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啊~!!不要啊~!!醒一醒~恩榮.......」    (喂...

「你們可是我唯一的希望...」    (喂...

「該死.....難道這一次也不行嗎...」    (喂....

喂!!!!」一道力正在搖擺著恩榮.....

「快點起來了!!!!就等你一個掃把男!!」 一把熟悉的聲音在恩榮耳旁呼喝著





恩榮微微地張開半邊眼,用食指揉自己的雙眼......「不要叫醒我啦~鬧鐘還未....等等....?」

「啊!!!!!!!」

恩榮一下子從矇鬆鬆的樣子突然驚醒,在蓆上彈了起來,他沉思一陣,目定口呆看着周圍的環境.....

「原本本小姐還想好聲好氣地叫你起來,但你睡得就像豬一樣....根本叫不醒....」 熟悉的刺耳聲音再一次進入恩榮的耳朵

「什麼豬呀...啊...~?怎麼...謝花??!!....你在這裏,那個...格也呢?」





恩榮被突如其來的謝花嚇了一下

「外面啦!!大家都在外面了!!!!!!!」

「大家..都在外面???......」 恩榮還處於濛濛鬆鬆剛睡醒的狀態

「是呀!!!!格也希卡芬哈弟和芬勞哥都在等你這睡死了的豬呢!!!」 謝花雙手翹緊,態度如開始見面時
..甚至更差地向恩榮

「怎麼又再攻擊我了.....哈吹!!!~~....嗯..?等我一個??.....啊......哦!!!我不知道原來這麼早就要開始流術課程呢~哈哈~對不起.......!!?不過為甚麼你一個女孩會在我睡覺的地方出現啊!!」





謝花聽到後馬上後退幾步...眼神呈現著唾棄...

「我...你到底在胡說什麼!!...那個..先跟你說明一下,其實呢今天是休息天,正常人均毋須在這一天上課或工作的....」

「是嗎?....抱歉...我並不了解這個世..時間的觀念...」恩榮用手抓一抓自己的後腦勺,臉帶微笑著

啊!!怎麼我還繼續隱藏自己的身份....算了....演戲演到底....這也以免被他們懷疑 恩榮不禁在自己的心裏問道

「其實...本小姐也不太懂,就只懂基本的年月日...嘛~不過這也沒辦法啦!畢竟這種東西對我們來說太高層次了...這些都是姐姐告訴本小姐的...姐姐真的影響我們很多呢!~」

「高層次嗎?..所以.......等等..!!所以你為甚麼會出現在這啊!!」

「咯咯咯!!本小姐和格也本來就很熟的,所以互相出入各自的家門都只是家常便飯!而本小姐來找你的原因當然是為了即將進入尾聲獵豬節

獵豬節??啊啊!!我想起來了,不過...為什麼...啊~你是想來找我幫你狩獵野豬嗎??」





「對呀!!有這麼有趣的活動,當然要分享給朋友吧!!!」

「確定不是視我為勞力,去幫你打生打死...務求提高在這活動裏的勝利機率嗎...?」恩榮眼神尖銳直視著謝花

謝花眼睛飄忽,眼珠不停向左向右移動著...右手食指不停搔着自己的臉頰,汗流滿面緊張地說

「啊!哈哈~不..當然不是呢~哈哈你把我想像成什麼人了哈哈!~」

感覺真可疑... 恩榮謝花各種動作中,明顯知道謝花被自己完全說中了...

「唉...真不懂說謊呢~」 恩榮閉上眼睛搖著頭輕聲細語地說

「甚麼?」





「哈哈~沒有甚麼事,只不過是在自言自語~哈哈!!」恩榮晃動著自己的手腕,哈哈笑著

「沒甚麼事的話,就快點出來吧!!可不要浪費我們時間呢~擦乾淨你的臉,打好十二分精神,這可是每個人都很期待的日子呢!!不過....開頭還真的認不出這是你呢!~明明放下頭髮樣子還挺正常的....好好地為什麼要特意束起它呢!想引人注目嗎?.......算了...快點走吧!!」

謝花說一說,恩榮眼睛向上馬上梳理好自己的頭髮.... 嘛...被人看見了我睡死的樣子呢!實在有點丟臉...等一下可要好好的整理好回來!這可代表著我已經準備好迎接新的一天!!....不過...這髮型是想引人注目?....也許是吧...

