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同Cindy兩個人都心知肚明所剩無幾。
我:「Cindy,我張Visa批咗喇。」
C:「恭喜你喎。」
明明係代表咗我要離開佢,但係佢嘅心情好平靜,面上帶住舒坦嘅笑容望住我,雙眼清澈明亮到好似貝加爾湖咁,呢個面容如同佢當年由透明變返實色一樣,只不過佢當時唔知道係我惡攪佢…
以女仔嚟講Cindy嘅表情算係好多姿多彩,一時hea到死屍咁攤喺梳化,一時鬼馬到口沒遮攔嚟惡攪我同我身邊嘅女人,一時對住男人大送秋波,一時喺床上…但,我最鍾意都係佢而家呢個樣,唔知…我重可以望多佢幾耐。
我:「Cindy…雖然我要走,但有樣嘢想麻煩妳。」
C:「點呀,你又想學埋Stella啲衰嘢呀?」
我:「唔係呀,不過到我走咗,屋企人又好少返嚟,間屋會封塵,又驚俾人爆格,妳知啦我床下底咁嘅樣…俾人偷都事少,揚咗出去分分鐘驚動國際調查,如果你唔介意嘅話可唔可以幫我繼續喺度打理間屋。」
咁樣講純粹係好聽啲,因為我知道Cindy同佢屋企人關係麻麻唔想日對夜對,畢咗業又無hall住屈蛇都唔使諗,雖然我無乜嘢畀到佢,但如果呢度可以令佢溫暖返少少嘅話…最怕佢覺得自己一個人喺度會孤單,話雖以佢性格再搵第二個男人屋企住都好易…
C:「我都想繼續喺度住…但總會有一日你老竇老母返嚟㗎,咁咪又要執餐死左匿右匿…」




我:「咁啦,我同老竇講話我要去讀書無謂丟空間屋,所以租畀舊同學,咁當然,啲租我會幫妳搞掂㗎喇,妳唔使擔心。」
C:「你放心啦,我會好好幫你睇住呢度嘅,假如有一日你同Stella返嚟,我會保持呢度一模一樣樣交返畀你哋。」
我:「Cindy…」
C:「做乜咁望住我啫,大家都識咗咁多年…我無嘢喎,你記住呀!如果要返嚟就同Stella一齊返,如果唔係我唔俾你入嚟要你瞓街㗎!」
咁好嘅女朋友可以去邊搵?我好肯定Stella做唔到好似佢咁好,而家唯一可以做嘅就係攬到佢實一實,盡可能係呢段最後嘅時間…
C:「係呢,咁你會幾時飛過去?」
我:「我未定呀,其實有Visa就隨時飛得㗎喇,啲錢我又滙咗過去,其實乜都唔帶都可以,只不過而家暑假,唔知Stella會唔會返學,會唔會去咗第二度旅行,所以…我諗都係開學前先去啦。」
早啲去又未必搵到佢,當然要陪咗身邊呢個眼前人先。
C:「但係,我唔想送你機喎。」
我:「係咁呀…」




係嘅,咁樣送機都唔知幾時再見,而且我哋又…所以當時Stella走都唔俾我去送佢機。
C:「但係,去美國唔一定要直飛嘅。」
我:「Cindy妳嘅意思係?」
C:「你就嚟開學開到懵咗頂喇,你唔記得我啱啱畢業咩?」
我:「咁我哋去返一次正正經經嘅Grad trip咯!係屬於我哋兩個人嘅旅行。」
C:「你上年畢咗業㗎喇,無資格去Grad trip,同埋由我哋開始第一日你就唔係正正經經啦!」
我:「咁即係點?」
C:「我哋去渡蜜月吖!」
Cindy嘅idea永遠都係咁新奇,我同佢由一開始嘅患難情人,變成SP,變成瞞來瞞去嘅地下情,變成空檔PTGF,變成老夫老妻,先到女朋友,最後竟然係渡蜜月…真係所有可能嘅組合都試過晒。
我:「好呀!咁我哋去次最開心嘅honeymoon,Cindy妳想去邊呀?」




