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追釋出

去到溫泉旅館check in大約五點幾,我book咗七點先食會席料理,所以重有啲時間。
S:「啱喇,難得你兩個喺度,幫我哋睇住天承同靜璇,我哋出去行下街。」
C:「吓?做乜唔參埋我?」
琋:「有機會可以甩難一陣,當然要好好把握,Cindy姐姐妳咪話要玩BB嘅,而家啱晒妳。」
C:「喂…有Issac喺度咪得囉!」
S:「信唔過佢呀,幫我哋昅實佢。」
琋:「你兩隻嘢要聽Cindy姐姐話呀!」
就係咁,兩個女人掉低咗我同Cindy加啲細路喺度,兩姐弟嚟到新地方非常興奮,懶理阿媽掉低佢哋出去玩;靜璇佢一入嚟見到張原木茶几同埋上面啲茶具菓子盒就開始同細佬玩煮飯仔,將嚿草餅分屍搞到成個枱面都係粉…不過,正常嘅小朋友就係咁。




C:「都唔知…佢兩個搞乜鬼…」
我:「乜最清楚佢哋諗乜嗰個唔係妳咩?」
C:「我點知喎,你啲老婆嚟㗎!」
我:「其實…妳叫我去美國嗰陣係咪已經知道會變成咁?」
C:「咪玩啦,你估我係Icarius咩,我無得睇住本史書嚟做嘢㗎。」
我:「但係妳可以咁有信心叫我去美國…」
C:「因為我擔心Stella囉,就算佢無事你去探下佢都無壞呀,最多咪食檸檬一面屁咁返嚟,好彩你有去咋,如果唔係Stella一定過得好慘。」
我:「係,好彩我當時過咗去。」
C:「咁咪得囉,你唔好同我講後悔呀!如果你唔夠惜Stella,我真係了結你㗎!」
我:「妳而家過得開唔開心呀?」




C:「當然開心啦,與其同兩個女人一齊分享你,做乜唔自己揸住兩個男人喺手嚟玩。」
我:「嗯…應該都係。」
C:「可能,因為我同你都係一樣咁曳,不過,你而家千祈唔準曳呀下。」
我:「如果我當時無飛過去唔知會點呢…」
C:「你唔飛過去,琋玟一樣會鏟上嚟搵你。」
我:「如果係咁妳會點?」
C:「走囉!呢個妹妹仔太恐怖,玩唔過。」
我:「咁妳又咁勇敢將佢送嚟Stella度?」
C:「你真係唔明白?」
我:「明白妳嘅好意,但唔明白妳嘅信心。」




C:「你要知道,佢揸住你個親生女喺手,我係無得玩㗎,與其磨落去倒不如快啲退位讓賢,但Stella唔同,佢都有小朋友而且對你一往情深,兩個都係媽媽心情比較相似,容易互相理解。」
我:「無論如何我好似都係要負咗妳…」
C:「無呀,而家睇到你咁樣,又要湊一對仔女,其實幾開心,鍾意一個人唔一定要擁有佢嘅,只要知道佢過得好就得。」
我:「嗯嗯…」
C:「與其你留喺我身邊不停記掛其他女人,倒不如你同其他女人一齊,間唔中諗起我就好。」
我拖住佢隻手,佢並無反抗。
我:「咁妳呢,嗰兩個男人點?」
C:「佢兩個,真係KAI㗎囉!」
我:「KAI妳又黐埋去佢哋度?」
C:「吖,家陣你好好咩?你都係KAI㗎咋。」
我:「咁…可能都係嘅。」
C:「Simon佢…其時無乜嘢,返工時係真係好正常,但佢好想我照顧佢囉,佢要嘅嗰種唔係愛情,點擁有同控制一個女人,佢只係想好似一個小朋友咁俾我照顧,可能工作壓力大得滯掛,我咪變咗佢個地下女秘書咁囉,我又唔使做啲乜嘅,佢今年都無乜攪過我,其實佢需要嘅唔係sex,有時我半夜返去探班買碗七仔魚蛋畀佢已經開心到傻,都唔知搵咁多錢嚟做乜,一出糧又唔見十萬八萬,又要交好多稅,睇到都辛苦;我提議過佢搵返前妻謦下㗎,今年終於搵咗一次囉,佢前妻都嚴重抑鬱,佢哋租咗架遊艇出海釣魚,希望兩個可以放得低啦…所以呢,擁有啲乜唔係咁重要㗎咋,過得舒服健康就好。」
我:「咁都幾好呀,Vincent佢呢?」
C:「佢咪同我一齊出job去東京搞programme trading啲嘢囉,你知啦,日本仔睇唔明英文㗎嘛,咪搵我哋去setup fine tune,寫下instruction log咁…佢呀,真係好搞笑㗎,同老婆結咗婚十幾年,仔女又開始大,明顯係無晒愛㗎喇,不過佢係一個好堅定嘅耶撚,無論如何都唔會離婚同出軌。」
我:「咁佢重黐埋嚟妳度做乜?博俾妳教壞?」