「快點啦!!!!在磨磨唧唧甚麼啊!!!」 謝花大喊道,恩榮趕急拿起頭巾,匆匆忙忙跟隨著謝花走出這房子....


在這段期間,恩榮用這段時間在腦内思考著非常多的問題...

剛剛那個夢.....又來了嗎?.......之前也有過這似曾相識的夢,好像有兩三次?......雖然並不記得夢境裏具體所發生的事....但不知為何...每次醒來都有一種空虛感.......這個夢給我一種既深刻又虛幻的感覺...

唔....不過看來這一切是真實發生的..果然不是一場夢,穿越到異世界展開一場冒險....就跟上一次看的網絡小說一樣..





不過為什麼我會穿越傳送到這裏....會跟異世界戰記的劇情一樣嗎?是跟被召喚過來的??....是天選之人嗎??..我會像小說裏一樣憑自己的努力成為英雄嗎?...看來這件不可思議的事令我產生種種問題呢...

但...我為什麼會此時感受不到一點的驚訝....​我明明穿越到一個不能理解的世界...是因為我在這度過了一陣?開始對此世界產生了熟悉感嗎??還是比起我的那個世界,生活在這裏更幸福...

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他們都過得好嗎??他們有在擔心我嗎??還是沒有...那個...雖然記憶很模糊,但我記得好像當時再穿越時,錫上
都好像是在附近...他是否也...

不過......我還是有點想念他們....爸爸、媽媽.......能否再給我一段時間陶醉於這個世界上嗎?儘管這裏能給予我幸福....但我還是有點思念呢.....

再給我一段時間,我就會回去了,我想再體驗一下成功的感覺呢....這裏我能找到既有興趣的事物,而且感受到是努力有回報的感覺...雖然對比起他人我還是有進步空間呢!不過向難度挑戰一直是我的風格!這點事小兒科啦~畢竟我不想這麼快放下它....還有大家...

.............我到底........在想甚麼啊......................

...






想著想著恩榮就從屋子裡走到了後院,後院裏有一條清澈的河,看來這裏就是大家用來洗衣或漱口的地方..

早晨的晨曦照射着恩榮,恩榮馬上舉起右手放在額頭上擋着這燦爛的光線,一個又一個熟諳的臉孔浮現出恩榮眼前..

「啊!!恩榮哥哥你終於醒來了!!等你很久了」 芬哈大聲興奮地說道

「早安啊~恩榮,看這樣子真有精神啊!!!」 芬勞揮一揮手向恩榮打招呼

恩榮帶著陽光的微笑,充滿正能量地說道 「嗨!!你們也在這裏呢!!沒想到你們起得真早呢!!現在的孩子都這麼有活力的嗎?芬哈芬勞還有...希卡!!早安啊!!」

「怎麼說到你比我們老很多呢!看樣子你頂多跟芬勞哥差不多吧!掃把男~」 謝花恩榮一旁吐嘈著

芬哈帶着無比興奮的心情走上前說 「當然了!!我現在可是精力充沛的!!隨時準備好去狩獵野豬~且我們就住在格也附近,希卡也是,來得最早應該是我們了!!」

恩榮看一看在河流旁邊的希卡,還是一如既往的表情和神態,一樣没把恩榮放在眼内的眼神

恩榮再用眼睛掃一掃周圍,熟悉的面孔都出現在周圍,但唯獨好像缺少了兩位....

