沒有倒塌的危機後,並沒有因此停下了手腳,趕快的拿出袋中血包,讓烏斯和自己飲用,盡快回復最佳狀態。

然而血包不是神液,沒有回復術式幫助下,烏斯身上的傷口並沒有肉眼可見的回復起來,不過卻回復了意識。

醒來第一句便道︰“LL是你嗎?”





“咳…”咳出血來,然後道︰“不是我難道是誰?”

“你為什麼在這?”

“不是你…算了別管這些,現在逃出去再說吧。”然後襯著衝擊波揚起的灰塵偷偷看外面道︰“現在麻煩了,要如何在這麼多人面前帶你出去。”

這時烏斯笑了一笑,就使用隱形斗蓬隱身了。

“這沒用呀,以你的能力,最多只能隱身一刻多,要脫離這麼多人面前並不足夠。”

當烏斯聽到對方話後,用著那虛弱的身子,裝出一副自信的樣子道︰“放心吧我已經晉升了,要隱身到明天都可以。”

“好吧,那一起隱著走吧,哈哈,輕鬆。”

然而當兩個大男人走到隱形斗蓬內就發現,不能做出過大的動作,否則就會露出手腳,這裡不是錯字,的確是露出手腳而不是馬腳。

但若果動作不大的話,又何來爬出土牆呢?

結果就打算先讓烏斯自己隱形,然後自己就爬出土牆再隱身離開,如此天衣無縫計劃。

這時四周灰塵已經開始沉澱,要把握時間離開。

當LL一把出土牆後,計劃趕不上變化,竟然已經有人看著自己這邊並道︰“那邊的兄弟,快點下來吧,那裡很危險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