C:「佢話我哋可以談柏拉圖式嘅戀愛喎,乜嘢可以互相分享生命,乜乜感恩咁…我哋識咗兩年幾,其實一次都無攪過,我都好佩服佢嘅忍耐力。」
我:「咁…妳覺得同佢點?開唔開心?」
C:「我實無乜嘢㗎,唔做愛我又唔會死嘅,除咗呢樣嘢其實佢乜都對我好好,好到有啲令我唔習慣,咁大個人我都唔再收兵啦。」
我:「係妳唔畀機會佢,佢唔敢亂嚟咋?」
C:「你認為我會咁咩?放咗工佢話想同我謦欬,我又唔鍾意無無謂謂著住套suit喺條街遊來遊去,又嘈又多人又通街廢氣,我咪話想去開房沖涼囉,原來基督徒真係好誠實,佢一見到我嘅裸體就硬到不得之了,重要鬼死咁又長又粗!」
我:「吓?咁都唔同妳做愛?」
C:「無喎,我入去浴缸度浸,佢就望住我打飛機,重要連續打兩次,我見到佢啲精多到…真係無眼睇,到佢射完清乾淨晒先入嚟同我浸,真係齋謦掂都無掂過我。」
我:「好,我畀個叻佢,竟然有男人可以喺Cindy妳嘅裸體面前抵受得住誘惑!」
C:「佢後尾慣咗之後就無再出精先,話返到屋企先同佢老婆做愛,佢老婆好似好開心。」
我:「咁都係好事嚟嘅…其實無地方去妳叫佢上妳屋企謦欬都得啦。」
C:「我先唔制呀!」
我:「畀得妳住,妳點用我唔會介意…」
C:「你唔介意我介意呀!張床係Stella嘅第一次,琋玟嘅第一次,靜璇嚟到呢個世界嘅地方,重有…好多好多,我先唔會俾啲無謂人嚟污染。」
我:「嗯,明白。咁Vincent喺公司黐埋嚟Simon睇唔到嘅咩?」
C:「你話呢,幾百億都睇得住,點會睇唔到呢啲小事…不過神奇嘅係佢又無嘢,都話佢唔係想佔有我,佢見Vincent對我咁好,連佢哋兩個關係都好咗。」




我:「點解我覺得佢哋兩個好適合做BL小說情節嘅?」
C:「係就好呀!佢兩個攪埋一齊我就可以回復自由,唔使多咁多OT duty。」
我:「咁妳呢,幾時先諗住穩定咁搵返個男人?」
C:「欸…而家呢刻無呢個打算喎,或者,真係會有嘅,自自然然就會出現,我都開始厭倦兜兜轉轉霧裡看花嘅感情。」
我同佢繼續拖住手,望住靜璇同天承將啲草餅分屍食晒,再將枱面嘅杮種清個乾淨之後走咗埋嚟我哋前面。
璇:「Cindy姨姨,我要牛牛!」
承:「牛…牛!」
C:「靜璇,邊度有牛牛呀?」
於是阿女佢就指住咗我,咁我唯有放開Cindy隻手反轉個人趴喺地上面。
我:「妳抱佢兩隻嘢上嚟我背脊啦…」
C:「哦…真係辛苦晒你做牛做馬。」
我:「都慣咗啦…其實好似一直以嚟都做緊牛做緊馬,可能以前對妳哋實在太衰。」
C:「妳知就好啦!而家有報應。」
靜璇而家三歲多啲,天承就兩歲半,呢兩隻嘢越嚟越重,越嚟越大嚿,都咪話唔辛苦,爬咗兩嘢之後靜璇佢…
璇:「細佬,係咪好迫呀?」




