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術教程正式開始!!」

「好耶!!」

謝花芬哈兩位異口同聲都歡呼着,並一起握住拳頭​舉起右手,眾人看見這麼熱鬧的氣氛都微笑起來....

小莉看見各位都歡呼着,自己也不經意地合上眼睛欣慰地​展露出笑容...


小莉正站在於空地的正中心,而其他人則圍著她,專注地聆聽小莉所說的話...





「非常歡迎兩位新成員加入到我們的流術課程中,分别是瑪回貴族的以及恩榮!!!」

謝花芬哈芬勞希卡都熱烈地拍著手掌,歡迎著他們的到來,當然希卡最主要是歡迎著

恩榮
微笑地向著各位揮手 「哈~這麼多人向著我拍手掌,可令我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呢~」

則向各位鞠躬.... 「各位好~本人非常榮幸能到此學習火系流術和認識大家!~」

「先跟各位說聲抱歉,今天為準備一些事而遲到.....不好意思!希望大家能體諒」 小莉向著各位深情地鞠躬道歉著





「教師怎會向學生這麼虔誠地道歉啊~哈哈!你還真是第一個呢!小莉~」 小莉低著頭聽見的聲音

「啊~...畢竟我做錯事...而且還沒有跟大家交代...」 小莉抬一抬頭,看到大家都掛着笑臉看著她,眼神有點錯愕....芬勞也開口說 

「站好來吧!我們每個人都沒有怪責你呢!快點開始今天的訓練吧!」

「明明這裏最要急學習的是你,剛剛可還一直在抱怨著莉姐怎麼遲遲未到」 芬哈在一旁冷嘲著他

「可要注意你的言行呀!!弟!我剛才可是在擔心而不是在抱怨呢!」 芬勞變得有點兒激動,感受到委屈地說





「哈哈~好了好了!接收到你們的好意了~也不要再拖泥帶水快點開始吧!!!」 小莉看著每一位的表情,看見他們這麼有心向學似乎也安心了起來

「先容許我再用一段時間去介紹流術這妙物,各位可以當這為複習一下歷史!」

「流術,是由我們古人的智慧所發現的,我們其後也將這應用在日常上,工作上,學習上等等,流術的原意就是便利於我們的生活」

「但由於流術的力量非常強大,不免會有些人會被這強大的力量所反噬,當力量越大野心就會越大,慢慢地人類跑出了黑暗面....曾經的一段時間,人類將這當成統治人民的工具,完全扭曲了流術所存在的意義,儘管這的確是一種武術,是為了格鬥而存在的東西,但我們卻更應該將此用在保護人民上,而不是用來滿足自己上的」

「不過,非常幸好~我們近幾代的國室已經再沒有這種事情發生,也許是人們開始從中反思到我們之前所犯下的過錯,並慢慢進行改善,如今雖然也存在著胡亂使用流術的人,但相比起以前已經改善了很多~也希望各位能傾聽著我想帶出來的訊息,希望各位也能正確使用出流術....」

恩榮對着謝花的耳旁講悄悄話 「小莉的感覺真的很像一個真正的教師呢~說話很有智慧,可不像我這種不停說垃圾話的人...」

「怎麼拿你去跟姐姐比較,你可一樣都比不上她呢!不論性格、外貌、智慧都遠遠拋離著我們這些村裏的平民,都遠遠拋離著我們這些村裏的平民,村裏很多人以及本小姐都非常敬佩她的!!」





「雖然我也有預感你會說出攻擊我的話聽到後還是心裏有點兒不爽呢~...不過聽你這麼說?感覺大家都對小莉很崇拜呢!!」

「當然啊!她為我們村莊帶來很多的發展機會呢!她賦予我們非常多知識以及科技!!不論換著是誰都非常感激吧!」

恩榮非常著迷看著小莉,慢慢地感覺自己與她產生距離感...

小莉是一個沒有任何缺陷的人...但我卻只是一個....

