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榮聽到這說話後靜了一靜,收起了所有表情...拳頭在緊緊握着........

「嘛....你很強呢!....不用這麼謙虛啦!...剛才你擺明就是是壓倒性地打贏呢~....」

看到這情況,立即開始說一些補救的話,試圖舒緩這氣氛...

「啊!不是呀!恩榮...適才你.....」

恩榮抬起頭,眼裏依然充滿著幹勁 「不過就算這樣!我從今天到明天、後天都不會放棄的!總有一天我會令你看見我苦練的成果!」





小莉看着眼前的兩位男子微微一笑 「男人是不是都要打一場架關係才會好呢!~」

關係好?...說真的...我對他還是有些少的拒抗....不過,似乎在不知不覺我與這難以靠近的貴族開始慢慢縮短了距離呢! 恩榮眼看着氏,心裡在盤算着...

希卡!對剛剛的戰鬥有甚麼要發表的嗎??」 小莉輕拍着希卡的後背,向她詢問着

希卡的視線一直都不為意地轉向...連忙謊張地說 「剛才..真的真的打得很好呢!!會完全考慮對方的攻擊模式....再..再會以相對的對策去進行防守或進攻!!而且反應能力極強,完全預測到恩榮的攻擊軌跡!!而...另一位就....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唉...怎麼好像只是禮貌形式上提起我...整場比賽都只留意着呢!...唉...希卡妹妹偏心也不用這麼明顯吧~~





恩榮心裏忍痛着...不過既然現在腦還有力氣在想些垃圾事,看來恩榮從剛剛​焦慮的狀態,逐漸平復回正常

「哈哈~」 小莉和聽到希卡的評價後一同笑了起來...


「唏!!!呵~~~!!!!」 「看看本小姐的招式!!!!哈哈!!!」 「呼~...呼​~....啊!!不要~」 「專心看著前方啊!!不要只一味叫!芬哈!!」

恩榮看著每一位努力著的孩子們,閉上眼睛雙手輕輕拍打自己的臉龐 「哼!看來我也不能鬆懈呢!!」

嘛~這裏的環境這裏的人感覺都挺好的呢!~生活在這裏應該會很幸福吧!哈~....不要想再多了!!先應付好眼前的的事物吧! 恩榮看著這裏的人事物,不禁在心裏想






接下來的環節就是對恩榮來說最難的課題.....如何使出流術~

這時..兩位也非常認真去聽從指示,跟着小莉所做的動作....

「先教你們兩位最基本最簡單的火系流術招式,我們稱它為一一"炎環"...嘛~嚴格上流術並沒有所謂特定的招式,其實只要你擁有著足夠的想像力以及技術,千變萬化的攻擊任由你掌控,你可以將它玩弄到出神入化...不過既然大家都是初學者,是按照指定的流程去授教,不過不要緊的~等時機成熟後我會任由你們發揮!以前就曾有一個人用火流術具現化一條蛇型巨龍出來,他曾經的對手們都聲稱這招式非常霸氣,那條龍出來的壓迫感非常大,甚至有人被這招嚇到尿褲子呢~自此以後,人們都將此招式稱呼為"獄龍炎"」

左手拇指以及食指都托著下巴,眼皮微微垂下 「我也聽過類近的人物傳記....好像是英雄薩拉斯戴?小莉你還知道真多呢~」

「哈哈這都是小時候所聽來的故事呢~」

嘛...他們兩人是在討論一些關於這個世界的歷史人物吧~.....求求你們兩位可不要傾談得過於深入呢~不後我可是會聽得一頭霧水啊! 恩榮看着前方的俊男美女正笑著交談道

「啊~咳...剛剛扯得有點遠呢~哈哈.....現在各位先留意一下全身的擺位,先把你的雙腳打開,左腳微微向後,而右腳踏前大概一隻腳的距離...」





小莉開始架起動作,手持著劍,態度非常認真地看著前方 

「嘛~其實老實說~流術終始如一技巧都只是在於你腦部的精神狀態,你一定要集中不能怯場,然後再微微調節你的身體,順著你身體裏或空氣中負能的流動方向....然後.....」

小莉的劍中的劍身開始產生光芒,恩榮隱約地感受到周圍溫度的變化.....手持著的劍慢慢燃起一圈又一圈的火焰,從劍柄一直蔓延到劍頂

「然後就是這樣了~接下來就.......」

小莉非常用心地一個又一個的步驟去教,每一個細節都解釋得非常清晰....