承:「迫迫!」
璇:「Cindy姨姨!」
C:「妳想點呀?靜璇。」
璇:「妳都要做牛。」
我:「Cindy妳平排趴喺我隔籬啦。」
佢照做,然後天承BB就背過背咁爬咗上佢身。
C:「喂!Stella同琋玟都會咁同佢哋玩㗎?」
我:「冰雪聰明嘅妳認為呢?」
C:「你即係玩我啫!」
我:「新嚟新豬肉,妳走唔甩㗎喇,唔好講咁多廢話,開始爬牛牛好過啦。」
於是我哋兩隻牛就係塌塌米上面圍住張茶几爬,兩位魔王喺我哋嘅背脊上面搖旗吶喊,轉來轉去直到一個位我哋兩隻牛面對面望住。
「啜。」
璇:「牛牛作反呀…做乜撞牛㗎!」
承:「曳…牛牛曳!打打!」
璇:「分返開…牛牛!」




有人話全世界最好味嘅牛舌喺仙台,我覺得啱一半啦,三年前同Cindy喺仙台食過真係好好味,但論新鮮嘅話,都係熊本而家呢條正啲。
玩完一大輪木牛流馬之後我哋就同細路出去接返媽咪食晚飯,會席料理就大家都明㗎啦,唔再重覆,不過要睇住兩個細嘅真係好似打仗咁。
食完飯之後班女人約埋去浸溫泉,好彩佢哋帶埋兩個細嘅去,減少我嘅煩惱;其實我呢間大房都有室內溫泉,一個方形石缸咁,不過呢度又焗又無景色,女人都係應該鍾意去大場好feel啲,而且周圍都係日本人佢哋可以好放肆咁謦欬;正當我諗住放水自己浸自己嘅時候…
「Issac,一唔一齊浸呀?」
即係咁,我覺得一堆女人走去浸係正常不過嘅事,但…三個麻甩佬一齊浸即係想點?不過,人哋叫到我又無理由話唔好嘅,畢竟今次呢壇嘢都係我搞出嚟嘅…
「Issac,我真係好羨慕你呀。」
首先出聲嘅係YYM老公。
我:「點解咁講呀?」
「你哋讀到書,生活多姿多彩,你可以喺老婆間大學入面返工,自己重可以喺美國搞生意,真係好叻,幾年前重望住你係一個呆下呆下成日嚟大快活食嘢嘅大學生,估唔到而家已經飛到咁遠。」
我:「我真係無乜特別㗎咋…唔使羨慕我,係啲女人恐怖啫,琋玟嚟緊讀PhD人工應該高過我,我就嚟可以疊埋心水匿喺屋企湊女。」
「就係咁先羨慕呀…我老婆都就嚟生喇,我好驚我照顧得佢哋唔好,又怕佢返工加湊仔會好辛苦…明明我都有個學位喺手,雖然唔係靚,但我應該都要爭氣啲先啱。」
我:「唔使擔心喎,YYM佢一直以嚟都知慳識儉,係個賢良淑德嘅老婆,我睇到佢而家好幸福,同你一齊個樣萬二分安心,所以你唔使過慮喇。」
「點解你咁肯定?」
我:「我小學就識佢㗎喇,佢係一個喜怒哀樂分明嘅人,所有嘢都寫晒喺塊面度,邊呃到人吖…不過努力啲總無錯嘅,就算做快餐店都重可以升區域經理或者營運總監,而家又唔係你終點站。」
「但呢啲機會真係好渺茫…」
我:「其實人嘅價值又唔在於搵幾多錢,擁有幾多物質,讀書有幾叻;可以一家人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生活就係最美好嘅事,身邊人一個簡單嘅笑容係你花幾多錢都買唔到;知足常樂,所以如果我有一日返返嚟香港我都會繼續開開心心嚟食大快活,做自己就係最舒服。」
講就咁講,我點會唔知佢嘅痛苦,一個店長,一個經理,加埋花紅每個月平均家庭收入四萬到,租樓都無咗三成,遲啲重要養小朋友,好彩嘅係公司有伙食囉,同埋我對YYM真係有百份百信心搞得掂。
「係呀…有啲嘢真係唔關錢事,我都頭痛緊。」
到直男阿Sir出聲。
「你兩個教書同鐵飯碗無分別,咁都有嘢煩?」
「我唔知點求婚好…」