C:「香港同美國嘅中間喺邊呀?」
我:「日本?」
C:「其實歐洲都喺中間嘅,不過我想去日本多啲。」
我:「咁我而家買機票啦!就去足一個月,好唔好呀?學校係咪無嘢搞㗎喇?」
C:「有乜嘢搞都唔會比得上蜜月緊要啦!」
就係咁,我嗰晚就買咗張七月中到八月中嘅東京來回機票畀Cindy,而我就係單程機票,至於張美國機票就去到日本先再算。
咁呢個旅程呢,九洲就無份喇,因為有太多特別記憶喺嗰度;而又由於我哋基本上無預算限制,所以係去得好free;多口講句,唔好諗住我有隻App就使到好似富二代咁,我平時啲收入係夠cover晒所有生活費,旅行都係應使得使,Cindy都一直有兼職補習無變成敗家公主病。
第一站去咗北海道富良野睇薰衣草花田,然後玩返落嚟,札幌…函館…青森…仙台食牛舌…新潟嘅白飯…鎌倉游水…箱根溫泉…富士山…名古屋鰻魚飯…三重嘅伊勢龍蝦松阪牛志摩公園…奈良嘅傻kai kai鹿…京都文化遺產…唔好以為一個月好長,咁樣玩法真係咋一聲話咁快就完,眨眼間就要由大阪搭新幹線返東京;當然整個旅程係好開心,開心到非筆墨所能形容,所以就慳返啲字數好過。
一對快將分手嘅蜜月情侶最後一擊喺秋葉原夾公仔,影貼紙相;明明五年幾之間我哋影過嘅相都係寥寥可數,但呢晚我哋就喺度瘋狂咁入銀,喺快門前面不停攬攬惜惜,好似點都唔夠喉咁;之後我哋就求祈搵啲街機對打,就好似…返返去佢變成透明嗰陣,佢好驚又乜都做唔到邊度都去唔到,唯一嘅娛樂就係等我放學買飯返嚟畀佢然之後著住件飛釘PE衫同我一齊打機;我好想知如果我無隻App死命追佢嘅結果會係點,有無一個平行世界嘅我可以答我,係咪會好快分手?
C:「哈哈,今次同你嚟度蜜月擦新咗我一個紀錄。」打完機我哋去便利店買宵夜食。
我:「係乜嘢紀錄呀?」
C:「就係識咗你之後第一次成個月無食過芝麻八爪魚…諗極都唔明咁好嘅嘢日本做乜唔引入。」
我:「但我哋中間都有時幾個月無見,係咪個個男人都會買畀妳食㗎?」
C:「梗係唔係啦!我唔搵你偷食,都可以偷食八爪魚㗎嘛,咁你又有無同第二條女食呀?」
我:「咁又真係無喎…點解妳咁鍾意食嘅?」




C:「其實我唔係由細就鍾意㗎。」
我:「咁幾時開始鍾意食?」
C:「咪就係嗰時睇住Stella喺度食,覺得同佢爭食加埋搵你笨好好玩…點知原來背後有咁多嘢…」
我:「Cindy妳係咪語帶雙關…」
C:「可能我以後都要戒食呢樣嘢。」
我真係唔識點回應佢,其實我又何嘗唔係好唔捨得妳;但,如果我唔做呢件事,我驚我會後悔一世,就算我唔知結果係點我都要試咗先,因為呢個世界實在對我太好,啲歷史都唔跟正常邏輯行嘅,試問比我揀多次,我點敢唔將Cindy變透明。
返到酒店食完嘢,呢晚係我哋最後一晚留喺東京,即係話…
C:「係咪…最後一次喇?」
我:「命運嘅嘢,無人會知。」
雖然呢一個月我哋都唔係日日做愛,但因為佢食咗藥嘅關係,每一次都可以好放心射晒入去,呢種感覺真係好舒服,好溫暖。
呢種熟悉嘅體感,溫軟濕嫩,細緻嘅密合度,可能以後都唔會再有,我合上眼精,回憶起以前一幕又一幕,由我開佢locker嗦佢PE褲…驚佢自殺而喺個廳喊咗出嚟…佢同Stella一齊入嚟溫泉房…惡攪到琋玟同我打茄輪,我哋關係一早就唔係普通情侶可以比較;做愛其實每一次都大同小異,只不過有時係家常便飯,有時就會氣氛濃厚,但性生活以外嘅情感早就喺生活上嘅各種點滴刻骨銘心。
我:「Cindy,我愛妳,永遠愛妳!」
C:「嗯嗯…咁就好…嗯。」
性慾已經一早唔重要,我只係想再一次用身體去感受眼前呢位女性。
C:「同你講吖…直到而家…呀呀呀…你…重係…嗯啊…唯一一個中出過我…嘅男人…吖吖吖!」




