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係咁,呢晚佢就講咗個情況畀我聽,真係非常非常長篇大論,我大概咁講返出嚟啦。
大約兩年後我會有個仔,佢讀完書就入咗科技界做嘢,不停咁向上爬,大約去到五十五歲會成為某跨國科技產品公司嘅技術總監,然後同佢原本老婆仔女炒大鑊,喺六十幾歲再娶咗個後生女生咗個仔就係我孫,我個孫讀書好叻,一直喺大學幫政府做研究,之後做埋教授,可能由於家庭狀況古怪,佢性情比較孤辟一直未有成婚,去到四十幾就五十先識到十六歲嘅Icarius,咁中間啲無謂嘢佢就無話我知啦,總之好快就生咗個仔,而呀孫佢就繼續喺大學做研究,修改器背後嘅系統就係佢嘅最後作品。
由於呢個作品嘅能力實在太誇張,最後俾一班政客同科學家掠奪,我個孫就喺呢場政變嘅鬥爭中不幸離世,不過佢真係蠢唔晒,而且佢係一個愛好和平之人,當佢死咗之後成個控制系統就以自爆結束咗佢嘅使命,一班叛國之徒見到勢色唔對唯有將大量技術文件帶咗去敵國,呢件事演變成間諜風波就連我個孫全家都被列為叛國搞到要逃亡。
未完,雖然呀孫死咗,政府嘅設施爆晒,但嗰個隱藏咗嘅太空站重一直喺原位而且無人知佢喺邊,最要命係有一套後備操控系統留咗喺Icarius同佢個仔度,本來佢諗住將所有嘢封印以後隱姓埋名生活就算,點知佢個仔嗰陣已經十七歲連佢都控制唔到,攞走咗整套控制系統策劃復仇大計,重成立咗一個恐怖組織,要向自己國家同叛國組織逃亡咗去嘅敵國復仇…
我聽到一頭霧水…你哋嘅家庭問題,政變,暴亂,戰爭究竟關我乜事呢?我真係好無力;不過俗語講得好,有父幹的小孩最快樂,而我竟然係靠孫幹…
我:『你個仔為我個孫報仇都無乜嘢啫…其實人類歷史一直有好多呢啲鬥爭…』
I:『你唔喺度梗係咁講!我好多屋企人已經因為呢件事被殺,而有啲朋友因為想幫我而聯絡過我最後都音訊消失…』
我:『Sorry…我呢度太和平,好難想像到…』
I:『其實所有嘢我都已經放棄晒,就算死都無乜嘢…但…我唔想掉低個仔自己走咗去…而我都唔想見到佢變成殺人魔…呢個世界每日都死好多人…求下你,你有能力制止呢個亂世!』
我:『其實妳會唔會返去十幾年前叫自己唔好同個教授一齊,又或者叫佢唔好研究埋啲無謂嘢好啲?』




I:『都話如果我得就一早做咗!我身邊做到跨時電波傳訊嘅就得你部死人電話!』
我:『咁…我明白喇…我會盡力幫妳;但係妳已家狀況O唔OK呀?有無生命危險?』
I:『我本來想靠朋友幫我逃難去一個無人識我嘅太空站生活,但實在太難,我唔想再害人,所以我而家匿埋咗喺俄羅斯深山嘅一個地堡入面一個人生活,基本上無事我都唔會出去。』
我:『活唔活到落去㗎?地底有嘢食?』
I:『問你吖,如果攞住個修改器會唔會死?』
我:『好似好難死…』
I:『係,有O2,有H2O,有C6H12O6就好難死。』
我:『咁會唔會灰咗啲…』
I:『放心,我呢度有地熱發電機,會喺地底開燈種下菜同其他五穀食,而且你應該知道,我要整杯冰凍嘅lime soda都好容易。』
唉,我腦海即刻浮現咗同Stella製造汽水嘅畫面。