恩榮期間也非常認真跟隨著小莉的指示,從零一步又一步去練習.....但卻一點進展也沒有......

恩榮正專注的時候,旁邊卻傳來嘲諷他的聲音...





「不是這樣啦掃把男~你是笨蛋嗎沒有聽到姐姐的話?不需要這麼緊緊地合上眼睛,要放鬆好嗎?」

「大小姐呀!我很放鬆了好嗎??」 恩榮臉部震抖着,嘴唇一直磨合着,眼睛合得非常緊地說

「看見你這個樣子...誰會相信你這種鬼話啊...」 謝花嫌棄地看著他說

而在另一邊的氏,訓練得開始有樣,手中的劍雖然只是發出了微微火花,並沒有形成剛才所說的"炎環",不過透過劍柄確切地感受到拍手心的溫度慢慢上升,他是真的有透過身體的負能轉換成流術的...

希卡臉上微微泛紅,專注地留意著的表現,在她背後的芬勞用失落的眼神看著希卡,芬哈也同樣地用無奈的眼神看著芬勞....

小莉看見的表現後,也拍起手掌來非常欣慰地說道

「真厲害呢!!只是過了十幾分鐘,居然表現得這麼厲害!!非常有潛能呢~」

微笑著謙虛地答道 「哈哈~謝謝讚賞,其實也只是在靠着剛剛的空閒時間,有希卡指導著我,然後靠著小莉你一大長篇的解說,我再從中慢慢摸索,慢慢地掌握到技巧而已」





希卡的臉紅得像個蘋果般,小莉亦笑了笑,恩榮看見後所交出的成績後,吞了一吞口水

「啊...~我是不是又輸給了呢~.....不行不行我要再加把勁!!!」

小莉看見有點失落的恩榮,便上前甜甜地用溫柔的聲音去鼓勵著恩榮

「沒事的,不可能有人沒經過訓練就能一蹴而就的,更何況你想一想~你所訓練的流術可是地獄級數的難道,慢慢來吧!只要你肯努力,投放心機,終有一日你會成功的」

雖然這些話都很有鼓勵性....但不知為何,這些話卻不能觸動到恩榮,可能是他已經聽見過這樣的說話無數次....感覺有些少麻木...

雖然如此,但恩榮也禮貌地回答道 「謝謝,感覺我現在...充滿動力了,哈哈~」


時光飛快地過去,時間也踏入到下午....





此時已經開始可以獨自進行練習了,不再需要他人在旁指導,他對流術開始慢慢熟練,甚至可以釋放一個完整的"炎環",這神速的進步令希卡看得十分著迷,她在不遠處時不時都看着氏,但此時芬勞表面上平平無奇,但實質心裡逐漸變得不爽..甚至整日的訓練裏根本没有留神...

「聽好了拿好你手中的劍,在内心燃起到極致之時,在這一瞬間雙手要發力垂直向前揮然後就可以形成一個強而有力類似火焰衝擊波的物體....喂!!希卡芬勞剛剛你們有在聽嗎?怎麼好像就只有芬哈在專心看着我,聆聽着我的步驟啊!!!」

小莉就以大老師般的語氣斥說着她的學生....

「唉.......不..不是...對不起,剛剛我有點分心了....」 芬勞立馬轉頭看著小莉結巴地說

「....不好意思莉姐,我也分心了...」 希卡也連忙低頭道歉

「唉...真拿你們辦法了,我重新再說一次,可要留心聽着了!」 少女嘆氣完就繼續耐心去教導他們三人

訓練得有模有樣,但在另一邊恩榮卻.....

「唏!」

「啊!」

「呵!」

恩榮一直在苦練着,但..好像卻没有任何進展

「呼....呼....真的很累啊....」

「掃把男你...你真的適合這流術嗎??還是...你只是一個一竅不通什麼都做得差勁過人的笨蛋」 謝花用手掌遮著雙眼,嫌棄地唉聲嘆氣着

「才不是呢!!你可要記住現在的臉,以後可不要被我超越你!!」 恩榮立馬對她的言論感到不滿,馬上回駁

「才不會呢!!!!!」 

而在另一旁的格也微微低頭喃喃自語地說「訓練了這麼久...正常現時劍也應該起碼會有些反應...但...為什麼姻榮哥哥....」 

就這樣....七人都努力地訓練着,非常努力...