Cindy第一次同我表達心跡時就講過呢件事,而上咗大學之後佢都話同親男朋友做愛都會戴套,重開玩笑話如果大咗肚就唔理三七廿一搵我埋單,表面睇落佢同男人關係可以好混亂,但呢啲細節位佢竟然做得比Stella更極端,我都唔識形容,而家喺佢口講出嚟,更加要珍惜呢一刻。
C:「不過可能…聽日之後就唔再係…」
我每一下都全出全入,務求對佢陰道做成最大嘅磨擦,同平時唔同,因為思緒百感交集所以無咁易射精,而乜嘢體位玩法嗰啲已經唔再重要,因為佢身心已經完全攤開喺你面前,你係無辦法令一張鋪平咗嘅白紙再增加表面積;Cindy佢將大髀擘到大一大鉗住我,但又可以保持性器官抽插嘅距離,我哋四隻手二十指緊緊扣住,任由我身體嘅重量壓喺佢身上,兩張嘴盡最後嘅努力喺對方嘅口腔入面尋找最後一絲溫柔,下半身以最高同步率共嗚震動…
幾優美嘅樂章都有完結嘅一剎,就用呢一束精液成為我哋嘅休止符吧。
C:「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嗯。」
比起平時嘅高潮尖叫,呢一刻嘅佢似係用心感受我嘅體液入侵自己嘅身體多啲,Cindy呢一刻真係好靚,唔係因為天生麗質識打扮嘅港女,而係佢全心投入去成為我嘅女人。
C:「邊有人一路射精一路喊㗎…」
我:「因為開心吖嘛。」
如果無Cindy,就唔會有而家嘅我,可能同Stella嘅關係都會一早終結。
C:「哎,我同你講呀,你要好似愛我咁去愛Stella㗎!」
我:「做乜突然…」
C:「如果你對佢唔好,傷害佢,我會飛過嚟美國手刃你㗎。」
我:「你知我係點㗎…」
C:「你試下再出軌吖!試下再搵新女人吖!Stella唔係好似我咁忍得㗎,到時佢保你我都會處理你。」
我:「我唔會再俾呢件事發生,由而家開始我要控制返自己嘅歷史。」




C:「可以同你相愛,係我呢一生最幸福嘅事。」
我由得條嘢繼續插喺佢入面,攬住佢反轉將佢抱去上面,等佢好似貓仔咁瞓喺我身上,直到唔知幾時瞓著咗。
第二日Cindy係搭晏機走,而我就搭夜機,中午喺秋葉原食埋飯就去成田機場,今次真係名乎其實嘅佢唔送我機而係我送佢機,而且可以入埋禁區送到去登機橋,你話幾高難度吖…
我:「Cindy妳會唔會有遺憾?」
C:「喺人生入面,尤其係戀愛,你永遠唔知自己嘅opportunity cost有幾高,就算呢一刻你攬住好多嘢喺手,都未必計得出佢哋嘅NPV。」
Cindy日日喺我屋企溫書,我當然明佢講緊乜,正如我都唔知今次去美國會發生乜事,只不過既然自己決定咗,就要尊重,即謂之自尊,至於實際會點?Who knows?認為自己唔會後悔就夠。
C:「對於我嚟講,可以自由自在,同你由頭到尾都開開心心,已經好足夠,至少唔使同你鬧架嗌分手。」
我:「妳真係好睇得開…」
C:「因為我唔係沙丘之女囉。」
我:「又喺呢本嘢,我睇咗十頁都重係講緊啲沙係點樣流嚟流去我就頂唔順,都未知個女係點…」
C:「沙呢,有形有實,但你控制唔到,無論你點潷佢都會以佢固定形態出現喺你眼前,就好似我哋嘅歷史,感情一樣。」
我:「嗯嗯。」我後悔點解唔睇埋佢。
C:「Icarius佢被迫做沙丘之女,搞到你好似變咗隻蟲仔咁堆沙…」
我:「嗯嗯。」我懷疑緊佢係讀哲學定商科。
C:「Stella佢就係天生嘅沙丘之女,命運已經決定咗佢呢一生要同沙搏鬥…」