我:『我只係多口問句,妳都係想妳個世界停止,其實係咪可以用修改器製造一場毀滅整個地球嘅爆炸,咁就無人會再痛苦。』
I:『咁你覺得個修改器係咪可以毀滅整個太陽系,銀河系,甚至宇宙?』
我:『應該唔得掛…用宇宙嘅資源毀滅整個宇宙,點諗都唔合理。』
I:『無錯,一切要靠能源運作,要毀滅一個大城市都唔難,但要磨爛成個地球唔知會痛苦幾耐。』
我:『算喇,唔好講啲唔開心嘅嘢,其實我覺得我同妳都無乜關係,不如妳唔好當我祖先啦,當我係朋友就可以。』
I:『當然好啦,係朋友就更加要幫我…同埋,我為咗唔俾人發現斷晒同出面嘅正常通訊,而家係得返你可以同我謦下欬…』
我:『寂寞人妻?』
I:『老而不!』
我:『寂寞人妻!』
I:『老而不!』




我:『發姣學生妹!』
I:『如果我可以嚟到你度我實扭斷你耳仔!』
我:『OK,畀靚女扭耳仔,我可以!』
I:『幅相係我十八歲影,我而家三十四㗎喇…』
我:『嘻嘻,其實我都試過同大我一截嘅姐姐一齊,感覺良好!』
I:『哈哈哈,你條友都幾得意。』
既然講得信息學,我知道我同Icarius喺整個時空都無可能以物質態相遇㗎喇,可以嘅話咪氹下佢開心囉,我都唔想睇住個女仔friend受苦。
I:『係喇,如果可以你send啲文字書畀我吖。』
我:『嗯?要物理書做研究?』
I:『玩嘢呀?睇厭晒喇!』
我:『咁想睇乜?』
I:『小說嗰啲啦,輕鬆啲,解悶嘅。』
我:『愛情小說?』
I:『可以吖。』
我:『言情小說?』




I:『有乜分別…』
我:『官能小說?』
I:『…』
我:『色情小說?』
I:『食屎啦你!我係一個正常成年女人,睇下呢啲嘢無乜問題啫!』
我:『就係驚妳有問題啫,放心,我會去搵啲有咁甜得咁甜嘅小說畀妳好好享用!』
I:『你真係三代都有問題㗎,我好鬼想跳過嚟你度打死你呀!』
我:『妳如果早啲跳過嚟咁我就唔使搵呀孫代勞,我可以直接捉妳入實驗室一齊研究研究。』
I:『妖!唔玩呀!我重有兩樣嘢要搵你幫手。』
我:『妳真係使人唔使本㗎喎…』
I:『第一,你去幫我做個妳嘅DNA基因圖譜,我想睇下係咪可以對返我個仔;第二,我搵到喺你嗰個年代喺香港有另一個我呢邊嘅祖先,佢係我高曾祖母,如果你搵到佢可能有多個方向改變歷史。』
我:『吓,我都係妳嘅祖輩啫,妳叫我搵個高曾祖輩,佢會唔會好老㗎喇?』
I:『你係咪扮嘢唔識計數呀,你嗰邊老而不先搞到咁啫,我呢邊好正常,我高曾祖母應該細你少少嘅。』
我:『我有方法搵到佢?』
I:『你試下,佢遺物入面有份考試卷,佢個名叫Laam Hei Man,間學校簡稱係X.Y.Z.C.。』




我望到呢句即場呆咗,還真是那麼遠,這麼近;一個一百三十年後嘅人同我講嘅學校名,竟然就係我身邊一個人讀嘅中學,不過我無同佢講。
我:『好啦,我會試下幫妳;我呢邊都好夜,差唔多要瞓喇,妳呢?』
I:『你係咪唔記得我喺地底,我開燈咪日頭,熄燈咪夜晚囉,一齊瞓啦。』
瞓到咁上下我聞到少少味搞到我有啲醒…於是我擘大隻眼…嘩!搞乜鬼呀!
我見到Cindy成隻死豬咁瞓喺我隔籬,個身有啲酒味,我再起身睇下,佢啲衫褲鞋襪掉到我間房成地都係,包括埋佢個Bra同條底褲;唉,我都係同佢執下手尾啦,鬼叫佢係我女人咩。
Stella畀咗條匙佢,不過佢就會發生啲唔會出現喺Stella身上嘅事,我起身執起晒佢啲衣物走上天台洗,諗返起上次幫佢洗衫已經係變透明嗰陣。
既然佢玩完識自己嚟我屋企開門上床,咁應該係清醒無蝕底俾人?不過佢都無乜蝕唔蝕嘅概念…但我可以咁諗,如果佢同男仔開房就應該會瞓埋唔會走嚟搵我…雖然都重有一個可能係喺K房或者酒吧攪完…算喇…唔諗喇!佢不嬲都係咁㗎啦,我做乜要理佢有無同其他男人做愛啫。
講就咁講,我掉佢條裙同底底入洗衣機前都係咁嗦下有無精味,聞落都尚算正常…洗完晾完我就落返去繼續瞓覺,雖然佢都重係成大唚味,但係無辦法唯有忍下啦。
到咗中午我就醒咗望住佢,等咗陣佢都擘大眼望住我。
C:「Issac…」
我:「琴晚去邊玩呀,靚女?」
C:「做乜呀?呷醋?」
我:「無,驚妳俾人撿屍啫。」
C:「哈哈,俾人執咗就過唔到嚟啦,係咪好驚我俾其他人屌呀?」
我:「妳知道我唔會管妳㗎…」