其實世界上好多人都係自尋煩惱,有時去到跟事情大小都無乜關係,搵幾十萬一個月嘅iBanker一樣可以嚴重精神病。
我:「吓?Erica佢好求祈㗎咋喎,我諗你瞓醒捉佢去簽紙佢都無乜所謂。」
「就係知佢無乜所謂先唔想咁,同佢拍咗咁多年拖已經無晒激情,所以想喺呢啲緊要事上面畀個驚喜佢,唔想佢失望,你哋當年係點求婚㗎?」
「我…奉子成婚咋喎,幫唔到你。」
我:「我都係一樣,不如你快啲攪大佢算啦。」
其實我重未結婚㗎囉…
「咁唔係幾好嘅,我都係想正正經經咁。」
做先生通常都會放自己喺道德高地,好心Erica就學下佢男朋友啦。
我:「咁難得過到嚟日本,不如順便喺呢度求埋婚囉,點都特別過喺香港嘅。」
「喺日本求婚通常會有啲乜嘢橋段?」
我:「我剩係知日本漫畫成日講嘅求婚橋段。」
「咁係點樣㗎?」
我:「你無睇開漫畫咩?」
「真係無乜。」
我:「咪就係一路食拉麪一路求婚囉。」
「…」
我:「我諗呢啲嘢都係自己諗先珍貴,如果係人哋教路嘅價值就大打折扣。」
「係嘅…但我由細到大都唔識諗呢方面嘅嘢,就連我同佢喺埋一齊都係佢做主動嘅。」
我:「見你咁煩惱不如我幫你去問下Miss佢想你點求婚吖,好唔好?」
「你唔好同佢講呀!咪玩嘢呀下,揼扁你㗎!」
我:「體罰學生係唔啱㗎,阿Sir。」
希望佢可以成功啦,真係成碌木咁,簡單複雜化,為Erica著想我不如叫Erica迫佢婚好過。
浸完溫泉返到房,等咗一陣啲女人都返嚟,兩個小朋友入門口已經喺媽咪心口瞓緊,送佢哋入房之後就已經嗝嗝聲。
琋:「Issac!你啲女人好瘋狂囉,係咁揸我波!」
我:「殊…唔好咁大聲啦…」
琋:「我有講錯咩?你唔好諗住唔話我知就會唔知先得㗎,我識得問Stella同Cindy姐姐㗎!」
我:「好多年前嘅事嚟啦…唔好諗埋一邊啦。」
琋:「我都無話怪妳…我都預咗,嗰陣喺九龍塘你已經同我講過有幾多個女仔掂過你,好彩,我啲襟姐姐全部都好好人。」
S:「係咪終於發現佢係衰人,唔想再留喺佢身邊呢?」
琋:「如果Stella走,我就跟妳一齊走。」
C:「放心,我唔會乘虛而入,我想睇呢條粉腸一個人孤零零好耐…呀!琋玟有一個女仔妳一定識嘅,就係Zoe!」
我:「喂!Cindy妳想點呀!」
琋:「Zoe Miss?吓!唔係呀化?」
S:「你咁緊張做乜?Cindy妳點解唔早啲同我講,我都未聽過呢個名,Zoe…好似好好食咁喎…」
琋:「係呀,Zoe Miss佢高高哋又夠白,瘦底得嚟都幾靚女,青春可人咁,係差在無乜波…」
S:「Cindy,妳而家可以盡情出賣佢喇。」
我:「哎呀,我同Zoe佢真係無發生啲乜㗎。」
C:「無話你發生乜呀…係射咗兩次精咋嘛…」
琋:「嘩!重要一次都唔夠!」
C:「琋玟妳記唔記得Issac佢幾時嚟幫你補習?」
琋:「咪十二月囉。」
C:「就喺嗰年嘅平安夜,妳阿Sir佢喺補習社入面搞到Zoe姐姐起晒水冧爆佢呀…」
琋:「吓…點解會咁嘅…我嗰陣乜都唔知…」
S:「唔想見到你個衰樣呀,入去陪細路瞓啦。」
呢三個係我最親嘅女人,我知道佢哋唔會真係對我點,但翻我舊賬講到眉飛色舞咁都真係唔係幾好受;本身我都煩緊今晚瞓覺個setting應該點,結果我就瞓咗喺小朋友嘅側邊,佢哋謦咗好耐唔知講咗啲乜,到謦到攰就三個一齊入埋嚟瞓喺小朋友嘅另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