突然,開口打斷了小莉的話...而且眼神堅定,非常認真地說

「那請問..小莉為什麼現在我們還需要學習流術,既然流術成為令人恐懼的東西,杜絕使用流術不才是最佳的解決手法嗎?為什麼你能這麼斷定以後甚至現在其他人不會透過流術,從而令人又回到那個透過暴力去解決事情的樣貌呢?我也不是想為難你...但..希望你能回答這問題」

的一問,周圍都一片肅靜....不禁令眾人感到困惑與尷尬令人懷疑他到底是否真的有心來學流術的...

小莉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面帶笑容非常樂意正面回答道





「啊~也許你的方法能可以完全解決這樣的問題,不過~正如我剛才所說流術是具有重大意義的,我認為它可以代表到人的精神吧!...嘛..雖然這種說法令我心中有一點羞澀,但流術畢竟是由人所創造的,人難免會對自己所造之物感到自豪吧!感覺這東西就是人與生俱來的東西,只有人才能釋放出流術,人會重視著自己獨特所物,若流術真的被徹底消滅,我想人類以後的文化會再沒有一分色彩..」

「而且最重要的是,流術在根本上是不會對人類社會造成任何問題的,真正的問題是人類如何使用流術..正如每一種流術都不分強弱的,而是要看使用者能力的道理一樣,造成這樣的根本原因問題不在於流術,而是在於使用流術的人」

「雖然無可否認,現時或許也有一些人不正當地使用流術,但我相信王城一定會制定好解決方法,政府一定會改善到這樣的狀況,也許這就是政府要停止在學校授課流術,將教授的重任交給這些懂得流術的村落的原因吧~」

「讓人們用另一種方法將流術傳承下去,讓後人能繼續認識到這強大、優美的流術!」

「這正正是我們現在所做之事,不想人的傳統武術末落,畢竟這是我們從古傳下來的文化,我們希望能真正地延續這種文化、這種精神!」

小莉的話,不禁令恩榮以為他們面前是一個演說家,雖然他每一句話都不太聽得懂,但總令他感覺非常有道理,在聆聽完後,就靜靜地閉上了嘴巴..

「喀喀!嘛~..繼續說回剛剛的事吧!!流術的起源,可謂是充滿著各種說法,我就以目前最不對爭議最正規的起源去開始說起,流術自從人類誕生至今都所存在的,據聞一開始只是一種村落的小把戲,當時人族處於戰亂時代,而最基本的武器就只是"八指",這時的人類是非常缺乏一種具有範圍性以及作用性大的物件能令人類自強,而就在這時一位名為忍壁•歌朗的科學家,運用自己在各村落探究所發現的再整合出來從而形成了流術,再者由四位武術家所精通,當時分為了四種流派,火、水、風、土」





「首先就從我們所學的火說起吧!火!猶如其名主要是透過身體的能量組成火焰去進行攻擊或防守~主要是靠人體裏所散發出的熱血熱情從而形成的!這系列的流術通常手段都是一次爆發性的,只要你耐心的那一份熱血燒得越強勁,那火焰也會遵循著你內心一同燃燒起來!火能一直蔓延可以無止境地,亦可以一瞬間被熄滅。
它代表著對萬物的熱情,火可温暖人心,亦可焚燒一切!自己內心中所燃燒的激情,就是這流術的核心~此流術適合身體上擁有的負能為分佈不太散亂,負能的流動會因由心情所影響,且會經常不停膨脹收縮的人」

「接下來是水~水是被譽為生命的泉源!但在近幾年民間較為少有水系的流術,主要原因是被另外一種較為實用的流術代替了。
水是萬物的起源,溫柔的水點可滋潤一切,猛烈的洪水則會淹沒一切。此流術適合身體上擁有的負能條件較為複雜,能量在身體裏流動必須非常有規律地就如水一般,而且體質不會因外界的溫度、氣候所以影響到導致負能出現變化的人」

「而風~最容易上手的流術,只要遵從着自己的内心,再加以訓練基本上就能產生強風。
各界也能流傳着風屬性的流術是最早由人所創造的!風飄忽不定,可以不經意地一下子吹散一切。此流術適合身體上擁有的負能條件也非常簡單,與大部分人的體質一樣,只要負能和正能的分佈平均,流動速度正常即可!」