恩榮不停苦練着....但卻得不到任何回報....恩榮慢慢開始變得着急,頭上流著幾滴汗 可惡....什麼乍看之去大家都很容易使用到流術...現在都已經大概過了幾個小時吧.....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小莉來回每一個人身邊逐一逐一仔細去教導....

恩榮劍上從一開始到現在均没有任何反應...恩榮一直碎碎念著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小莉在一旁仔細觀察,調整他的姿勢、神態、呼吸以及情緒....

恩榮看見一個這麼溫柔的女孩在非常努力去指導著他,心裏一直想著不能白白浪費她的心機...

他一直一直不斷去嘗試,回味著剛剛小莉釋放流術的技巧,腦裏在不停自我催眠 冷靜要冷靜!恩榮!!

但很可惜地...一點進度也沒有....他由始至終都没有任何改變.....


時間已到達黃昏,天空開始逐漸昏暗,也代表着這一天的教程是時候告一段落了.....

恩榮還是非常努力不懈,一直堅持重複又重複去練習著....儘管現時沒有任何成果,他亦相信著努力有回報的

謝花看著這樣的他也無話好說...並輕輕地歎了口氣....

小莉看著苦練中的恩榮,心裏開始有點擔心..... 是不是時候...該勸他放棄呢~....

不過此刻小莉在心頭冒起另一句恩榮曾經對她所說的話 "怎麼看我都不是一個容易放棄的人,只要是被我看中東西,我就會一定用盡全力去做好的".......哈哈..也許這就是他的優點吧~...不過這也挺可悲的....

小莉無奈地看著周圍的環境,天色已暗了,大家都已經消耗大量力氣去上這一課 「嘛~就這樣結束吧....」

小莉正想向各位宣告時.....恩榮突然大叫起來

「成功了!!成功了!!我成功了!!哈哈,終於....終於....有回報了!」

小莉立即將頭轉去恩榮那,謝花走了上前靠近着他手中的劍,皺著眉頭露出疑惑的表情說

「那個..掃把男~你是不是努力過度產生幻覺了,那個....劍上好像...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呢~...」

「不...不....我感受到..我切實地感受到劍溫度的變化,劍的熱情全都傳達到我的手中,這...這..終於!!!!」

「你這也未免太誇張了....你就只是釋出了一點溫度...不過~這也挺好啦~哈哈」

恩榮的眼神非常興奮,雖然在釋放出火焰上還差一大截距離,但這次他確實實地感受到成功的味道,這種滿足感是前所未有的..

小莉看見他那振奮着的樣子,發自內心安心地輕聲笑了一下....

小莉拍一拍手,大喊着

「各位!!!今天的時間也不早了,你們的努力我有目共睹,今天的進展對大家來說都很不錯呢!各位!!以後的課堂也請多多指教了~恩榮好好加油呢~」

大家都笑容滿面,這時的心情大概就像在學校拼搏了一個下午,終於熬到放學的時間般的心情....

恩榮伸一伸懶腰,看一看他手上的一把木劍,輕聲地說

「你可陪伴了我一整個下午呢!!以後也請你多多指教了~」

小莉走到了的面前,彬彬有禮地說 「辛苦了你呢~....今天你的實力真令我感到挺驚訝的~你在這方面的潛力真的很高呢!哈~那以後也請多多指教了,我不要嫌我這個教師麻煩呢~」

微笑回答 「哈~有你這樣的教師我相信學生也會做出適應成績去回報你的!放心吧我也會繼續努力的!」

接著小莉走到恩榮身旁,眼睛直線看著恩榮,再加上那甜美的笑容,慢慢恩榮開始心跳加速... 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

「看來你遵守諾言了呢~今天看到你啦努力拼命的樣子!開頭其實真的挺擔心,不過看見你剛才拼盡全力所得來的成果,看來我無需再多慮了呢!」

恩榮用食指輕輕刮着自己的臉蛋,有點兒沾沾自喜地說道

「哈~謝謝你了,剛剛一直在努力佢做好老師這個角色~指導一個沒天份的笨蛋兒童,你在旁邊一直努力,沒有放棄我,我真的....很感激...謝謝~」

恩榮鞠了鞠躬,非常認真地向她道謝,小莉馬上變得有點不好意思,立馬回答

「不用這樣啦~搞到我有點不知所措施呢~哈哈~不用一直踩低自己了!你才不是什麼笨蛋兒童,給予自己多一點信心吧!嘛~更何況這也是做老師應有的本份,每一位學生都是很重要的,我也會惜待每一位,更不用說我會放棄你們!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哈哈,真是一位稱職的好老師呢!!不過...你記得初次與你見面時好像說過你不是出生於這個村莊的...但為什麼...你要這麼努力呢~將教導流術、傳承流術這不關於你的重任交托自己」