我:「咁係一件好事定壞事?」
C:「你咁認真做乜?我鳩吹㗎咋喎…」
我:「係咩…咁妳呢方面真係高手吖嘛…」
C:「不過呢,命中注定沙丘之女一定係最好嘅女人。」
我:「但妳唔係沙丘之女…」
C:「乜你覺得我好好咩?」
我:「以前唔覺㗎,但一直以嚟妳都對我咁好。」
C:「放心,我對自己都好好。」
Cindy喺佢電話度播咗一首歌,係我年半前聽過嘅『最佳位置』,喺我心中呢首歌嘅出處係《自修室…蘭桂坊》,不過而家我只覺得Shirley係一個死港女,而JoJo就係一個扮晒嘢享受愛情毒藥嘅肥妹,所謂嘅女神,算吧啦!
不過,可能佢哋曾經都唔係咁嘅…
C:「或者…我已經揀咗最好嘅一條歷史,最好嘅一個位置畀自己。」
就係咁,我哋兩個坐喺登機橋隔籬loop住首歌,佢挨住我膊頭,直到啲乘客一個一個咁上橋,剩返我同佢無得再唔起身。
我同Cindy深情咁擁抱,再嚟個日式濕吻。
空姐:「咳,唔好意思兩位,雖然你哋真係好恩愛,但請問小姐妳上唔上機呢?」
廉航有樣好,啲空姐港女味濃郁到呢…無論你身處地球嘅任何一個角落,只要你見到佢哋就乜嘢粟米肉粒飯,豆腐火腩飯,雲吞麪都不值一提,簡直係香港嘅可移動物質文化遺產。
C:「乜嘢恩愛呀?我同佢分手喇!」
Cindy一路講一路攤開本passport喺佢前面,個空姐O咗嘴唔識反應,好似連本證都唔識車咁。
空姐:「咁…可惜呀…」
C:「雖然係咁,妳唔好打佢主意呀下!」
空姐:「小姐妳唔好講笑啦,我要同妳一齊上機起飛㗎…」佢竟然認真答佢…
C:「佢衰人嚟㗎!最叻中出即飛,妳係咪想試下飛吖?我畀佢contact妳…」
睇住佢一路上橋一路亂噏廿四都唔知好嬲定好笑,不過Cindy妳可以放心,我一定唔會再犯呢啲錯誤。
睇住架A320斷橋,轉三次彎去到好遠嘅角落,喺跑道前停一停,再加速慢慢離開地面,直至沒入雲層,送機嘅最高境界。
無論身處何地,我係香港人,我愛死港女,我愛妳,Cindy。
Cindy四點機,而我係十點幾機,好搞笑,即係佢飛到返香港我先起飛…我要喺禁區做乜好?
去lounge?行dutyfree?食嘢?
結果我攤喺原位發咗四粒幾鐘白日夢。
C:『喂,我落咗機喇,低B仔。』
我:『嗯,咁就好,我重有粒幾鐘起飛。』
C:『食咗嘢未呀你,我都肚餓喇。』
我:『未呀…』
C:『你唔係失戀傷心到絕食呀?XD』
我:『唔係,唔記得啫,咁妳呢?』
C:『好攰呀,我要返『我』屋企先,返到去煮麪囉。:P』
我:『嗯,我求祈去食個拉麪,妳上車就抖下啦。』佢如無意外都係搭返嗰架機場巴士,我開咗個巴士App real time mon住佢去到邊,數碼年代,呢個世界就係這麼遠那麼近。
我:「喂,Cindy?」
C:「做乜呀?」
我:「驚妳瞓過龍唔記得落車咋。」
C:「你當我細路女呀…」
我:「咁我等起飛得閒得滯吖嘛。」
C:「低B仔。」
我:「呀,臨走前雪櫃可能清得唔夠乾淨,妳睇睇有乜變咗就好揼喇。」
C:「使你講咩!我自己驚過你啦。」
我:「呀,妳要落車喇!」
C:「你個死變態唔好咁樣跟蹤我得唔得?」
我:「其實我可以遙距將妳變透明添㗎,屋企同周圍成日去嘅地方我都mark好晒坐標。」
C:「無聊,低B仔,行緊返去喇,無嘢講我收線,無咁多隻手。」
我:「應該有人送貨喺門口,妳幫我睇睇吖…呀!我要上機喇,bye!」
C:「喂!…」
終於,我都踏上前往美國的夜機。
C:『屌你!都唔係friend嚟嘅!話明要戒毒,你買乜鬼芝麻八爪魚呀?』
我無覆到佢,轉做飛行模式,呢個世界已經行得太快,太多嘢方便到嚇死人,最緊要間拉麪鋪重肯做埋我張單…

邁向四十萬字,重有幾多人睇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