C:「唔會管…但個心會有條刺,坐立不安,我講得啱唔啱?」
我:「你識到好男仔我咪唔會不安囉。」
C:「嘻嘻,無呀,我忍住咗㗎,我諗起如果我再咁亂嚟Stella知道實鬧死我,所以我極力唔俾啲廢J得逞!」
我:「嗯,知你叻叻喇。」
C:「呀…我為你忍住咗…你快啲插我喂飽我啦…」
我:「不過都沖咗涼先好唔好?」
C:「哼,家陣識嫌我唔乾淨添喇呀下!」
自從透明事件之後我都唔知已經同佢沖過幾多次涼,但而家Cindy知道咗件事嘅來龍去脈之後又有另一番唔同嘅體會。
我:「重記唔記得我嗰陣睇住妳透明沖涼?」
C:「記得呀,你嗰陣都玩得我透!」
我:「Sorry呀…但如果唔係嗰次,我哋又邊有而家嘅開心。」
C:「哼,你而家都睇厭晒我啦,我諗同透明無乜分別。」
我:「點會呢,妳身體對我嚟講好重要。」
講完我就唧啲沐浴露落手揸佢對波,喺我眼中佢呢對真係完美嘅港女波,唔太大,粒乳頭好標準粉紅色又cute cute哋,有適中嘅高度,好反映到當代嘅香港後生女身體。
C:「好似Stella咁餓下你就啱,如果唔係真係縱壞你,啲嘢太易得到就唔珍惜。」