「啊~你居然還記得我說過,哈哈~這樣說吧!他們...這個村莊很多人都無條件地接納我...幫助我....我這點回報不算什麼....」

「哈哈,是嗎?.........那....總之我們互相加油吧!!.....啊~頭又開始有點痛了~」

「好好休息吧!那...加油!!恩榮!」

「那...加油!!小莉...」

恩榮舉起了手掌,小莉也配合著伸手與他"啪~"一聲,兩人互相擊掌,互相為大家打氣...

「那莉姐、各位~再見了!太晚回家可會被媽媽嘮叨一番呢~」 「非常感謝大家今天的指導,還有很高興認識你們,以及恩榮,我們就先行告辭了,下次再見面吧!」

芬哈以及芬勞都各自向大家道別

希卡也走上前來各自向大家點頭,希卡含羞地看著....用一個眼神再加上笑容,立即令她害羞地跑走,走到了芬哈芬勞他們兩兄弟的附近....

三人就這樣一行離開他們了....

「他們三人感覺就像從小玩到大,感情非常要好的朋友呢~」 恩榮目送著他們一步又一步離開

「嘛!~...有這麼感情要好,認識這麼久到現在感情還不變的朋友~....真是幸福呢!」 小莉走前一步,站在恩榮的側旁

恩榮的眼神不禁慢慢向左,目不轉睛盯著眼前擁有天使面孔美少女的側臉,金黃色的陽光照射在他們倆的臉上,令這一刻添上了一分唯美

謝花格也走了過來,謝花飛奔一下子拍了拍恩榮的背 「啊~嚇死我了!!不要無緣無故這麼大力拍過來呀!!」

謝花含笑一陣,然後對着小莉問道 「那個希卡芬哈芬勞已經回去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吧姐姐!不然等太陽下山,環境完全黑漆漆時~我們可找不到回家的路呢!!....但....姐姐我有一個問題...就是接下來會一直會寄宿在我們的家嗎?」

「哦!是呀小花,我已經先前通知了爺爺,最近你看到很多雜物被搬出來的原因就是因為如此,爺爺收拾好雜物房,那個...我們就會睡著那裏,而我們的房間則會變成的睡房~箂亞爺爺依舊就是睡在客廳裏..可能今晚會擠一點,也請你見諒呢!~小花.....不好意思要你陪我睡雜物房,真的對不起呢,我們的家實在不大只能容納三至四個人...現在我們只是勉強擠一點位置出來....希望也不要介意我們的空間太少呢!」

謝花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沉默了一陣....而則歡笑地說著 「哈哈不要緊啦!!沒關係的...其實我睡雜物房也可以的~總而言之有空間供給我休息我就已經感激不盡了!」

「嗯嗯~不用了.....我們兩姊妹就睡在雜物房吧....畢竟你是貴族,一切都已經為重...」 謝花搖了搖頭,勉強地笑著...   

恩榮看著他們的情況...心裏揣摩著...突然!他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對...我可沒有地方住啊..那我今晚怎麼過?!!!現在都已經快踏入夜晚了!

恩榮非常明顯地表露著那煩惱的表情,格也在一旁接著說

「那個....恩泳哥哥,我想你.........你現在應該也沒有地方可以過夜吧!....不介意的話,可以在我家睡啊!...不過家庭比較空間非常細小而且破舊得很就是了....不過起碼我也有床鋪....嚴格來說就是一個鋪著軟性布料的蓆....」

恩榮聽到這一句後,感受到被救贖的感覺,立即充滿感激之心向格也道謝

「當然好呀當然好呀,我才想說如果不介意的話就讓我在這過一晚吧!!!!格也弟弟真的很感激你呢!!哈哈哈~拜託你了!!感謝真的萬分感謝!!」

格也恩榮一連串的話壓到喘不過氣 「哈~..哈~...不用這樣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眾人在這一刻都被這兩位男子逗趣,謝花走上前開口說道

「那我們一起走吧!!反正我們的路都是同一條~天色也不早了!快點!!」 

就這樣...五人就一起走回開頭位於村落中央的噴水池....

小莉、謝花一同走到不久前大家一起共聚午餐的屋簾裏,他們三人也與格也恩榮道别

「跟我來吧~因榮哥哥」 剩下的兩人,格也以及恩榮一同向住宅區的深入處走.....