恩榮正在想着時,格也走了過來,比之前更主動的向恩榮打招呼

「忍榮哥哥看來你醒來了呢!!昨天你睡得真香呢,是發了一些甜美的夢嗎??嘻!怎樣?期待之後與野豬搏鬥嗎?有機會的話還可以藉著這一次讓你掌握到手感,捉到自己在流術上的方向呢啊!!」

「啊!!?這名字....哦~是格也啊!!哈哈~託你的福才令我地方睡呢!!謝謝了~不過,看樣子你們真的是很期待這一天呢!!」

「不用謝哈哈~而且我們當然很期待了,村子幾乎每個人都會各自組成一小隊去狩獵野豬呢,慕求可以成為獵豬王,這也是謝花姐姐的夢想....怎麼了恩慰哥哥...你好像在想什麼呢!」

格也走近恩榮,仰視著正微微低頭的恩榮

「啊哈~没什麼....就只是..為什麼好像小莉與不在這裏啊!!他們是否會來的嗎??」恩榮回神抬回頭看著格也問道

「唔...這層...聽謝花姐姐說好像是不會來的....至於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呀~不好意思」

謝花聽到自己的名字後,立刻閃來....

「怎麼了?​你們有什麼問題要問本小姐的嗎?」

怎麼一叫只是在我們兩人的討論中提到了她的名字,就這麼快直接走過來了...是裝了甚麼超聲波耳機嗎?.... 恩榮不禁在内心裏吐槽着

「唉..那個為什麼莉姐與都不在這裏呢?仁榮哥哥很想知道當中的原因啊!」 格也非常直接地問

唉..雖然問題是我提出的..但怎麼要強調是我啊!搞到我現在可有點不好意思呢!! 恩榮被這樣點名,感覺到有些少局促不安

謝花視線轉移到恩榮身上,恩榮也只好道著 「是..是啊!~為什麼小莉與不過來參與呀!!來個全體流術獵豬團隊這不是很好嗎?這樣感覺有點在排擠他們呢!」

謝花圓潤的眼睛慢慢變得犀利..不甘的眼神顯露了出來,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唉!你覺得我會這樣對他們嗎?......今天本小姐可是偷偷溜出來的...姐姐一開始就不在家了.....真是的...原本姐姐還答應批準這天會給我出來去體味這一年一度的日子....」

「怎麼了...她突然反口了??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恩榮非常進取繼續問道

謝花心情變得低落..靜靜地說

「本小姐可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呢!!就在昨夜,我給姐姐分享了昨天早日與你相遇的所有事....還說了本小姐與掃巴男你一起打敗瑪斯替風狼的事蹟呢!」
「但當姐姐一聽到瑪斯替風狼後....她的表情瞬間大變,整個人都徬徨起來...弄得我都驚慌了起來....然後就叮囑我明天禁止外出了...」

「怎麼聽下去越來越不妙了....謝花,還是聽你的姐姐說比較好吧...」恩榮變得緊張,開始擔心了起來

「才不要呢!!本小姐可是期待了今天很久,雖然很不想說出口.....但我整天都幻想著、盼望著可以與你們打獵野豬的歡樂時光啊!!你知道嗎?當姐姐答應的時候我是有多麼的興奮!!」
「明明"履行承諾很重要"這句話是從姐姐口裏出的!!現在卻反口....我才不要聽她說呢!!本小姐要證明我自己給姐姐看我是有能力在外面生存的!!掃把男你也來吧~......我真的...我真的很渴望有一班朋友和本小姐出外玩樂呢!!要本小姐一次又一次困在家裏眼見着大家能在戶外自由自在地樂享受着節慶!本小姐才受不了呢!!!!這裏的村長箂亞爺爺都跟我說只要不走到森林的深入處基本上是没有太大危險的!!!一起來吧!!!好嗎?..掃把..男..?」

恩榮無奈地心想着 怎麼開始這麼難搞了....真是的....啊啊啊啊啊!!我就是這麼討厭自己不能好好拒絕人

「啊....好了~好​了~不過也只有一次!!下不為例的!!...真是的....」恩榮非常嫌棄地說出了這番話

要是被小莉發現...我的印像是否會變得很差啊! 恩榮在心裏思考着這次事件後的後果...

「哈!!!!!謝謝你了掃把
男~.....那就快點出發吧!!!!趁着姐姐與一早出門還沒回來的時候!!」

「這麼著急幹嘛~我還沒梳洗......什...什麼!!?小莉與一早就出門了??不...不會吧!!他們一起出門了嗎??」恩榮慢慢消化這句說話,想著想著開始感覺到不對勁....