「最後是土~是形成大地的主要物質,說到大地人們自然就會聯想到一種堅實的感覺,沉重而穩定
人們使用土系流術主要都是作防守用途,不過只要運用成熟亦可作為攻擊性強烈的武器!此流術適合身體上擁有的負能條件為每個能量之間不會太過分散,是非常集中於一個位置的!身形上也需比較壯實,不然會因消耗太多能量而暈倒...」

​「這四項就是最基本的流術,但在數十幾年後人們發現了雷,以及將水這種流術轉化為另一種更便利的形態!那就是冰,所以就形成現今大家眾所周知的火、風、土、冰、雷慢慢地將水淘汰掉...」

「不過今天我們就先說完最基本的四種,較為進階的兩種就看以後各位的表現如何了~」

「以上就是流術的典故,相信各位也沒有什麼問題吧!各位跟得上嗎?恩榮?」

「沒問題!!!」 「剛才小莉說得簡單易明~很榮幸可以在這裏!真的學到很多的~」 恩榮也分別回答道





「哈哈~聽明白就好了,要是我有說得甚麼不清晰!儘管提問吧!......那相信大家現時已經下定決心去學習火屬性的流術吧!既然這樣那就事不宜遲,我就不多廢話了~經過之前的檢測在座的大家都是屬於適合火屬性的流術,萬事都準備好!現在是時候讓大家親身體驗!!」

「終於開始了嗎?哈哈.........不!!我現在應該要專心於學習流術!!不能失態!不能再讓小莉看到那模樣了!」

恩榮拍一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顯得更精神

「課堂開始時,謝花格也希卡芬哈芬勞先循例每位學生嘗試靠自己去發動流術!讓我看看大家大家現在的狀態!順便就讓兩位新人感受一下你們對流術的信念吧!!!!」


恩榮都慢慢讓開一個範圍給他們,並都將頭望向謝花他們的方向,目不轉睛看著這刻

這五位在這一刻他們意外地非常齊整地,一同將雙眼閉合,慢慢地...慢慢地...

氣氛開始凝重起來,五位都輕輕吸了一口氣,手中的木劍開始發熱,微微的光從劍刃上亮起,慢慢形成火焰,並將這團火焰揮往到天上,這團火焰隨之也在天上慢慢散去

恩榮認真地看了整個過程,雖然他也曾經看過了一次,但這驚艷的感覺依然地保持著,他眼裏看著天上的火花由燃起再逐漸消失....他再一次定著迷住了...

雖然也非常認真地看着,但他的反應卻意外地普通平淡...

五位示範完後,謝花非常驕傲地說道 「怎麼看得目不轉睛呢掃把男~哈哈~是不是對本小姐的能力感到非常震驚呢!!没關係的!!很快你就能學到了」

「嘛~不過對我而言...也許並不是想像中的很簡單....」 恩榮客氣地笑了笑答到

「放心~不會很難的,只要你肯努力就做得到的了!!」 謝花聽完這句話後露出天真的表情說

「努力就做得到的..?也許吧...哈哈~比較意想不到的是你居然來鼓勵我~感謝了!! 」

恩榮有些許消沉地微笑說,謝花聽完這句話後立刻說

「怎麼說到在你眼中本小姐給你的感覺好像並不好一樣」

「不..不是這個意思....總之謝謝你啦~」

兩位在談說的期間,希卡展示完剛剛的流術後,眼睛不禁一直朝向着的方向看

看了一看,並與希卡對了一對眼,希卡的臉頰瞬間泛紅,眼睛不受控制地閃爍到其他位置

兩位男孩看到這樣的情景後瞬間明白了甚麼

芬哈看見後表情馬上控制不了,不情禁地露出那壞壞的笑容,並靠向想與他的哥哥芬勞進行討論

芬勞的表情卻凍結起來,大大地張開嘴巴,一個大大的O字出現在他的口中,這一刻他整個人一動也不動..完全石化了....