恩榮一直向前步行,越走越偏僻....在這期間恩榮四處觀望著也發現房子越來越以及身處在這附近的居民都已經和剛開始的環境截然不同,這裏可謂是相當貧困....

話說我也好像沒有在村落裏仔細地逛一逛,明天有機會再來吧!....嘛~不過這裏就如謝花說的一樣越靠近外頭就是較貧窮的地方....

恩榮也在期間找話題與格也閒聊着 「格也~你跟小莉和謝花她們是甚麼時候認識的?」

格也邊走邊回答道「那個...我記得好像是...在風和日麗的一天裏....莉姐突然出現在我們村莊的,而我大概是村莊裏第一個與她接觸的人,接下來我也對這應付不起於是乎告訴這村莊的話事人一一箂亞爺爺,交由他處理...箂亞爺爺就順理成章收留了她,莉姐在這之後就開始幫助我們慢慢令村莊繁榮起來...長時間下她與我就開始熟絡起來....他們人亦很好自願教我流術,支援我在生活上的困難...沒有她的幫助...我的生活會跟以前一樣乏味...」

格也說完這些話後....有一種心酸的感覺撲鼻而來,恩榮大概也估測到他的生活過得並不好,但可沒想到當中還有這樣的一個故事.....

「嗯~小莉真的很溫柔呢!就好像一位..不根本就是一位天使!!!」

兩人走着走着就到了格也家的門口了,恩榮在外面的環境看一下....也不是他想像中的那麼差....與他想像的還是有些少出入...

建構整個家室的主要材料是木頭,不過品質上就不太好,一看就知道沒怎樣保養,屋頂就只是幾塊木頭,上面再披上幾槐布,若是下暴風雨....這房子應該過幾秒就被吹散了吧....格也的生存能力還真強呢~

恩榮跟着格也的腳步走進了屋裏,恩榮走進去的第一眼就已經能看見整間房子的全貌

裏面有一點點髒亂,周圍都有些小昆蟲....家裏周圍的寄存品也不多....傢俬方面就只有被當成桌子的一大塊石頭,以及一個木製櫃子.....

一位四十幾歲的阿姨從後門走了過來,大概是格也的媽媽吧!她靜靜地看着恩榮,露出了既疑惑的眼神....手腳開始忙亂起來....

格也馬上向前走去她附近,對著她耳邊碎碎念...似乎是解釋恩榮為什麼在這裏,而阿姨聽完後冷靜了起來,用仁慈的眼神並笑着

「隨便坐吧!!那個恩詠先生是吧...不用客氣的~隨便坐吧!!!我是格也的媽媽一一
田•妥子,再等一下就能吃晚飯了!!!!格也!!快點來幫忙,不能讓他餓壞肚子!!」

恩榮有點無奈...不過也沒有說什麼,就只是禮貌地點頭...看來已經不想再糾結自己的名字一直被讀錯的問題,坐下來微笑地說

「伯母好,我是恩榮!!對打攪你們此事感到非常抱歉,我亦非常感謝你們能讓我在這裏借宿一宵~」

恩榮坐得非常端正,非常乖巧地一動也不動,畢竟自己就只是一個毫無分文還過來蹭飯的窮光蛋......

「哈哈~晚飯快要好了!!拜託等一下~一下​就可以了!!!」 妥子拖著格也忙手忙腳,跑到剛剛她所出來的後門,那裏大概是露天廚房吧!

恩榮看著這兩位有趣的母子,所有煩惱都釋懷了...妥子能這麼熱情,大概是因為格也稀奇地交到了新朋友...


田•格也一一出生於白洛村,年齡為十二歲,個性較為內向,不太擅長社交,心地善良

五官不算太端正,右眼下有一顆不太明顯的痣,烏黑的頭髮,身上搭著幾塊灰色布

由於家境非常貧窮,也導致他營養不太良好,所以身體非常瘦弱,而且往時都一直經常被一些較為富裕的家庭欺壓...

人們對他的第一印象都認為他是一個不到十歲的小男孩,因為重型以及高度上完全不是一個正常十二歲的人...

在母親懷胎八個月時,父親就已經去世,所以格也生長在單親家庭中....母親忍著苦把他養大...所以他一直視母親為全世界最偉大的人


晚飯就只是一碗白飯加上一支醬油以及一些煮熟的樹葉...