「啊啊啊~...應該是吧...總之我一起床就看不見他們兩個的蹤影了....箂亞爺爺說他們很早就出去了....應該是有些事辦吧!」

這句不太大聲但也不小聲的說話,馬上傳到希卡耳旁

平時一動也不動的希卡,聽到這句話後立馬起了反應,心情複雜得很

恩榮一直在說一些自我安慰的說話 「哈哈~不是的,這不可能的,他們可能就只是碰巧有些事出去罷了,絕對是這樣..絕對是這樣..哈哈~」

「好了好了~夠了夠了....你們真是的....都耽誤了捕獵野豬的時間!!!怎麼要我這一個小的來做這些事....總之不要吵了~」  芬哈雙手放在嘴的兩側,模仿成一個喇叭的形狀大聲說

「是啊~哈哈~希卡也不要這樣啦,這可會打亂我們之後的心情呢!!」 芬勞也前來勸導

格也略帶無奈地笑著 「唉...哈哈~真是的你們,快快準備好吧!!現在可準備要出發了呢!」

此時格也看見這樣的景象心想 真希望可以永久保存這一刻呢~能和朋友一起歡聲笑語打鬧著!


恩榮到了河旁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臉龐....

他看著河邊自己照射著的樣子..默然一陣.......他看著自己那迷茫且帶點空洞的眼神...

我這是怎麼了.....我....這是在逃避嗎?...逃避在現實種種的失敗...逃到一個全新的世界....逃到一個每個人都不認識我的地方...逃到一個終於可以尋找到自我的地方嗎?....這樣的我真差勁..只懂逃避......但這也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恩榮走回人群當中....心裏暫時放下了這些心事....返回到這能令他安然的地方....

謝花格也希卡芬哈芬勞五人正圍在一起討論著甚麼,其中希卡明顯與他們保持著些少距離

「掃把男你回來了嗎?我們出發前有一些是必須要做的」 謝花笑著異常興奮地說

「怎麼了...?」 

「當然是為我們這個團隊起一個隊名啦!!大家有什麼意見,名字最好要酷炫一點,讓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謝花看着這裏的每一位,非常認真地問

格也芬哈芬勞到低頭認真思考著 喃喃地說 「什麼名字好...要酷炫一點....要眼前一亮....」

芬哈突然靈機一觸 「啊!!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既然我們是使用火焰流術的人~就叫做 "✭☸✭爆裂高溫火焰閃耀小隊✭☸✭" ~如何??」

格也謝花沉默了一陣 這一刻氣氛瞬間寧靜起來....

恩榮看一看了他們 心想著 啊.....這感覺真像個小學時...在online遊戲上會取的名字呢....有夠中二病的.....這隊名怎麼看都......

「太棒了!!又具代表性,又酷炫!!!!芬哈真虧你能想出來!!你真是起名字方面的天才呢!!就用你這個吧!! "✭☸✭爆裂高溫火焰閃耀小隊✭☸✭"」

格也謝花拍手叫好,芬勞出對這名字給予一個大拇指

恩榮用著極度不可思議的眼神....心裏想....

不是吧...不是吧....是我出現了問題還是怎麼了.....這...這....爆裂....什麼...火焰....閃耀小隊.....啊...!!!???????哪裏好!!!!!!!?????

「就這樣吧!!大家準備好了沒有!!???拿起我們的物資出發吧!!」 謝花情緒越來越高漲,處於非常亢奮的狀態

等等...等等...就没有一些給我發言的時間嗎????!!! 恩榮看着正啟程的各位,心裏正想着


眾人都離開格也的屋子.....

妥子也在門外向著他們揮手,盼望著兒子能與他的朋友們好好相處,遊玩得娛心悅目

謝花猶如一個首領在前頭帶領著他們出發到森林裏.....


"✭☸✭爆裂高溫火焰閃耀小隊✭☸✭" 正式出發       

已有 0 人追稿