芬哈正想與芬勞說點甚麼時,芬哈看見芬勞的表情後,瞬間閉上嘴巴,汗流滿面地心想着

不會吧!!不會吧!!不是吧!!!哥哥...這莫非是一段三角戀關系!!? 原以為芬哈會不懂看人臉色,但看來在這方面卻意外地成熟

正當芬哈八掛着這些事時...小莉開口說

「不知兩位對剛剛所展示出的流術有何看法,是感到很驚奇?還是對流術添加了一點興趣呢?希望以後大家能共同進退,一起為流術而奮鬥!我亦看見五位展示的流術相當出色呢!!我差點一不小心看入迷了呢~大家一定也有回家好好練習吧!!」

七位學生聽到話後目光都再次轉向小莉,小莉走到恩榮的中間並繼續說

「相信對我之前抽象的話具體是什麼做也不太清楚吧!不要緊這只是一個小熱身!....恩榮你們有學習過劍術嗎?」

「啊~很抱歉...我對關於耍劍方面的技術可是一竅不通呢~」 恩榮流著汗眼望著手上的木劍

手在反覆放鬆再緊握著,正適應一下木柄的手感 「我在家室裏沒有碰過太多武藝上的玩意,父親大人都只是交託我去處理文才,但凡有關於打鬥上的都是交由後輩所負責的....」

芬哈走上前,好奇地問道 「那麼哥哥!為什麼會突然前往來學習流術呢!」

「哈哈哈~...這層嘛~不太方便說呢~這大概就是我的使命吧!」 以笑容以及蒙糊的說法去帶過此話題

「這些話題就留後再說吧!既然兩位都會怎樣接觸過劍術,那我們先從這裏訓練開始吧!看見前面那兩個用木製以及麻繩綁起來的訓練人偶嗎?」

兩人點了點頭,小莉走上前並轉頭舉起右手,手掌向天撥一撥手指 「請兩位跟我過來!先教你一些基本的揮劍技巧~畢竟基本的流術都是以劍作為媒介去使出的,所以劍和流術可謂是息息相關」

恩榮都聽從指示,走上前來面對著這些訓練人偶

「現在恩榮留意着我接下來的動作, 聆聽着我的指導,唉...其他五位學生也上前來去輔助一下他們吧!」

希卡聽到後馬上前往的身邊,芬勞看見後馬上著急地跟上,而芬哈看見後也默默地一走到旁邊...

謝花格也則走到恩榮的側旁...

小莉非常有耐心地仔細去指導他們,特意放慢動作將雙手握在劍柄上,並一句話一句話去進行指導

「首先,先聽從著我的指示,將你的雙手放在劍柄上,啊!麻煩各位上前矯正他們的動作!」

「掃把男!不是這樣握劍啦!你連這些最基本的都不知道!你這樣揮劍的時候是很難使出力的!你要將手這樣放啊!!!你看看人家!這麼快就掌握好了!!再對比一下你自己?最基本都做錯!」

謝花非常苛刻地批評着恩榮,恩榮雖然內心非常不快,但也只好忍著情緒一步一步聽她的指揮 「啊~..知道了!知道了​!」

「也不要這樣說啦~哈哈~剛剛在閒餘的時間可是受希卡的福偷練了一少陣呢~」 繼續用他那迷人優雅的笑容說

希卡耳朵動了一動,聽到自己的名字從的口中所說出來,臉馬上紅起來

「大家都跟好了嗎?記得放輕鬆~...不要施加任何壓力給自己....慢慢來...慢慢來...好!接著將劍向前對準著目標然後放平衡,左手輔助著右手,慢慢將劍身推向右....」

恩榮非常仔細地伴隨着小莉的動作,認真地聽清楚她的一言一語 

「哦~做得很好呢!恩蠑哥哥」 格也看見他的動作達到了合格水準,便開始讚揚他

「還差得遠呢~不要這麼快就稱讚掃把男啊~他是很容易驕傲的!」謝花完全堵不住他的毒舌

啊~我不會驕傲呢!讓給真實力你看時~可不要太吃驚呀!謝花 恩榮在心裡非常不屑地想着

「然後右手用盡全力,對準著目標向前砍!」 呯!!!!!!!! 以及恩榮都非常順利地用劍打向了目標,發出了清脆的敲擊木頭聲

「哇!!哥哥可真厲害呢!居然可以這麼快速地掌握到技巧!恩榮哥哥也不賴~」 芬哈非常佩服地讚揚著兩位

「哈~謝謝你芬哈弟弟~」 恩榮似乎對剛剛那一下感覺回自信

「很不錯呢!兩位~雖然也需要較長時間的訓練才能運用得更加成熟!不過如今這個成績已經是很好的了!」 小莉輕輕地拍著手掌,微笑地向著恩榮

恩榮用着非常滿意自信的笑容看著謝花,謝花你這樣的眼神盯得感覺到不自然... 「好了~本小姐是承認你剛才的確是幹得不錯!」

幾位就這樣相輔相成,互相幫忙去練習着...恩榮以及也非常努力去練習揮劍的技巧.....