雖然恩榮看著這一頓晚餐只感受到寒酸這兩字.....但對格也來說這已經比日常的晚飯更來得豐富....

恩榮在這段時間與格也閒談,兩人在這段時間中變得更加熟悉彼此,經過慢慢的交談後...格也從一開始屬於比較被動的一方到現在已經可以開始主動去找話題,兩人相處得非常融洽

妥子看著自己的兒子,情不自禁的笑起來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呢!」

晚飯雖然不太豐富,但這種不奢華樸素的感覺,也別有一番風味

恩榮表面非常樂融融地他們進食著晚餐...但每次到吃飯的時間時....恩榮都會感受到一種孤獨感....


格也和他的母親都鋪好晚上睡覺的地方.....

恩榮格也以及妥子就這樣在同一張床上睡覺,不過嚴格來說並不是一張床,而是鋪在地板上的蓆...

兩人就在兄弟般在這狹窄的空間上睡覺....

妥子很快地熟睡了......而恩榮則非常不習慣這睡眠的地方.....

「啊.....身體真的感覺有點不舒服呢...汗水黏黏稠稠的......唉...........」 恩榮輕聲地自言自語說

格也聽見這句話睜大了眼睛看着恩榮.....恩榮看到後馬上變得尷尬便說

「不是的不是的~我沒有在嫌棄啊~你給我住、食和睡我真的很感激....剛剛我甚麼都沒有說!!」

「哈哈~不用這麼慌張啦恩揘哥哥,我還什麼都沒有說呢~你真的是流浪者嗎?哈哈~」 格也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啊~不...不是的....」 恩榮開始變得慌張徬徨起來....

「對不起呢~我們家貧窮得很呢~大概每個三日才洗一次澡,今天能在莉姐家洗澡就很滿足了!」

「真是知足呢~...啊~不過...對了,既然你和小莉一家這麼熟,為什麼不向他們借一些錢,就像..資助差不多的概念...」

「嘛...這一層....唉...莉姐已經幫了我很多,再一直為難她也不好意思啊!不過這個村莊可不是那一種非常和善....大家都會互相幫助,為彼此一起向上的村莊呢~.....雖然這裏的人都很好....不過要他們捨棄時間以及金錢去幫助我們....也許這就變得很難了,所以我們的祖先定下了一個算是規則的東西吧!畢竟我們是以資本為重....擁有著越多的金錢就能擁有話事權,所以我們村落的原則就是禁止他人的幫忙..要懂得自力更新,不能依靠別人...其實這樣想一想箂亞爺爺有點犯規呢!直接將莉姐納入家門,並靠著他讓自己的錢財越來越大~哈哈真是受不了~...」

「啊~想不到連一個小小的村落競爭力都這麼強...看來是我太小看這裏了......這裏......」

格也開始犯睏了,連續​打了幾個哈欠....

「哈欠~....時間也不早了,禋榮哥哥也快點好好休息吧~晚安~」 

「晚安~」 恩榮也靜靜去回答道

雙方都對彼此說了晚安後,格也在幾分鐘後就睡著了,也許今天太累的原因吧

恩榮閉上了眼睛回想起這一天...對恩榮來說今天發生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他不禁真正地思考著,回想著今天所發生的事

這寧靜的晚上,是他好好整理思緒的最佳時段,恩榮輕聲地嘆一口氣

慢慢地....慢慢地....在這安寧的時間裏,好像回想起某些事

他輕輕地抬起了右手,看著自己的右手,開合著手掌...

「這....真的不是一個夢呢.....」

恩榮真正地了解到這狀況,他那以為是夢境的潛意識不知為何也消散了,雖然他清楚明白了,但今天的事已經令他非常疲倦,已經無力去思考了

他的意識慢慢降低,眼睛也慢慢開始合上...開始自言自語

「與剛開始那時的我不一樣呢!那種負面情緒的衝勁也慢慢開始消散....是今天所發生的事影響到我嗎?哈~....生活在這裏還真是無憂無慮呢!.....而且感覺沒有非常多未知的事物可以探索.....難道我就沒有一點想回去的感覺嗎?...哈哈...」

「籃球.....鍚上.....父母.....這到底是哪裏....不過....生活在這個異世界...感覺著....還挺開心的.....我真的想在我的世界中我能發自內心地笑著...可惡~感覺有點陶醉在這裏呢~.....」

「在這裏能真正感受到成功的感覺....而且這裏大部分的人都很好呢...哈哈」


「真想在這裏待一輩子呢.....」


說着說着就睡著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