我:「唔好呀…我承受唔到太多刺激。」
C:「諗起刺激,你嗰陣喺透明嘅我隔籬受不住個樣真係好好笑,明明乜都睇唔到。」
我:「邊係,有粒飛釘畀我睇嘛。」
C:「你玩下佢佢咪飛多啲囉。」
我:「嗰陣邊敢喎…我真係好驚㗎。」
C:「我之後咪教曉你點樣勇敢面對女仔囉。」
我:「嗯,我一直都好感謝妳。」
佢兩粒lin已經俾我玩到扯起晒。
C:「重記得嗰次Stella上嚟做功課,真係笑死我,明明阿威一行開咗佢就喺度半露酥胸色誘你,你重要喺我面前扮到同佢無嘢。」
我:「如果嗰陣妳知道我同佢有路,之後嘅事情重會唔會發生?」
C:「可能會更加早食咗你,同Stella爭仔好似幾好玩吖,其實我都幾期望佢嗰次色誘完你會有進一步舉動,因為我都覺得佢好正。」
我:「之後佢有幾正妳都見識過晒啦…」
C:「最唔明係點解你嗰陣都明知我玩得,Stella又知我同你嘅嘢,點解重要收收埋埋瞞住我。」
我:「Stella咁小氣,知還知啫,一陣要佢一齊玩反面點算喎,我食唔起㗎。」
C:「你唔係食唔起,你係食唔住女人啫,重敢話Stella小氣,我下次見到佢實話佢知!」
沖完涼之後Cindy自動自覺上返床,嗰張佢同Stella唔知瞓過幾多晚嘅床,擘大大髀用佢下體對住我,而我就跪喺床邊烏塊面埋去用脷同口serve佢;做咗咁多次我同佢當然合作無間,佢有時甚至會飢渴咁抱住我個頭印落自己嘅私處。
整濕咗佢之後我就企起身將一早硬晒態嘅陽具插入佢嗰條熟識嘅陰道裡面。
C:「呀…呀呀…忍咗成晚終於有得插!」
我:「嗰兩條仔好想插妳咩?」
C:「你廢話…呀呀呀…有邊個唔想…」
雖然我識嘅Cindy真係幾亂嚟同濫,但一直以嚟佢都可以控制到各種各樣嘅男人,唔會俾佢哋霸王硬上弓,至少都要帶套先可以同佢做,呢點我真係好配服佢;雖然有時佢都會同我分享佢身邊男人嘅事,有好有唔好,但我真係未見過佢失控,除咗我之外佢好似未試過為咗其他男人喊同發癲,EQ之高真係Stella有排都追唔到。
做做下我爬埋上床壓落佢個身度,比較起嚟佢應該鍾意做下面嗰個比人壓住,但唔代表佢會郁都唔郁攤喺度等人插;其他人就唔知喇,佢好鍾意用大髀鉗返住我䟴條腰,比起Stella喺上面坐落嚟,衝擊無咁大會更加舒服,好似將我身體啜下啜下咁…不過呢…Stella嗰種視覺刺激真係…
我:「使唔使…掹出嚟?」
C:「射入去啦!呀呀吖吖!」
做得多咗,唔會再追求乜扑成半個鐘為咗兩三次高潮,兩個人抱埋一齊十分八分鐘,恩恩愛愛想射就射已經好舒服,平平淡淡就係一種幸福,反正佢唔夠嘅話都從來唔介意喺我面前摸自己,而我都可以手口並用幫返佢。
射晒入去之後我同佢繼續合體打橫瞓喺床上面,我抱住佢,佢抱住我,雙目對望同佢惜下嘴仔,伸條脷出嚟對撞下咁。
C:「其實你驚唔驚搞大我?」
我:「如果要驚…我都驚咗四年,其實我係好懷疑妳同Stella兩個係咪都偷偷哋食藥。」
C:「嘻嘻,係因為我哋兩個乖啫。」
我:「我一直都有心理準備㗎…經濟上我支持到嘅,人大咗之後而家無咁驚。」
C:「我哋瞓喺成個金礦上面,梗無問題㗎,哈哈,如果唔係Stella嘅話,我可能真係會裝你彈弓等你搞大我。」
我:「會唔會係今次裝咗彈弓…」
C:「哈哈,睇下我重想唔想溝仔啦。」
我:「妳好想同我一齊咩?」
C:「其實我哋一直都一齊㗎啦,係喇,如果之前我同Stella一齊有咗嘅話你會點?」
我:「我…無可能揀到…妳哋兩個謦掂佢啦,只要妳哋兩個唔打架,一切條件我都接受…」
C:「傻瓜!」
我:「呀!係喇!我唔記得咗講!我收到message喇!」
Cindy眼仔轆到大一大望住我:「咁係點?」
我:「事情比我諗嘅重要複雜好多,我都唔知點講畀妳聽好。」
C:「咁我會唔會唔知好過知?我唔係太想煩。」
我:「都係嘅,暫時件事都唔關妳事…」
C:「呀!如果係Stella嘅話係咪一定會睇乜事?」
我:「佢一定會啦,就算我唔想俾佢知佢都會自己搶嚟睇。」
C:「咁你畀啲message我睇啦。」
佢一路睇,我條J都慢慢軟返跌出嚟,我抽咗幾張廁紙出嚟幫佢抹精,佢就做體操咁擘大一邊腳舉向天等我幫佢。
C:「哈,恭喜你喎,原來你兩年後會同Stella有小朋友,果然Stella佢先係正室。」
雖然佢講得好平淡,但我知佢隱藏得好好,內心深處點都會唔舒服,而我其實好心痛,呢兩個女人係我今生都唔會想傷害到。
我:「所謂嘅正史啫…可能隨時改變…」
C:「你個老而不,可能收埋啲小老婆同情人無記錄啫,點呀,你諗唔諗住幫佢?」
我:「佢講到咁凝重,點都要幫下嘅。」
C:「不如你忘記晒我哋去溝新女算啦。」
我:「…」
C:「好,我去一路煮麪一路睇message先,真係水蛇春咁長。」
我:「得唔得㗎妳?小心啲呀,唔好煮到啲麪變糊仔…一係妳等我煮算啦。」
C:「放心喎,YYM有教我整嘢食,無事嘅。」
我:「吓?佢教妳,幾時嘅事?」
C:「你理得我哋啫,咪咁八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