啪啪!! 「好了各位~先停止手上的動作!」 小莉拍拍手掌,正在練習的眾人也停下了動作,將視線都轉向了她

「哈哈~!!又到了本小姐最期待的時間了!!!!」 「耶!!終於來了!!!」 謝花以及芬哈都變得積極了起來

「怎麼了嗎?」 恩榮向左右向你看著他們兩位,並對此疑問著

「我們一天都會有一段的時間去進行互相切磋!」 在他一旁的格也走了過來向他解釋道

先跟恩榮解釋,接下來的項目會先分組~兩人為一組!你們在這期間需要用木劍進行互相切磋,不過以免危險我們會禁止使用任何除了木劍的其他攻擊,流術也不行~」

「我建議先讓兩位新人一組,畢竟兩位都是初學,這也令我能觀察便於日後指導....」 小莉開口向各位說明

「嘛~..現在七人而且我也要進行觀察,平均分兩人一組有點難度呢!有誰願意跟同我一起觀察分析戰況呢!」

這時....希卡舉起了左手,並輕輕細說 「
我..來吧...反正我對這環節不太感興趣...」

小莉微笑對著 「好吧!那希卡跟我過來吧!其他人就自行分組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吧!」

「好的!」 眾人都開始分為了兩....謝花格也芬哈芬勞以及恩榮.....

恩榮有點兒緊張地握着木劍 這麼快就要跟人對决了嗎?...而且怎麼的氣息轉變到這麼認真...不不不!不要多想甚麼!來吧!恩榮

一聲不吭...眼神認真並充滿戰意,希卡的注意力只味集中在上....

恩榮都互望着對方,並一同倒數....

「那...3!2!1!開始!!!」 隨著兩人的話語落幕,兩人的決鬥也正式開始~.....

兩人全力跑向前,恩榮首當其衝去發起攻擊....他將手上的劍一下揮向的胸前...便馬上反手用劍刃擋下了攻擊

恩榮馬上向後退,先為自己緩充一會....不過馬上乘機在這空蕩時期上前打向恩榮,恩榮反應不來一下子被打到腹部的位置....

「呠~!!...咳咳...真的毫不留力呢!....」 恩榮忍着痛,強硬地笑着說,而小莉也開始變得擔心起來....

「哼嘻!可陸續有來呢!」 說完後馬上進行第二輪的攻擊

快速走上前,恩榮看著這時正衝過來的滿身破綻便毫不停留舉起了雙手,用力將劍由上而下劈下去.....

怎料...踏了向左,將重心傾斜到左邊,完美轉向避開並一下子打到恩榮的右手臂.....

恩榮手掌一時間没有力,木劍也從手中脱離開......恩榮膝蓋跪在地上,左手掩着被打中的位置..... 「啊!!!嗯~...」

就這樣...兩人的切磋耗時不到兩分鐘就完結了....

恩榮的痛覺神奇地開始消散了....恩榮驚奇地看看自己的身子 「剛剛...怎麼了.....」

「這是由一種特殊軟性木材所製造的,它不會帶來實質的傷害,只會供給臨時的痛楚感,不然我怎會放心給受了傷的你和格也進行戰鬥啊!」
 小莉上前幫忙撿起地上的木劍,給回恩榮

恩榮伸起雙手拿回,點了點頭 「謝謝呢~小莉...不過你這樣說也是啦~..哈哈」

希卡目不轉睛地看着氏,氏對她仁慈地微一微笑,立馬令希卡眼神飄忽、心不在焉...

前來到恩榮身邊,依然地笑着說 「恩榮~真厲害呢!剛剛差點被你打倒了呢~」

恩榮聽到這說話後靜了一靜,收起了所有表情...拳頭在緊緊握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